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汤淼安慰妻子不要哭:能比赛就是幸福
 

2008-08-22 19:28:30
华夏经纬网

比赛只是生命的一部分,人生很长,由很多部分组成,一时的挫折不能说明什么。——汤淼

“不要哭,能比赛就是幸福”

病床上的“锤锤”动情安慰妻子

早报北京电 昨晚7时40分,北京博爱医院四楼最里端的那间病房准时开启了电视机。病床慢慢被摇起60度。“帮我拿一下眼镜。”40分钟前,汤淼刚刚结束一天的康复训练,他让父亲汤和平取过眼镜——镜片是大大的那种,架在鼻梁上,孤孤单单的。

比赛从第一局就进入高潮,中国女排和巴西队每分必争,每一分都要经过几个回合的争夺,看着爱妻周苏红和队友渐渐落了下风,汤淼仍然很安静,双手搭在胸前,交叉着。

“我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可以称为难过?”比赛输了,“锤锤”语速很慢但很清晰:“人活着就是一种幸福。我和‘炮炮’的精神同在,我们已经做到了可以做到的一切……”

父亲说:他很“伟大”

汤淼家人用“伟大”这个词来形容汤淼。这个26岁大男孩面对生命中的巨大打击,所表现出的顽强、隐忍和自制,令最亲密的家人也感到惊异和感动,“汤淼真是太不容易了!”父亲汤和平常常怜惜地说。

躺在病床上的汤淼依然有一张清秀的脸,只是头发被剃得很短,苍白的脸上长出了些小痘痘,“都是吃药吃出来的。”汤淼无奈地说。他说现在自己的脾气坏了很多,“有一阵我谁都不想见,甚至是队友来看我,我也不想见,只想自己一个人闷头做康复。”他说,和昔日并肩作战的兄弟见面,让他难免心生酸楚。

然而汤淼的自制力令人惊叹,他很快调整了这种消极的心态。做康复训练的时候,他会唱歌鼓励自己。尽管由于长期仰卧、气息不足,酷爱唱卡拉OK的他无法像过去那样尽展歌喉,但现在能唱几句就是几句,既是鼓舞自己完成规定训练量,也是鼓励陪伴他的家人。

现在,汤淼每天的康复训练从早上8时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7时,足足11个小时。一天里,只有中午回病房休息40分钟,其余时间全在康复室。“也可能没有结果。”但在困难面前,汤淼说他要坚持到底。

现在汤淼的左手已经可以“自如”、“有力”地抬到脑后,右手情况差一些。眼下对他来说,自己尽快康复比什么都重要:“对我来说,这几天每晚看两个小时比赛,已经是极限了。她去奥运会好好比赛,我在这里努力康复,我们都在努力。”他轻轻地说。

汤淼说:炮炮很“优秀”

虽然不能到现场看妻子比赛,不过汤淼这个20平方米的小屋却处处有周苏红的影子。那张印着“炮炮加油”的福娃海报是香港球迷嘉汶特地为周苏红制作的,周苏红把它带到了汤淼的病房里。虽然全天中很多时间,汤淼只能仰面躺在床上,但只要把那张特制的充气电动床摇起来,就能看到这四个字,为他心爱的妻子加油,也是妻子为他加油。

重伤之中的汤淼毕竟是脆弱的,无论他心里有多少复杂的情感,表面上他都努力克制着自己,只有谈到周苏红,动情时他会微微红了眼眶……妻子明白他这种微妙的心情,与他通电话,总是尽量用欢快的语气。她太明白汤淼急于恢复的迫切心情,总是轻柔地劝慰他不能太过心急,“从前我是督促他训练不要偷懒,现在我要叮嘱他不要练得太过量。”周苏红说。

上个月中旬,中国女排结束这个赛季世界大奖赛的四处奔波之后,旋即返京封闭训练。从那时起到进奥运村,周苏红只得到过一次机会探望丈夫,然而那一整个下午对于这对聚少离多的伴侣来说已是难得。

理解,让他们感受幸福

“‘炮炮’赢了就是中美决赛了,应该说巴西队实力略强。”虽然晚上8点不到就催着父亲打开电视机,不过汤淼对巴西队的实力有清楚的认识,“奥运会期间我尽量少和她联系,她需要专注准备比赛。”

中国队开场就来了个5比2,看着周苏红打中一个球,汤淼大叫了一声“好球”。此后中国队渐渐失去主动,但汤淼仍然不失幽默,看着周苏红被换下,他还振振有词:“这是为了加强拦网,我很实事求是吧!她的拦网的确不行!”

而周苏红在第二局24比25时的发球失误,让汤淼也沉默了起来。关键的第三局,汤淼也有点急了起来:“大逆转啊!比分要咬住才行,士气不能输!”

可,比赛还是输了。“这是必然不是偶然,今年一直输给巴西队。不是周苏红打得不好,而且巴西队太强大,全面控制了我们。”躺在病床上的汤淼拒绝马上打电话给妻子:“‘炮炮’是个非常快乐、会鼓舞人的人,这次她肯定感到失落。但我们的奥运会还没有结束,我希望她冷静下来,接下来和古巴队的三四名决赛,比的就是心态。”

“什么最幸福?能够健健康康在场上比赛就最幸福!不是每次比赛都可以拿冠军的。”对于未来,汤淼表示自己和周苏红的感情一直很好,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我会一直康复,直到我可以走路,即使我不能走路,我也会一直康复下去。”特派记者 吴杨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