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记男子500米划艇卫冕冠军孟杨组合:双蛟戏水
 

2008-08-24 16:05:50
华夏经纬网

奥运会皮划艇比赛的历史上,以前从来没有一条艇能够在同一个项目中蝉联金牌。昨天,这个“魔咒”在北京顺义水上公园被打破了。打破“魔咒”之人,就是上届奥运会男子双人500米划艇冠军获得者孟关良杨文军。四年前,这对搭档在雅典开创了中国皮划艇运动的新纪元。四年后,他们的成功卫冕又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这两位质朴、执著的中国男子汉给我们带来惊喜和感动的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中国皮划艇的美好未来。

拼到缺氧时听到触线声

孟杨组合夺冠写神话

昨天,当31岁的孟关良把头伸出水面时,他的脸上没有再流露出四年前冲过终点线的那种悔恨。因为这一次,他知道赢定了。

孟关良和杨文军以0.257秒的微弱优势抢先冲过男子500米划艇的终点那一刻,突然扑通一声落水了。一名救生员在孟关良的脑袋冒出水面的第一时间就忍不住告诉他:“你们是第一!”

这个瞬间和雅典的那一幕何其相似。那一次,孟关良正在拍脑门,以为可能连奖牌都捞不到,也是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了他这个天大的惊喜。

孟关良的底气来自于昨天决赛从头至尾的领先,虽然强劲的对手一度差点要实现超越,但孟杨组合在最关键时刻顶住了反扑,而落水也正是因为“力量用到了极限,再也无法保持平衡了。”

孟关良领桨、杨文军跟桨,当他俩出现在第5赛道时,虽然掌声欢呼声震耳欲聋,但四年时间已经过去,孟关良经历了退役和复出,杨文军也一度从双人艇改划单人艇,他们还能让拥趸们放心吗?

250米时,他们是第一,领先第二名乌克兰队2秒33,但是到了后半程,对手变了,德国队和俄罗斯队几乎快要并驾齐驱。孟关良回忆说:“最后的那段冲刺,是最艰难的时刻,我根本就顾不上看对手。”杨文军的感觉也相同:“最后100米我已经拼到快缺氧了。”而他们的教练马克则承认:“这就是500米,如果再加100米,就真的不好说了。他们完全是赢在意志力上。”

人还在水中,孟关良没法像四年前那样仰天长啸,但他和杨文军做出了同样挥拳的动作,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再次到来。这是一个皮划艇界的神话:此前,从来没有一条艇能在同一个项目中实现蝉联。

“卫冕就像个魔咒,不过,我们打破了这个魔咒。自从复出后我一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和老搭档杨文军配对后,我们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孟关良说完,两个性格迥异的拍档紧紧拥抱在一起。

杨文军:放得下也拿得起

“冲刺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只有金牌。就是要往前冲,往前冲,最后100米我们已经缺氧了,那个时候我只能靠意志在拼。”赛后杨文军这样说。

对胜利的极度渴望,让杨文军迸发了体内所有的潜力。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放弃了个人取得荣誉的机会,只是为了夺得一枚金牌。

2005年,孟关良离开赛场之后,杨文军转攻单人项目。他的成绩进步很快,在新的领域迅速成长为一流选手。在那年的世锦赛上,他获得了单人划艇铜牌,这对一位双人赛艇选手而言,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转型。但在马克的建议下,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充满希望的单人项目,转而和老搭档孟关良再度联手,备战北京奥运。

当时最主要的问题在孟关良身上,由于久疏战阵,孟关良尽管拼命训练,也只能恢复到雅典奥运会80%的水准。而杨文军还是耐心地等了下去,他相信自己的队友,能够重新回来。来圆两人共同的梦想。

“上艇了,就是一条心,我们只能把这条艇划好。” 他放弃了很多,如今终于得到了一切。

别忘了洋教练马克

昨天的决赛现场,队员们在水道里挥桨勇进,有一群人在岸上飞快地蹬着自行车,一边还大声向正在闷头划桨的队员们吆喝着什么。这些人都是各参赛队的教练或领队,其中就有孟杨组合的洋教练马克。

马克在岸上究竟喊了些什么,孟关良和杨文军究竟能否听得到,赛后有记者问孟关良,他笑笑说:“我其实就光顾划了,什么都听不到。”

尽管在岸上纯粹是白喊,但马克的焦急还是可以理解,赛后第一时间他解释自己的心情说:“前半程很好,特别担心的是接近终点前的时刻。”

波兰裔加拿大人马克的出名是在雅典奥运会后,因为中国皮划艇的历史第一金正是在他的执教下所得。期间他曾告别过中国,但2008年初他又再度出山,负责中国男队的划艇训练。马克为人不喜张扬,即使自己的弟子两次夺冠,创造了历史,他也不会主动往镜头前凑。马克对记者说:“我一点也不奇怪他们夺冠,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自从今年上半年在匈牙利和德国连夺两站世界杯冠军,我就认定他们今天有这个实力。”

马克特别提到:“孟关良很不容易,他是带着伤在比赛的,但是他们克服了,我为他们自豪。”

孟关良赛后自己也承认,是在决赛前不到10天的训练中发生的腰伤,曾经一度有过绝望的念头,“真的感谢医务组的治疗,还有马克教练对训练计划的调整,终于赶在决赛前得到了恢复,我要特别感谢马克教练,没有他,就没有我们的金牌。”

种花生差点 错过儿子比赛

“上次儿子在雅典夺冠的时候,我们正在地里种花生,要不是媒体找上门,差点就错过了看比赛。这次北京奥运会,我们早早就守在电视机前,和儿子同时享受胜利,真是太好了!”杨文军的父亲杨义祥说,杨文军常在电话里和他讨论皮划艇的技术细节。“和儿子讨论多了,现在连我都成了半个皮划艇专家。”杨义祥开玩笑地说。

曾不知皮划艇为何物

孟关良的父母是很地道的农民,对于儿子所从事的皮划艇完全没有概念。父亲说他第一次知道皮划艇是在亚运会的时候,电视上播出了儿子比赛的画面。因为孟关良在那次比赛中得到冠军,父亲也有了近距离观看皮划艇的机会。后来,他受到省体校的邀请,去杭州看儿子训练。到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皮划艇是这么轻的。

儿子笑得最开心

在顺义奥林匹克水上中心的看台上,孟关良只有15个月大的儿子航航在妈妈徐锋月怀抱里,无疑是这个公园里最开心的小观众,他一直做着代表胜利的“V”形手势。徐锋月表示,让儿子看着老爸夺冠,一直是孟关良的梦想。妻子徐锋月很早就计划,决赛那天,一定要到北京的现场看比赛,让他们父子一起享受胜利。昨天,这一愿望终于实现了。

一岁多的航航虽然不知道皮划艇为何物,但每当电视里闪过爸爸比赛时的画面,他就会伸出一根小指头稚嫩地喊出“第一”,这个标志性动作正是在翻版四年前孟关良在雅典奥运会夺冠时的手势。

本报记者 陈赢 李远飞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