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冼东妹:乖乖女打哭男同学 路过柔道馆被相中
 

2008-08-26 15:45:19
华夏经纬网

 

冼东妹进省队后一次回家时与陈少蔚教练(右)的合影。

冼东妹向启蒙教练认错,教练反而喜爱其不服输的劲头

冼东妹

广东四会人,在8月10日的女子柔道52公斤级决赛中获得冠军。

启蒙教练:陈少蔚,21年前在广东四会业余体校任教练,现已退休。

1

“雏鹰杯”选苗赛被一眼看中

2008年8月17日下午。广东四会迳口镇新农村,奥运女子柔道冠军冼东妹老家。

干净的农家小院前,冼东妹的启蒙教练陈少蔚、师姐潘燕萍、师兄唐轶锵、妹妹冼东彩、哥哥冼东槐等十余亲友一起合影。土墙上大幅宣传画中,冼东妹高举金牌灿烂地欢笑。阳光穿过门前大树,摄影记者说,好美,逆光!

陈少蔚已记不清多少次来到东妹的老家。1987年,四会县新上任的体育局副局长冼玉淦为加快推进本县的竞技体育事业,策划了一系列多项目的“雏鹰杯”选苗赛。陈少蔚就是在“雏鹰杯”选苗赛中发现了获400米跑第一名的冼东妹。21年来,陈少蔚一直关注着东妹成长的脚步,一直鼓励着东妹。

8月17日是星期天,东妹的师姐潘燕萍(1992年第四届世界女子摔跤锦标赛44公斤级冠军)、师兄唐轶锵(1992年全国锦标赛48公斤级摔跤冠军)、妹妹冼东彩(全国摔跤锦标赛第三名)从广州返乡齐聚东妹家,正好被采访陈少蔚教练的我们撞上。师徒们讲述了不少东妹儿时的趣事。

2

13岁女孩面对男陪练上去就摔

冼东妹被选入四会业余体校时差2个月满13岁。个头1.48米,体重35公斤,小姑娘皮肤黑黑的,身体很结实。

进入体校后,所有学生开始了2个月的田径 集训。训练结束时,田径教练对陈少蔚说,冼东妹不是干田径的料,不可能再有发展了。他分析说,东妹搞田径有3个致命弱点,第一,频率低;第二,个子矮;第三,跑姿低。搞田径肯定出不了成绩。

陈少蔚教练把消息告诉了冼东妹,要东妹学摔跤。东妹很听话,点点头。但东妹爸妈有顾虑:一个女孩子,天天要与男孩子对练,天天摔在一起,而且一摔就摔个半死,行么?东妹的二哥冼东槐觉得行,他说服了爸妈,支持妹妹学摔跤。

摔跤班开始上课了。上课那一天,孩子们鱼贯走进简陋的饭堂兼摔跤场。摔跤垫前,陈教练让女生站一排,男生站一排。讲完要领后,陈教练说,开始!女孩们站在那里不好意思地笑,你看我,我看你。这时,东妹站出队列,大家只听男孩子“哎哟”一声,还没反应过来,东妹就把男孩摔趴在垫子上了。

东妹跟陈教练学的这第一招叫“夹颈过背摔”。对这次首摔,陈少蔚和冼东妹多年后都记忆真切。

3

训练再苦东妹脸上也无痛苦表情

陈教练看好冼东妹,觉得她胆子大,心理素质好,是棵好苗子。

每天,陈教练要孩子们在40分钟内完成举提拉推达到22吨的运动量,他认为这个量属于中等级别(专家指理论上这个运动量是超量的)。400米跑,陈要求孩子们跑1分40秒;休息4分钟后第二次跑400米,要求只能慢4秒;第三次跑,只能再慢4秒。一般田径队的训练是跑3次,但陈教练要求学生跑4次。一些孩子跑完后趴在地上起不来了。陈说,东妹跑完第一次后很轻松,而且还“对着我笑了一下!”之后,尽管训练强度达到身体承受的极限,东妹脸上至少也没有痛苦的表情。

“我训练时最讨厌谁有痛苦表情!”陈教练说,“只要有痛苦表情,我就让他们重新来!这是为了练意志练心理,因为比赛时意志很重要。我们不能让对手知道我们疲累痛苦,要让对手感觉我们一定行。这样,比赛就多了一分胜算!”

东妹在四会业余体校的训练是扎实的。陈教练酷爱且擅长足球,深知训练下肢力量对摔跤的重要,也知道如何训练孩子们的腿力。他要求孩子们跳台阶。40分钟要求完成1400级;接着要再冲斜坡,向左冲一次,再向右冲一次,以训练孩子们的左右平衡力。高强度的训练后,孩子们腿又硬又痛,下楼梯都要倒着一步一步挪。一年后,东妹和其他孩子的腿部力量都增强了,陈教练十分欣慰,“我的学生下肢过得硬,比赛摔跤基本上没有摔出垫子的”。对得意门生冼东妹,陈教练更是称赞有加,“东妹肌肉质量好,经过训练后,肌肉就像男孩子一样!”

4

乖乖女上文化课打哭男同学

在陈教练的记忆里,东妹从小就乖,说话很小声,长得也文静。师姐补充说:“现在也很好看,大眼睛。皮肤是黑一点粗一点,但那是成天训练,脸要贴在柔道垫上蹭的!”

陈教练笑说,自己年轻时有点“凶”。当年,业余体校地势低,发洪水时,教室水深达3米。陈教练怕孩子们出危险,入校后要求大家统统学会游泳。站在泳池边,陈教练拿着棍子“逼”孩子们游过50米。“游不过去的,男孩要打屁股,女孩要挨骂”。

“东妹进校时已经学会游泳了。所以,东妹没有挨过骂。”陈教练笑着说。“但有一次,我接到文化课老师托人带来的纸条,说东妹与男孩打架了,要我过去一趟。我一惊,赶快骑车去学校,向老师赔礼。回来之后问东妹:为什么与别人打架?东妹答,他欺负我了。又问打赢没?回答:打赢了,我把他打哭了!”陈教练虽然脸上很严肃,但心里并不想责怪她,反而觉得她这股不服输的劲头很可爱。

5

路过柔道馆时被“强行截留”

在四会业余体校,冼东妹在陈教练的严格训练下很快度过了一年。有一天,陈教练把冼东妹介绍给国家队及广东省体校摔跤教练龙谦,龙谦说,“你赶紧带人来看看”。陈少蔚于是急忙带着东妹往广州赶。那时广东省体校的摔跤训练馆与柔道训练馆是并排楼,陈教练去找龙谦时,恰好碰到了柔道队教练罗培。罗培一眼看中冼东妹,上前一把抓住陈少蔚的膀子,指着东妹说:“这个女孩我要了!”陈少蔚急忙解释,女孩说好了要送去龙谦那里练摔跤的。罗培只好暂时罢手,“迟早我要把她要过来”。

练摔跤还是练柔道,龙谦与罗培为了争冼东妹做自己的弟子互不相让。冼东妹在龙教练那里学了一段时间的摔跤后,在上世纪90年初,罗培以奥运会当时没有女子摔跤比赛项目为理由,将东妹收作柔道弟子。冼东妹在恩师的悉心调教下,一步步走上了奥运女子柔道冠军的领奖台。

■深圳报业集团驻广州记者 王民 李纪泽 通讯员 焦亚邱 丁建国 文/图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