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何冲冠军路起于寒微 执着跳水跪求教练给机会
 

2008-08-20 15:41:43
华夏经纬网

走进新闻发布室的何冲,第一时间找志愿者拿水喝。看到志愿者指了指桌面上的矿泉水,他笑着说,他想喝甜的。想喝甜水的何冲,回顾他的跳水生涯,却带着几分苦涩。

刚进队没有教练愿教他

出生在广东湛江的何冲,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婆家度过,外婆住的村子里有一条运河的支渠,小时候何冲一大早总是光着屁股到运河里游泳,或是光着脚丫在别人盖房子堆得老高老高的一层层方砖上弹跳。慢慢地,他又把在砖堆上的跳跃搬到运河上去———恐怕这就是奥运冠军最早练习的“跳水”。

不过刚满6岁的何冲刚进入业余体校时,却是一个谁都不愿带的小孩。由于身体素质并不是很好,跳台能力不行,动作空中感也不好,许多教练都不愿意让何冲成为自己的弟子。刚进队一个月,何冲还把手腕摔断了,休息了半年后转练跳板,却因为体重、身高的原因,一直没能有好的成绩。像皮球一样被许多教练踢来踢去的何冲,直到来到启蒙教练钟权生的手下,才稳定下来。

一说不让跳就流泪跪求

何冲的家境很贫寒,小时候一家5口都靠爸爸何平一人的经济收入维持着,每天全家的菜金就几块钱。他和妹妹何舒婷、弟弟何超从小都被送入当地业余体校的跳水班。每天下午放学,妈妈吴燕华总是推着一辆旧自行车,把兄妹仨载到游泳场参加训练。每次到上坡的地方,何冲总第一个跳下来,帮妈妈推自行车。有一次在路上,何冲终于忍不住对妈妈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妈妈,能不能给我3毛钱买个馒头吃?我太饿了,每次从跳台上跳下水,我都觉得满眼是星星……”妈妈的眼眶浸润了。自此,无论如何,她每天都要省下一元钱,为3个孩子在每天下午训练时,各买一个馒头。

家境的寒微以及小时候不受教练待见的原因,导致何冲特别珍惜每一次跳水和接受教练指导的机会,从小他最怕的事情就是教练不让他跳水。钟权生教练说:“何冲天不怕、地不怕,上难度、跳高度总是第一个打先锋。何冲最怕的就是不让他跳水。有时他调皮被批评时,我一说不让他跳,他眼泪马上冒出来跪下来求你,这么倔强又这么执着于跳水的孩子,我训练了几十年,还是第一个见到!”

知恩图报想给教练买房

在父母的眼里,何冲还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从广东省队到国家队,他一直都主动将存折交给父亲何平保管。有什么大件的东西需要购买,甚至几百元一个的MP3,都会事先打电话征求父亲的意见,得到同意后再由父亲给他汇去。

他小时候一家5口都住在狭窄的出租屋里,这让何冲下决心要挣钱给家里买一套宽敞的住房。果然在2006年多哈亚运会上,何冲一人连夺男子3米跳板和双人3米跳板两枚金牌后,他跟父亲商量,把所得的奖金和以前的所有积蓄都拿出来,给家里解决了住房问题。

不光对父母,对于启蒙教练钟权生的教导之恩,何冲也一直没有忘怀。入住奥运村后,他就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说希望给钟权生教练买一套中国代表团特配的出场服。得到爸爸的支持后,何冲当真花了1000元给钟权生寄去了这套有着特殊意义的运动服。看到钟权生教练的住房条件简陋,他多次对父亲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钟教练全家能和我们现在一样,住上一套宽敞的房子。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不过我一定要实现这一愿望。”

特派记者 苏荇 周方平 谷正中

(本报北京专电)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