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山西晚报:女排最惨痛失败 观众爱依旧
 

2008-08-22 20:26:42
华夏经纬网

作者:刘巍  

伤病如山,重压亦如山。21日晚举行奥运女排半决赛的首都体育馆里盛满了眼泪,周苏红赵蕊蕊冯坤一个个泪流满面。有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听到女排姑娘回到更衣室后传出哭声,而10分钟前,记者看到她们黯然离场时,并没有在观众面前流泪。

泪水伴着汗水悄悄淌落,保留着最后一丝刚强。

如果前两局赢一局

晚上20:00,中国队迎战世界排名第一的巴西队,记者看到谢霆锋、容祖儿、古巨基等明星坐在看台上,为中国女排加油。

首局比赛,中国队开局不错。李娟巧妙吊球、周苏红重扣、李娟和赵蕊蕊双人拦网,中国队3∶0领先。不过巴西队随后发起了反击,连追三分。快变风格酷似的两队在网上展开了强硬对抗,本局决胜阶段,王一梅单人拦网将球死死拦住,中国队以24∶23领先,可惜魏秋月关键时刻发球出界,浪费赛点。周苏红打出二号位强攻,再获赛点,不过随后巴西队玛丽安娜扣球扳平比分。交换几个赛点过后,最终巴西队把握住了机会,谢拉的扣球将比分定格为27∶25。

次局争夺依然激烈。不过关键时刻,周苏红的垫球失误和赵蕊蕊的扣球出界,让巴西队24∶20获得赛点。尽管中国队又追回了两分,但是关键时刻周苏红发球下网,巴西队25∶22再胜一局。

第三局,心气低落的中国队攻防节奏乱作一团,完全抵挡不住巴西队快速多变的进攻,最终以14∶25大比分败下阵来。斗志和意志终究没有填平双方实力上的沟壑,中国女排无缘决赛。巴西队将和美国队争夺冠军,中国队在季军争夺战里将对阵古巴队。

综观今日比赛,中国队进攻乏善可述,只有王一梅的强攻以及马蕴雯的快攻突破还能撕开对手防线,反观巴西女排“两边拉开、中间施压”的立体式进攻多点开花,中国队落败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胜利天平一度曾悄悄偏向中国队,第一局痛失两个赛点成了整场转折点,巴西队扼住了绝杀,从此大江奔腾势不可挡;中国队功亏一篑,气势渐渐逶迤消逝。

中国女排主帅陈忠和赛后承认前两局是关键,“我们的球员非常努力,但在前两局关键球上没处理好,丧失了一些机会。前面没拿下,后面打得就糟糕了。如果前两局拿一局,比赛就有希望。”

泪水悄悄地流

除了刘亚男在为大家收拾东西以外,所有的中国女排姑娘都坐在板凳上,怔怔的,谁都不说一句话。陈忠和伸出手来想拍拍队员,弟子们却用木讷来回应,她们的背后是3万名不愿离去的观众。“中国队加油……中国队加油!”冯坤把胳膊抬起来想挥挥手,刚举了一半就落下,她似乎没有一点力气了。

《阳光总在风雨后》是中国女排的非官方队歌,一如羽毛球队的《红旗飘飘》,当输掉比赛,卫冕梦破碎一地时,首都体育馆里适时地回荡这首歌。歌声像是催泪弹,播放这歌时,最后退场的周苏红正代表球队接受电视采访,本报记者看到她马上就眼圈红了,鼻子一抽一抽的,采访过后,她从本报记者前面走过,手死死捂住了脸,像在阻挡泪水跌落。

“几个老队员哭得很伤心,我去安慰她们,要输得起。竞技体育没有把握一定打败人家,但我们不能把作风输掉。我会好好做下她们的思想工作,认真打好最后一场。”陈忠和后来对记者说。

赵蕊蕊冯坤挨了六针封闭

“老队员真的非常努力,作为教练也很心疼,伤病让她们没有达到自己的水平。医生说过几名老队员伤病太重,不适合再打奥运会,但为了最后一届,她们真是咬着牙硬拼到现在。赵蕊蕊几个月前在北仑状态非常好,但进入到奥运村,膝盖出现很大问题,我们都很着急。这段时间打了三针封闭。至于??平,防守、起球都不理想。但大家很少有人知道,她是打了三针封闭来参加奥运会的啊!”陈忠和在新闻发布会上动了真情,一向说话平静的他,说到几名老队员,一字一顿,声调酸楚,估计已心乱如麻。

“第三局,老队员都下去了,只有周苏红一个人在顶,但她因为首局的一些失误,后来一直在责怪自己,心态起了微妙变化。我们在奥运会上起伏太大,但老队员都很努力,希望大家多去关心她们。球输了,说不心痛,不可能的,她们真的不容易啊!”陈忠和几乎是在为老队员向记者们求情,希望大家笔下留情。其实,现场所有的记者都不忍心追问赵蕊蕊、冯坤的伤情究竟重到什么地步,刘翔之伤,刘翔之殇,仿佛一道符咒,压在每个人心头。中国女排还有最后一场球要打,一切仍会继续,她们的梦想仍在朝心中的那个方向跋涉。

无语的结局

新闻发布会比原定时间晚了10分钟,代替冯坤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也不是周苏红,或者赵蕊蕊,四年前的黄金一代谁也没来,来的只是新生代副攻手马蕴文。这也许是巧合,但很多记者仍执着地相信,这里面有一种蕴意,是那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悲伤。“这一年都非常不顺利,不能去怪谁,还是我们训练没达到一流水准,状态太不稳定,训练时没表现出那股冲击劲。有很好的机会,但总把握不好,今天的心态还行,就是攻击力不行,只要进攻成功率到了50%以上,跟这些强队打才有机会,但今天没有进攻,就很难和别人去比。”陈忠和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很少和记者有目光上的交流,不回答问题的时候,就在默默地往天花板看,或者低头沉思不语,心事重重。

其实,附在陈忠和身上的压力太大了,在国人心中有座无形的天平,奥运会上有三个项目不容有失——男子110米栏、女排和乒乓球,对这三项比赛的关注,甚至上升到民族荣辱的高度。背负着这样压力来比赛,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而女排姑娘都只是血肉之躯。

刘翔退赛、女排落败,中国乒乓球队仍在高歌猛进,他们挥拍的手臂承受着多少个千钧之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