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综合播报
对新闻充满无限热忱 吴小莉:北京奥运我在现场
 

2007-09-20 10:40:06
华夏经纬网

  人物档案

  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节目主持人。20世纪60年代末出生于台湾,1988年从台湾辅仁大学大众传播学系毕业进入台湾中华电视公司。1993年,加盟卫视中文台(凤凰卫视前身),主持多档不同风格节目。2001年,出任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

  早晨赶到吴小莉住的位于广安门附近的酒店,一开门就看到在电视里早已熟悉的笑脸。采访中她始终笑着,很健康、很幸福的样子。

  这一次,吴小莉是来京采访水利部长的。
 
  她的新栏目《问答神州》定位于访问两岸高层,北京的高层人士最集中,所以她这一段时间频繁地往返于京港两地,几乎是个空中飞人。

  吴小莉的时间表排得很满。“采访前一天晚上看资料看到晚上一点多,采访完了要赶紧返回香港,那边还在等着我做《时事直通车》。”

  然而,她的脸上没有紧张与疲劳的表情,谈话时像是在和人一起享受一个宁静的秋日上午。她认真地回答每一个问题,有时候说完了,又会突然想起什么来,对记者说,“还有一点要补充”,或者,“刚才的用词不准确,应该换另一个说法更好。”她依然是那个对新闻充满了无限热忱的女子,同时岁月也让也在内心深处变得沉静。“学会欣赏生命。”她说,在单纯的事情中感知到快乐其实是一种能力,一种欣赏生命的能力。

  吴小莉承认,她是那种天生具有新闻梦想的人,她在一次次重大事件的报道中获得满足,从采访对象身上学到很多人生的智慧。看得出,她也喜欢把她日渐成熟接近智慧的内心敞开,和人分享她所有新鲜的发现与内心的喜悦。这也许就是吴小莉脸上总是带着甜蜜笑容的内在原因吧。

  我是一个好奇宝宝

  记者:听说你看资料看到凌晨1点钟啊?

  吴小莉:对,我的习惯就是要看资料。
 
  比如我想访问水利部,工作人员给了我提纲,但是提纲是不能完全看懂的,我一定要把所有的资料看完了。看了资料以后感觉会很不同。采访的时候对方经常问我:“你有内线吗?你怎么知道得这么细呢?”

  其实,采访前台里领导常常已经说,这样的思路就很好了,但是我觉得不行,我说如果你给我看到全面的东西,而不要给他定像,等我跟他交流完以后,可能发觉他其实是一条龙呢,超乎想象。我是一个好奇宝宝,就是想要全盘地看到。也许我不懂他的专业,但至少他跟我说话时我们的频率是一样的。这样他就会把频率调高,那大家听着就会更过瘾。

  记者:那你采访中有没有不懂装懂的时候?

  吴小莉:从来不会。因为看了那么多资料,如果我不懂的我的观众很可能也不懂,我就要直接问出来。

  不许女性采访的地方我都去了

  记者:你觉得在新闻工作中自己的性别有什么优势和缺陷?

  吴小莉:优势还是比较大的,因为大部分人对女士还是比较体谅和照顾的。劣势就是有的地方去不了,比如不让女士下矿坑,不让女士上船,或者像小黑哥(柯受良)在飞越黄河的时候,本来我要在跑道上采访他飞之前的心情的,结果他不让女士上跑道。我上了一下,旁边很多人吓坏了,说千万不能上,他有忌讳的。我就跟他们说千万不要告诉小黑哥,免得他心里有压力。所以本来应该是我去跑道上采访他的,结果让朱军去采了。

  记者:这个时候会感觉性别带给你的妨碍。

  吴小莉:对,但是其实跑道我也上了,只是小黑哥他不知道而已。后来矿坑我也在采访于幼军的时候跟着下去了,船也早就上过了。

  找一点时间,让自己归零

  记者:新闻总是不断在发生,又是那么易碎,你对新闻的热情这么多年似乎一点没有减少,而且总是精力十分旺盛的样子。
 
  你是怎么做到的?

