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综合播报
不再拘泥于单纯检测 中国反兴奋剂将迈向全社会
 

2007-10-09 09:28:08
华夏经纬网

  今年5月国务院批准成立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对于中国的反兴奋剂工作者来说,该中心的成立也意味着中国的反兴奋剂事业将逐渐与国际接轨。

  反兴奋剂中心还不能算是司法部门

  即将在1个月后挂牌投入运转的中国反兴奋剂中心位于北京奥体中心院内,占地约5500平方米,建筑风格十分朴素。据相关人员介绍,目前楼内的装修工程已经做完,最近的主要任务就是运送及安装各类检测仪器并进行相关调试。

  “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是我国新批准的一个政府职能部门,是国家级的反兴奋剂机构,从级别上讲已经比以前高多了。中国奥委会毕竟只是一个全国性群众体育组织。”反兴奋剂中心筹备小组成员赵健介绍说,“以前我们反兴奋剂的工作分为两部分,一是运动医学研究所的检测中心,二是国家体育总局的科教司。现在合成一个机构,办起事来就会很方便。”

  按照前期规划,即将挂牌的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分为6个部门,其中4个为业务部门,而业务部门当中最重要的就是检测中心实验室。

  “一般人理解的反兴奋剂就是查尿样,其实对反兴奋剂中心来说,我们要做的事情非常多。”赵健说,“反兴奋剂中心一共有8项职能,检测只是其中一项。其他的工作还有研究反兴奋剂的相关规定,制订兴奋剂药品目录,对违规者的进一步调查,宣传兴奋剂的危害和反兴奋剂的必要性,这都是反兴奋剂中心的任务。”

  “但反兴奋剂中心还不是司法部门。”赵健强调说,“2003年国务院颁布《反兴奋剂条例》也基本上是行政方面的处罚。我们一直努力和司法部门相连接,但目前还没做到。”

  以去年鞍山田径学校兴奋剂事件为例,当事人最终只受到“双开”的行政处理,并没有司法部门追究“处方药何处得来”、“是否属于组织青少年集体服药”等相关法律问题。而美国女飞人琼斯承认自己服药之后,面临的则是司法部门的指控,一旦指控被证实,琼斯断然免不了牢狱之灾。

  必须保证每名中国奥运选手都是干净的

  “我国反兴奋剂上升到司法阶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许还需要一些重大事件的推动。”赵健说,“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成立之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经受住北京奥运会的考验。”

  据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司长蒋志学介绍,北京奥运会期间将完成4500例兴奋剂检测,这比上届雅典奥运会的检测数量提高接近了三分之一。

  为了配合完成奥运会1个月内4500例的检查工作,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实验室和检测中心将在明年奥运会期间24小时不间断工作,“届时将有百余名实验室工作人员参与检测,只要用了兴奋剂,谁也跑不掉。”

  记者在运动医学研究所的检测中心了解到,明年奥运会反兴奋剂中心用的检测仪器将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一部分由中心依照财政预算购买,还有一部分是奥运会期间租用生产厂家的,这些仪器的价值加起来要超过5000万元。

  “从实验室的角度来讲,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运动员的尿样分析,不能有一点差错。”赵健解释说,“所以,实验室在整个中心的地位比较特殊,面积占了一半以上,这就是为奥运会准备的。”

  在奥运会之后,实验室将会再次改造,以便腾出更多的面积作为办公区域,而反兴奋剂中心也会重新回到日常检测的轨道上来。

  “今年全年国内运动员的检测大概有1万例,这意味着我们平均每天要检查近30例。”赵健说,“到了明年奥运会之前,检测还会更加严格。我们必须保证中国奥运代表团每一个运动员都是干干净净的,否则就是失职。”

  服药门槛降低使兴奋剂成为社会问题

  “其实兴奋剂检测只是一个方面,我们检测的数量再多也是有限的,中国几万名运动员,我们不可能一一查到。所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挂牌以后,一个相当重要的工作就是反兴奋剂的宣传教育,培养教练、运动员主动抵制兴奋剂的意识。另外,一定要与各方面协同作战,光靠反兴奋剂部门,力量远远不够。”

  赵健举例说,没有人知道兴奋剂在民间泛滥到何种地步,“服药的门槛现在降得很低,前些年EPO、胰岛素贵得很,很多运动员吃不起,这些年就不一样了,兴奋剂普及了,甚至青少年就开始使用这些药物。”

  根据现阶段反兴奋剂委员会的调查,目前只有THG还没有在国内发现,其余禁用药物都在国内有所发现。

  “THG没发现可以理解,那不是药,那是巴尔科实验室专门研制的生物制剂,咱们的运动员拿不到。但我很纳闷,运动员使用的其他禁药都是哪儿来的?”赵健说,“类固醇都是怎么来的?禁药都是处方药啊。不抓源头,不上升到司法层面,只靠兴奋剂检测不会解决根本问题。”

  前不久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和北京海关相关部门开会,讨论明年奥运会期间的药品进出口管理问题,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部门开始介入对兴奋剂的控制。而国家药监局也在两周之前宣布,对蛋白酮化制剂进行特别监管,对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进行特殊管理。

  “兴奋剂已经是社会问题,所以只有海关、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相关部门都参与进来,加强对违禁药品的控制,我们才配得上体育大国的称号。”(郭剑)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