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奥运冠军殷剑明年大婚 青梅竹马金牌陪嫁(图)
 

2008-08-21 12:00:06
华夏经纬网

殷剑与男友

家人支持殷剑夺冠

再过几个月,殷剑就要满30岁了,也算是大龄青年了。因为一直在为奥运冠军的梦想而拼搏,她的婚事一拖再拖,让母亲徐品兰很担心。这次殷剑终于如愿夺冠,徐品兰长舒了一口气:“这下女儿终于可以考虑结婚的事了。”

妈妈这下松口气

因为一直在为奥运冠军的梦想而拼搏,殷剑的婚事一拖再拖,让母亲徐品兰很担心。殷剑终于如愿夺冠,徐品兰长舒了一口气:“这下女儿终于可以考虑结婚的事了。”

殷剑有一个已经交往了多年的男友。这位名叫陈勇的眉山小伙子和殷剑算得上青梅竹马,当年在邛海水校训练时,两人就是师兄妹,随后又发展成了情侣关系。此后,殷剑去了国家队,陈勇则在西昌附近的皮滑艇学校担任教练。二姐殷珍告诉记者,陈勇非常实在,家人都支持他们在一起,殷剑一直希望能用一枚奥运金牌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句号,陈勇也非常支持,因此两人的婚事就这样被延后了。徐品兰说,殷剑将到成都体育学院继续她的学业,两人的婚礼最快在明年进行。

鞭炮在轰鸣,泪光在闪烁……昨(20)日下午,在电视里目睹远在青岛的女儿殷剑为中国历史性夺得奥运会上第一块帆板金牌时,父母喜极而泣,与家乡人载歌载舞庆祝了起来。想起前几天唱山歌为女儿减压,殷剑的妈妈很高兴,“她从小就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我知道只要激励她,她肯定行的。

□一波三折

嘶哑呼喊

直到女儿冲过终点

昨天的奥运女子帆板比赛,一直充满了悬念,绕过第四航标时,殷剑一下掉到了第五,“女儿,追!女儿,加油!”殷剑的父母急了,不停地吼让他们的声音有点嘶哑,但老两口无暇喝水,双眼死盯着电视,看着女儿帆板所在的位置。每当女儿痛失超越良机时,父母发出一声叹息后,立马给女儿打气,“没事,加油,超过她!快点,超她!”

让老两口高兴的是,最后关头,女儿发力了,她的帆板如箭般朝前射,超了一个、二个,又一下子冲到了第三位。“稳住,只要稳住,冠军就是你的!稳住,千万不要让别人超过!”他们的呼喊声直到女儿以第三名的成绩撞线后才结束,此时,他们眼里开始闪现泪花,接着又欢呼起来,“好,得冠军了,女儿真的得金牌了!她为我们国家争了光,为家乡人争了光!”比赛刚一完,给殷剑父母打来祝福电话的就络绎不绝,最先打进来的是殷崇福的弟妹,接电话时殷崇福一会笑一会哭。“真没想到,我们小山村会出一个奥运冠军!”在电视里看到殷剑夺冠后,乡邻们赶了过来,放起了鞭炮为她祝贺。邻居杨耀琴与10多名村民赶了来,在殷剑家门口敲起锣打起鼓庆贺。

□西昌见证

邛海升明珠 千里共此时

怕扯拐 查天线

早上6时,西昌的天空还是一片漆黑,大家都还在熟睡时,殷家的三层小楼里亮起了灯光。殷崇福条件反射般起了床,推醒了身边的徐品兰,两个人轻手轻脚地将电视机打开,守着看中央台的天气预报,了解比赛现场的天气以及风力情况。自从女儿开赛以来,他们已经保持这样的习惯10多天了。看到今天青岛的风力为3—8级时,殷崇福笑了,这是女儿最适应的风力。事后,殷崇福告诉记者,在那一刻,他已经感觉到了女儿将获得胜利。

这时,徐品兰正忙着查看电视天线、线路,“就怕收看时效果不好,检查一下放心。”一想到出色的女儿,这位一身是病的农村妇女似乎变得年轻了,吃了早饭后,她就忙着出去买瓶装纯净水,还准备了一些煮花生、核桃、瓜子等,“等一下,要来不少亲朋好友为她加油助威,不管她最终能不能拿冠军,都给我们家争光了。”

急得很 还不播

上午11点,殷剑的亲戚朋友陆续来到家中,舅舅喜欢拉着记者聊这次中国代表团的表现;殷剑侄儿李思成拿着几面国旗与奥运五环旗,“我们小姨是最棒的,我是她的小粉丝哈!”由于央视之前并没有确定帆板比赛的转??地在1频道-20频道之间不断转换,全家人都望着他,过了一会,他似乎有一点着急,“如果今天拿了冠军,这是中国第一枚奥运帆板金牌,这么重大的事情中央电视台不会不转。”

随着时间的推移,凉山州各大媒体的记者蜂拥来到殷剑家里,将客厅围得水泄不通,徐品兰在大女儿殷珍和二女儿殷珠的帮助下,把一根根小板凳从房间搬到客厅。有意思的是,这些小板凳的脚全部用厚厚的布料包了起来,殷珍告诉记者,三年前殷剑回家时,因为家里小孩搬动凳子声音太大而失眠,此后,家里的一切家具都会垫上厚厚的布垫。

“爷爷,你怎么不笑啊?”

殷剑如愿夺取金牌时,几乎所有人都在高呼胜利,殷崇福愣坐一会,默默站起来走到窗前,脸上依然是那副不苟言笑的表情。身边的小外孙问他:“爷爷,你怎么不笑啊?”此时,殷崇福突然流下了眼泪,他来回踱着步,喃喃自语:“四年了,四年了……”

面对众人的祝贺,徐品兰有些不知所措,这位辛劳了一辈子的农村妇女对奥林匹克的认识是“一个有我女儿参加的比赛”。在她心中,什么样的冠军,也比不上女儿的开心与快乐。当看到电视上殷剑振臂高呼时,徐品兰高兴得流下泪来,“这下剑儿没有遗憾了,我也没有遗憾了。” 早报记者李晓波何鹏楠摄影李国东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