  吴小莉:我从小就比较活泼,精力旺盛。现在想想,磨炼十多年了还能够保持很不容易。我事情很多,有时候上司都担心我撑不住了,等着我去跟他说做不了了,可是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在我身上。相反,倒是我把事情做在前面了。比如香港回归的时候需要访问各方官员,在领导想到让我去约的时候,我说这些官员已经答应接受采访了。我工作很多但还能抽身参加不少社会活动,比如北京奥运倒计时的活动、香港的奥运系列活动等,领导就说:“吴小莉分身有术。”

  记者:那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到了分身无术的时候?

  吴小莉:有。有时候你会觉得被绑着,你就必须给自己放空。比如上周五我做完工作以后就和先生会合,一起去了丽江。我必须停下脚步来想想。我住在一个很安静的酒店里,觉得这是一种自由,我欣赏雪山、酒店旁边的柳树、池水,一边看看风景,一边看一本跟自己工作完全无关的书。走在丽江的柳树边上,我很被自己那时候的宁静感动,我很感激我懂得欣赏这份宁静。我觉得好愉快,我很欣喜的是这么单纯的一件事情我就觉得很愉快。我觉得这是一种能力,一种欣赏生命、生活的能力。

  从来没想过“跑不动”

  记者:我们行内把记者的工作叫跑新闻,你有没有像很多年纪稍长的记者一样担心有一天自己跑不动了?

  吴小莉:什么叫跑不动?老到八十岁跑不动吗?我从来没想过。

  记者:你知道,现在很多媒体在选择记者的时候有一个年龄标准, 30岁以下,因为他们认为记者年龄大了就会跑不动了。

  吴小莉:那除非这些人全部都是跑一线的。可是你看“凤凰”的人,很多人年龄都很大了。那天阮先生(阮次山)说了一句话,他说:“老母鸡下的蛋才是硬壳的。”他的话把我逗坏了,可是觉得特别经典。年轻的时候你可能也有观点,但是你的观点是很浅薄的,只有做了“老母鸡”,你下的蛋才能不是软壳的,你做的新闻才是扎实的、厚底的。

  这里面可能有一个分工问题,但一个媒体不能永远只有一线的年轻记者。如果是这样,管理人员也会很辛苦,因为他每次都要去教会这些人怎么做。媒体还需要一些资深的记者,那些能够跟高端的采访对象平起平坐进行沟通的、能够教学相长的人。

  记者的责任是为人“开窗”

  记者:你曾经几次被评为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你觉得你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是什么呢?

  吴小莉:我不知道,但是我听到一些采访我的记者说我可能是一些新闻从业人员和新闻系的学生们认为不错的一个新闻工作者。
 
  也有人说,因为我们的努力新闻这个行业开始成为学生们热门的选择。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算是我的一种影响力吧。另外一方面的影响是对更多人,我们沟通了一些人跟这个世界的一些关系,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但我觉得这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我们的节目、我们的平台。

  记者:那你觉得记者对社会的作用有多大?

  吴小莉:我觉得是巨大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到所有的地方去,所以才必须要有记者。当然,不是每一个记者做出来的成绩都是一样大的,但我相信这个职业的精神是一样的,就是帮大家去看,帮大家去开窗、开门,然后做桥梁。我们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记者,像水门事件这样的历史真相有谁会知道。

  大事发生时我依然在

  记者:大家都熟悉你的那句话:“大事发生时我存在。”你现在是副台长,有很多行政事务,同时今年又开播了人物访谈节目,这是不是意味着你的发展方向在悄悄地发生一个转变呢?

