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殷剑因骄傲曾被开除 开过凉粉店做赔本买卖
 

2008-08-21 11:57:44
华夏经纬网

殷剑在前10轮中积33分排名第一,在奖牌轮的比赛中,她前半程位置不算有利,一度位居第四甚至第五,这样的成绩可能让她拿不到金牌。然而,殷剑挑战了所有观众的心理承受能力,在最后时刻的障碍滑中,凭借对手的犯规失误顺利反超,最终以第三名冲过终点,并以39分的积分获得金牌,意大利的森西尼以1分之差获得银牌

到达终点后,殷剑面对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她站在夺冠的帆板上,高举国旗,激动不已。突然,一个浪头打过来,帆板开始晃动,殷剑没能站稳,手中的国旗不慎掉入海中。只见殷剑一跃入海,向国旗游去,很快便抓住了国旗,再次游回到帆板上。看到这感人的一幕,岸上的观众爆发出更加热烈的欢呼声。捡回国旗的殷剑,陶醉于胜利的喜悦之中。

此时,蓝天、碧海、白云,还有这面鲜艳的国旗,将笑容灿烂的殷剑映衬得格外美丽。“终于胜利了!”殷剑也用灿烂的笑容和激动的兴奋来表达自己的喜悦。

-绝对幕后

从渔家姑娘到世界冠军,殷剑背后有怎样的故事?她父母、教练和师姐向本报讲述了这位金牌得主不为人知的一面。

四兄妹取名“珍珠宝剑”

这几天的每天清晨,殷剑的父亲殷崇福和母亲徐品兰都会早早起床,守在电视机前看天气预报。“知道帮不上忙,就是不放心,希望孩子比赛时有个好天气。”殷崇福说。进入奥帆赛决赛赛场以后,为了安心备战,殷剑把手机、笔记本电脑全都交给了教练,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也包括家人。

“我们每天看电视,有时候通过大女儿在网上看新闻,了解殷剑的消息。”殷崇福说,殷剑上次回家还是去年8月份,后来为了备战奥运会一直紧张训练,现在他们已经整整一年没见到女儿了。虽然老两口从没去过青岛,但这些日子天天看电视,通过电视镜头,他们早已记住了青岛的碧海蓝天。

殷剑在邛海边上长大,从小就喜欢游泳,常常和村里其他小孩偷偷跑到水里游泳,父母知道后很担心,她却笑呵呵地安慰他们说,放心吧,自己的水技没问题。除了游泳,殷剑还喜欢打篮球、长跑,在学校里是个运动高手。

性格泼辣爱打抱不平

“殷剑是个典型的川妹子:泼辣、大胆。”殷剑的师姐、邛海水上运动学校的教练黄英说。

殷崇福说,殷剑从小就活泼好动,有一股男孩子气,还喜欢打抱不平。她上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一个男生长得瘦小,经常被其他男孩子打骂。每次碰到有人欺负他,殷剑都会站出来制止,后来那些人就不敢再欺负那个男生了。

“殷剑从小就很懂事,能吃苦,也很孝顺。”殷崇福回忆说,殷剑十多岁的时候,有一年冬天,湖面上结满了冰,冰水刺骨,连他都不敢下水,殷剑一个人撸起裤管走到刺骨的冰水里去捕鱼,然后让母亲拿到集市上卖钱。父母既感动又很心疼。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殷剑走上了帆板运动的道路。

邛海水上运动学校的教练黄英是殷剑的大师姐,比殷剑早三年进邛海水校。她回忆说,1992年,邛海水校面向各县招生,正好那几天殷剑和朋友到水校去玩,听说可以报名练帆板,她就报了。后来,殷剑曾经悄悄告诉师姐,报名的时候她对帆板运动一无所知,最初的想法仅仅是想成为运动员“农转非”。当时她才14岁,身高却有1.65米,长得瘦瘦高高,教练们十分看好她。

骄傲自满被学校开除

帆船运动员长期在海上训练,水面上的紫外线是陆地上的三倍,风吹日晒在殷剑的脸上留下了重重的“痕迹”。“如果追求美丽,我就不选择帆板了。不过,真正从事了这项运动,我就乐在其中很难割舍。”殷剑说。

据黄英回忆,在邛海水上运动学校训练没多久,殷剑就被晒得又黑又瘦,当时她还留着一头短发,极像一名小男生。有一次,殷剑随贵成忠教练到海南集训,一段时间后,殷剑写信给好友邢晓燕说:“我掉到水里了,就听见岸上有人在喊‘快把那个小男生拉起来!’哎,都不把我当女孩子看待了。”

黄英介绍说,殷剑刚进水校不久,就表现出了极高的运动天赋,她对帆板各种技巧掌握得非常快,进步速度惊人,经常被教练表扬。这时,殷剑有点飘飘然了,骄傲的情绪越来越严重。看到这种情况,教练们十分着急。殷剑的启蒙教练、当时邛海水校校长贵成忠回忆说,经过学校教练组的再三权衡,最终决定将殷剑开除,那是1993年。

合伙开凉粉店赔了本

被校方开除后,倔脾气的殷剑在水校门口发誓:“我再也不进这个门了!”

回来后,殷剑向家里借了200元钱,和几个朋友集资在村里开了一家凉粉店。刚开始,小店的生意还过得去,可惜几个开店的“小老板”都和殷剑一样,往往是东西还没卖出去,就落到了自己嘴里。而且几个“小老板”又特别豪爽,遇到熟人光顾,经常主动免单。乡里乡亲的,熟人哪少得了?几个月后,小吃店终于支撑不下去,而殷剑也实在放不下练习帆板。当初开店的几个好朋友最后大吃了一顿后,把小吃店最后的家当瓜分了。而殷剑也重新练习帆板。

“孩子很能吃苦,训练受伤一般都不跟家里说,我们都是后来才知道。”殷崇福说。

高强度的训练比赛,让殷剑饱受伤病之痛。殷剑的右膝盖有先天性裂缝,训练时间长了就会痛,但每次膝盖痛的时候她只是一个人悄悄坐在墙角自己按摩伤口,没有请假休息。“这么多年她留下了很多伤痕,旧伤没好新伤又来。有一回帆板倒了撞破了大腿骨,我们都很担心不想让她练了,她硬是坚持了下来。”殷崇福说。金报全国奥运媒体联盟青岛8月20日专电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