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又蹦出一金一铜 陆春龙:女队夺冠男队不落后
 

2008-08-20 12:40:03
华夏经纬网

中国男子蹦床的“陆董”组合昨天果真发挥了“双保险”的作用,在队友董栋0.1分落后对手的不利情况下,最后一个出场的陆春龙以0.3分的优势夺得奥运会蹦床男子网上项目金牌

”陆春龙说。

由于中国选手何雯娜已于18日夺得蹦床女子网上项目金牌,这样,中国在正式开展蹦床运动10年后,包揽了奥运会蹦床项目的全部两块金牌。

队友落后陆春龙压轴紧张

从差点跳出去到空中庆祝

19日的比赛中,加拿大选手贾森·伯内特拼出了16.8分的世界第一难度动作,得到40.70分,中国队倒数第二个出场的选手董栋虽然完成动作出色,但仍以0.1分的差距排在伯内特之后。

陆春龙赛后表示:“董栋这一得分当时让我有点吃惊,有点紧张,超过伯内特的任务就落到我的头上。”这一个想法,让陆春龙在前两个动作控制得不好,差点出界。“再这样就悬了”,陆春龙控制住了位移,当最后一个动作完成反弹到半空中时,陆春龙就高举起了胜利的拳头。

41.00分,陆春龙为中国夺得了首个男子蹦床奥运冠军。伯内特和董栋夺得银牌铜牌

2004年奥运会上,中国选手穆勇峰在资格赛中就被淘汰。

不违背规律和对手拼难度

吃透规则更注重动作质量

赛后教练胡星刚说,陆春龙和董栋决赛中难度为16.2的动作是他们所能完成的最高难度了。由于蹦床与体操的评分有差别,动作完成分是计三个有效分的总分而不是平均分。因此,中国蹦床更注重高质量完成动作而不是一味追求难度。昨天的胜利也说明了这一战术的正确。

蹦床分网上、同步、团体等多个项目,但仅有男女网上项目于2000年开始成为奥运会正式项目。2004年,黄珊汕夺得女子蹦床的铜牌。

陆春龙也感谢了队友对自己的帮助。“我想把这份喜悦与我的好朋友和队友董栋分享。”他说,“我们团结合作才拿到这枚金牌,如果没有他,我的表现不会这么出色。”观众也把欢呼声和喝彩声献给了两位中国选手。

陆春龙同时表示:“其实我还算幸运??得到了回报。”

他的热身已让对手惊呆

季军董栋:没流伤心泪,很受观众感动

陆春龙一举摘得了金牌。素有“蹦床王子”之称的董栋也用自己出色的表现,摘得了铜牌。

夺取铜牌后,董栋哭了。他说:“哭的原因不是伤心或遗憾而是观众。从资格赛开始我就被观众和国家体育馆内的氛围深深感动着,这是我拥有过的最美好的感受。”

董栋预赛分数排名第二。站在决赛的赛场,董栋看起来相当轻松,准备运动时就小试了一下整套动作,动作轻盈漂亮。这种良好状态的展现,大约也是董栋心理战术的一部分,从对手有些惊呆的表情来看,达到效果了。

由于难度系数较低,董栋最后得分位居第三。

19岁的董栋,2006年首次参加国际比赛,仅仅一年后就获得了世锦赛男子个人的银牌。

[幕后]

奥运冠军总爱

对着妈妈撒娇

首笔国家队工资888元

全部寄回家给爷爷奶奶

“春龙只要正常发挥就能夺冠,所以说,拿到金牌也在情理之中。”陆春龙的启蒙教练洪澄海说,“虽然是这样,但看比赛的时候还是很紧张,看到他夺冠我很开心”。

看到爱徒高站领奖台,洪教练脸上挂满了笑容。陆春龙出生在无锡江阴,但因为从小就在常州天宁区体校训练,所以在各项比赛中一直算作“常州人”。而他此次奥运夺冠早有铺垫,在今年蹦床世界杯中他连续获得比利时站、日本站、瑞士站和西班牙站四站的冠军。

入选省队还不会自己穿衣

与启蒙教练一样高兴的还有陆春龙的父母和上百名家乡父老,他们聚集在常州市一处广场上,一同目睹了陆春龙在比赛中的精彩表现。

“太好了,儿子,太棒了!”父亲陆建平激动得话语有些颤抖。他说,儿子挺开朗,也很孝顺,回家时总爱和妈妈撒娇,但他肯吃苦,拿到冠军与他平时的刻苦训练是分不开的。

“七岁被选入南京省队时还不会自己穿衣服,急得老师把训练陆春龙穿衣当成了一门必修课整整训练了七个月。”陆妈妈赛后回忆儿子当年走上体育之路时感概万分。

和妈妈视频报喜不报忧

妈妈总是哭着看完儿子的每场比赛。

陆春龙有两个姐姐。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五岁前的陆春龙可是“娇宝宝”。当年被常州体校选中时,妈妈是坚决反对宝贝儿子去的。“谁都知道练体育很苦的,但是他爸爸同意,陆春龙小时候很调皮,想让他去磨练一下。”母亲很无奈。没想到陆春龙对体育非常有兴趣,没训练多久就出了成绩。

如今,对于妈妈来说,能为儿子多做几顿家常饭成了最大的心愿。

陆春龙会常常与妈妈在网上视频聊天。“他从来不和我讲他训练有多苦,在视频中,会很孩子气地展示他比赛时淘来的好看衣服。总是哄我开心。”陆妈妈说,“他第一次拿到国家队发给他的工资888元时,全部寄回家,要我们转给奶奶、爷爷。”本报奥运报道组发自北京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