  吴小莉: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我曾经说:“大事发生时我存在。”那个时候人少,个人必须到前线去,就出现了这个理念。但是现在,我的这个理念应该已经是整个台的支撑了。就是说,当大事发生的时候,我们电视台是存在的。不论是直播的方式,还是把记者派到现场,不论是吴小莉,还是别人,我们存在。这是当一个频道越做越大的时候势必会出现的情况。我自己可以做更深入的人物专访,但这并不意味着离开新闻、远离了大事,人物专访也是跟事件相关的,因为所有的新闻其实都发生在人的身上。

  人物·情感

  先生是我的幸福观众

  记者:你回家以后会和你的先生谈论新闻吗?

  吴小莉:他会问的。
 
  有时候他来接我下班,因为看我的新闻看不到结尾就得赶过来,所以首先会问我后来说些什么,我就是他的radio(收音机)或者TV(电视),他喜欢这些东西。他是做金融的,也要知道很多资讯。我采访完一个人以后,心里会很有感触,和我第一个分享的人就是他。他听了以后总是很高兴,这相当于“一人吃,两人补”。所以,他是很幸福的一个观众。

  记者:他会赞美你还是给你挑毛病?

  吴小莉:他是一个非常严苛的挑毛病者,偶尔会赞美。他不太表露于外,但是他如果觉得有问题,会立刻指给你。

  记者: 你希望你的孩子将来是一个怎样的人?

  吴小莉:我以前觉得她应该能够有对挫折的忍耐力,有足够的智慧,能经历人生的风风雨雨。现在我觉得应该增加一条,就是要懂得欣赏生活。这点很重要,我希望她在应该快乐的时候很快乐,遇到悲伤的时候也能够欣赏悲伤,或者欣赏它的过程。至于从事什么工作并不重要,唯一的希望就是她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有机会去从事它,就会很幸福了。

  人物·成长

  “傻”有“傻”的好处

  记者:现在我们看到,新闻梦想在你的身上成真了,你现在怎么回忆自己把梦想变成现实的这个过程?

  吴小莉:小的时候我家就是一个小康家庭,还算不上中产。我们要对什么事感觉不公平的时候,怎么办呢?我很理想化,就想要么做律师,可以讨回公道;要么做记者,为民发声。考大学报专业的时候,我就把法律和传播放在前面,然后命运安排我去读了大众传播专业。

  那时候在台湾电视是最有影响力的媒体,我就想要进入电视行业。大学毕业以后,刚好碰到台湾解开报禁,电视台在压力下开始对外招考,结果一考考上了,就顺利地进入了电视台。进去以后我就很努力地工作,一天基本上要跑三条新闻回来。和我一起搭档的摄影记者就问我,人家一天跑一条新闻就结束工作了,你为什么要跑三条呢?但是当他发现电视上经常出现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时,他也挺高兴的,一边抱怨一边就把片子帮我剪好了。当时因为他资深,没有太多人敢跟他搭配,叫他选,他就选了我。后来我才知道,他选我就是因为觉得我比较傻。其实这些人都是有新闻坚持的,只是可能时间久了,资深了以后,热情可能没有我刚进去那么高,发现我这么热情的时候,他被感染了。

  工作久了我才发现,有些人喜欢“做人”,不喜欢“做事”。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小团体,我呢,只是做事,反而跟所有的人都很好。所以后来讨论培养谁来做主播的时候,我是大家都能同意的人选。他们就是看上我的“傻”,只是做事,不搞事。

  快速问答(提问:刘淑清,回答:吴小莉)

  你最喜欢的城市是哪里?

  在目前去过的城市里就是巴黎了,可是我还有好多国家没有去呢。
 

  你觉得自己漂亮吗?

  不丑。

  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值得爱?

  善良、智慧。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性做自己的知心朋友?

  像男性的女性,义气的那种。

  你的偶像是谁?

  爸爸、妈妈。

  你觉得生活的快乐多还是烦恼多?

  快乐。

  你认为家庭重要还是事业重要?

  家庭。

  如果把自己比喻成一种动物,你会把自己比喻成什么?

  马或者鸟。因为马跑得快,鸟飞得高。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自己的人生观,你会怎么说?

  做个懂得欣赏生命的人。

  来源:竞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