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汤淼:想告诉周苏红别怕挫折 比赛只是一部分
 

2008-08-22 18:26:43
华夏经纬网

0比3,女排输了!病床上的汤淼皱着眉头,目光紧随着电视机里的周苏红,当记者问他:“你现在难过吗?”汤淼沉吟片刻说:“我现在这个样子,身上的痛都感觉不到,还有什么可以称为‘难过’?人活着就是一种幸福!现在我想告诉周苏红:比赛只是生命的一部分,人生很长,由很多部分组成,一时的挫折不能说明什么……”

看球坐一两小时是极限

“健健康康打球最幸福”

昨晚19点,本报记者走进北京博爱医院汤淼的病房,汤淼刚刚做完一堂康复训练,平躺在床上,晚饭在这堂训练课之前已经吃完了。眼前的汤淼瘦得让人心疼,头发不到1厘米长,脸上有些小痘痘,“都是吃药吃出来的”,只有脸颊上有些肉,胳膊已经很细很细,衬出一双苍白的大手。可是他的状态比想象中好,仍旧是那样声如洪钟。

汤淼告诉记者,他没有看前一天晚上中国男排的1/4决赛,因为康复训练太累了,“我知道我们输了,主要是实力不行,巴西队是世界第一,我们是亚洲第二,差太多了……”

19点30分,汤淼开始问记者:“现在几点了?”记者告诉他时间,他“哦”了一声,“应该已经在场内热身半个小时了,都是提前一个小时热身的。”赛前15分钟,病房里的电视终于打开了,汤淼的病床被调整到60度,汤爸爸给他戴上了眼镜。

“这次苏红的表现非常优秀,超出了我的预期。”汤淼说,“苏红要是赢了,决赛又要看中美大战了!这场我们打巴西,应该说巴西队实力略强。”比赛只看了20分钟,汤淼就累了,床放平,汤爸爸帮儿子捏腿,休息了5分钟后,汤淼又开始看比赛。

“巴西队的心理素质比古巴队好。”中国队输掉第一局之后,汤淼的眉头开始皱起来,他不时喊着“好球”、“机会机会机会”,看到马蕴雯得分,他会说:“关键时刻我们上海的马蕴雯发威了!”周苏红被换下,他会说:“是为了加强拦网,她的拦网不行,我很实是求是吧?”

看到中国女排在第3局中落后,汤淼刚开始还念叨着“大逆转”,但是后来就说:“比分接近点就行,实力有差距啊!士气不能输!”

0比3输了,汤淼沉默了一会儿,告诉记者:“这是必然,不是偶然,今年中国女排一直输给巴西。决赛巴西对美国,美国不太可能赢,巴西队状态太好了。其实我们打得挺好的,第一局很有希望,但是对方给的压力太大了,完全抑制了我们,我们的失误就多了。”

“女排进入前四,已经完成了任务。比赛的意义不只在于输赢,不是所有比赛都能拿到冠军的。”汤淼并没有立刻拨通周苏红的电话,“奥运会期间我都尽量少和她联系,怕打扰她,我希望她和队友们能够冷静下来,接受这个事实。比赛还没有结束,对阵古巴的三四名决赛比的主要是心态,都没有进入决赛,都会很失落,这时候就看谁能够把心态调整好。”

“这次她肯定会感到失落,因为比赛结果和预期比有落差。但是她和我说过,什么最幸福?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能够健健康康在场上比赛就是最幸福的!”汤淼接下来的一段话,几乎让记者落下泪来,“我现在这个样子,身上的痛都感觉不到,还有什么可以称为‘难过’?人活着就是一种幸福!现在我想告诉周苏红:比赛只是生命的一部分,人生很长,由很多部分组成,一时的挫折不能说明什么……”

已经是21点20分,如果没有比赛,汤淼21点就该入睡,看了快1个半小时比赛,他已经有点头晕,“坐一两个小时是我的极限”。汤淼平躺准备入睡,记者向他道别:“汤淼,好好休息吧,康复训练一定要加油!”汤淼说:“我会的!”

