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邹爸爸现场看邹凯夺金 接受祝福手机打没电
 

2008-08-20 10:39:26
华夏经纬网

邹凯爸爸妈妈现场看比赛

昨天下午见到邹凯父母时,是在贡院西街的太姥山宾馆大堂——四川运动技术学院助威团的驻地。同行的还有邹凯舅妈、表姐,以及泸州籍启蒙教练林朝阳父子,声势不小的“亲友团”是临时决定来现场看奥运的,所以单杠决赛前最要命的一件事,就是通过各种渠道找门票……

奥运冠军的双亲居然还得为门票而忧心?!面对笔者的疑惑,49岁的邹小龙(邹凯之父)表现出四川汉子的质朴,“不怪别个不怪别个!真的,我们本来不准备来的,临时决定要来之后,本来也只想各人悄悄行动,哪晓得最后还是让泸州市体育局晓得了,连机票带住宿都管完,已经很感谢了。现在门票又要麻烦大家,不好意思……”

据了解,邹凯亲友团18日从重庆直飞北京,选择那个航班的原因很简单——机票可以打2.5折。

家中,天天都有“流水席”

一枚奥运金牌可以改变一个运动员的一生,何况3枚?一夜之间,家在泸州的邹小龙夫妇几乎同时感到了生活的某种变化。

“来采访的记者多了,来祝贺的亲戚朋友多了,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天天都变得很忙。”邹小龙昨天对记者说话时,脸上掠过一丝苦笑,他的眼中还带着明显的血丝,“都是喝酒喝出来的,这段时间天天都有亲戚朋友来朝贺,没办法,往往晚饭的时候,吃到最后屋里坐了20几个人,流水席。虽然有点累,但我和邹凯他妈妈其实累得很高兴。”

说到吃,说到邹凯喜欢妈妈炒的青椒肉丝,邹小龙说,“他对那道菜非常偏爱,我们全家下馆子的时候邹凯也会点。”美食的诱惑,对身体容易发胖的邹凯来说其实是一种巨大的挑战,因为他力量方面差一点,如果体重超过106斤,就意味着不能在训练比赛中完美发挥……106斤是个槛,幸运的是,本届奥运会邹凯在体重方面保持得非常好。

找票,雷鸣成功当回“黄牛”

贵为3枚奥运体操金牌得主,邹凯是不是有最好的运动天赋?这个问题在邹凯父母那里无法得到答案,因为邹小龙和朱世群都不是运动员,邹小龙年轻时根本就不会玩体操,只在业余时间打点篮球乒乓球,最喜欢的竟是下象棋。

说起邹凯学体操的故事,颇有点无心插柳的味道。邹凯母亲昨天回忆道:“那时候,哪个想得到他会有今天哦……其实,后来送他去省体操队的时候,我都舍不得,如果当初家里经济条件好一点的话,可能就不会送他去了。”此际,邹小龙插话:“也不全是舍不得,1994年送他去省队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好大一个荣誉哦,就像现在拿奥运冠军一样,惊喜,觉得娃儿有出息了。”

说话间,四川体操队总教练雷鸣急匆匆赶来,经过他和体操系主任杜耕乐通过各种渠道的努力,终于为邹凯亲友团一行6人找到了6张门票,“拿下!”雷鸣习惯性宣布,这一下午,他成功地当了一回“黄牛”。“邹凯有个习惯,但凡大赛都不希望我们到现场看……但这次我们思前想后,一定要来,娃儿不容易,应了那句话——‘付出总有回报’,荣誉都是他一个人的,作为父母,我们就想高兴一下。”拿到门票的朱阿姨有点感动。

现场,眼睛一直跟着儿子

在邹凯四川教练雷鸣的带领下,邹家一家人来到了场馆3楼的包间。随着比赛的临近,包间里的人越来越多,由于座位有限,“邹家亲友团”又走上了四楼的看台。

运动员入场的时候,全场的气氛非常的热烈,看台上“邹凯”的叫声震天,红旗飘舞。一开始,听到左右都在呼喊自己儿子的名字,邹爸爸,邹妈妈都很开心,邹凯的表姐朱丽娟最为活跃,也加入了加油的队伍。

不过,邹爸爸、邹妈妈很快平静了下来。“比赛要开始了,安心看比赛。”不善言辞的邹爸爸说话了,“邹凯在那,看到没有?”邹妈妈也迅速恢复了平静,在喧嚣的人群中,他们选择了默默地等待。

全场“加油”,夹着着“雄起”声中,邹凯走上了比赛的赛场。全场一下安静下来,只剩下摄影记者拍照的声音。每当儿子单杠上空飞行的时候,邹妈妈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包,她非常为儿子担心。邹爸爸则显得非常冷静,他眼睛一直地盯着赛场,目光坚??在为弟弟祈祷。

落地了!稳了!全场迸发出了震天的掌声,邹家表姐兴奋地跳了起来,险些将舅妈拉倒。雷鸣冷静地说:“发挥得不错,基本拿下!”

比赛还没有结束,最担心的时刻,出现在美国运动员比赛结束之后,邹妈妈一直盯着大屏幕,直到显示(16.175)之后,她才放心地坐正了位置。幸福的时刻,在比赛结束那一刻到来,邹家人终于快乐地释放着自己的激情。一家人加入了全场欢呼的行列,邹爸爸和邹妈妈都尽情地鼓掌欢迎,看着自己儿子,幸福写在脸上。

接下来的时间,邹家亲友团的手机铃声响成一片,他们幸福地接受着来自亲朋好友的祝福,打了近20分钟之后,邹爸爸、邹妈妈相视而笑:手机没电了!

赛后,还有好久能见他哦?

“金牌是拿到了,我好久才看得到他哦?”比赛结束之后,邹妈妈朱世群关心的不是金牌,而是自己的娃娃邹凯,她说她有6个月没看到自己的娃娃了。

说道自己的儿子拿到金牌,邹妈妈并没有特别的兴奋,“高兴,高兴,但是说实话,没得第一次拿金牌高兴。”“邹凯说最喜欢你做的青椒肉丝,你好久弄给他吃呢?”邹妈妈说道,“就是,他从小到大就是喜欢我弄的青椒肉丝,我6个月都没看到他了,等他放假了就弄给他吃!”说到这里,见子心切地托本报记者,“能不能从上面带下去嘛?哪怕是见一面?”后来得知不行之后,邹妈妈非常地郁闷,的确儿子就在面前,自己却不能靠近。谁料邹妈妈不以为然地说道,“我们这次来,他也不晓得。但是我们就是想来看哈他,晓得好久才看得到他哦?”

本报北京现场报道 记者 贾知若 方珲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