康复每天11小时训练

“坚持,是我唯一的希望”

去年6月的那场横祸,让生龙活虎的汤淼不得不与病床相伴。?记者曾来到医院,可是没能见到当时情况十分危急的汤淼。汤淼说:“我现在的心态比那时候好很多,你看我的手可以抬起来,但是手指还不能动,洗脸刷牙都不行,吃饭也要别人喂……”说这些的时候,汤淼很平静。

“我的病是世界上都没能攻克的难题,和癌症差不多。”汤淼谈起了他的两个“病友”,“体操运动员王燕比我幸运多了,她只是颈椎挫伤水肿,而我是颈椎断裂;这里的医生说,我的伤比桑兰的还严重,你看桑兰受伤都10年了,到现在也没能站起来。”

桑兰的家就住在博爱医院的对面,汤淼说:“我和她见过几次面,她来看过我一次,后来她到医院来检查身体,我们俩也碰到过,她一直在鼓励我。”

每一天,汤淼都要进行11个小时康复训练!从早上8点开始练,中午回病房休息40分钟,然后一直练到晚上7点。汤淼说:“比当运动员还要辛苦多了!动手术之后,元气伤了,开了刀,身体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动一下就觉得累,每个动作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康复训练由我自己把持度,练到呕吐的边缘就停。”汤淼练得太苦了,“到了晚上眼睛都睁不开”,连奥运会的开幕式,他都没能坚持看完。

康复训练都有哪些内容?医生会让他拿起圆柱体的物体,从木棒开始,直到小小的针头;汤淼的病房外摆放着一张电动的床,每天他要和这张床捆绑在一起,独立“站立”80度,坚持40分钟;结合中医“熏药”疗法,在病床下火烤中药材,帮助促进血液循环……

汤淼说:“以前苏红总是督促我训练不要偷懒,现在她总似乎让我不要练得太过量。”经过8个月的康复训练,汤淼的左手已经可以自如有力地抬到脑后,右手情况稍差,但是,他的胸部以下仍旧没有知觉。

现在的汤淼想开了很多事情,但一度他的脾气变得不好,“有一阵我谁都不想见,甚至是队友来看我,我也不想见,只想自己一个人闷头做康复。”

“坚持!也可能没有结果。我必须要时刻提醒自己坚持下去,这是我唯一的希望。如果我自己先放弃了,那么一切都完了。”汤淼的这番话令人动容,“我会一直康复训练,直到我可以走路,即使我不能走路,我也会一直康复训练下去。”

说周苏红·奥运前曾见面

“我们的精神同在”

汤淼和周苏红的故事感动了我们。都是第一接应二传,都是7号,他们曾相约一起出战北京奥运会,但是剧变让他们的梦想破灭了。

汤淼说:“我无法参加北京奥运会,参加2008年奥运会的愿望就都托付给她了。我不是为你而生,但我现在是为你而活。”

周苏红说:“在医院病床上养伤的他在电视上看着我,我代表我们两个人在比赛,在丈夫面前,绝对不能输。他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部分。”

谈到周苏红的时候,汤淼的声音会变得温柔:“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要说我们的故事感人,博爱医院很多病人的故事比我们还要感人。”

周苏红背负着两个人的奥运梦想奋战,汤淼感觉自己其实也在奥运赛场之上:“我们俩的精神同在,我们已经做到了可以做到的一切。我们都有美好的目标,最重要的是过程,我们在这个过程里很投入,如果没有达到这个目标,那不是我们的错,因为我们已经尽力了。”汤淼经常能够随口说出这种诗一样的语言,在他受伤之前,他就经常给周苏红写诗。

妻子是汤淼的生活支柱:“她是个非常快乐的人,很会鼓舞人。”汤淼和周苏红上一次见面,还是奥运会之前的事了,但是那个下午的短暂相聚已经让汤淼觉得幸福。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