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综合播报
北京奥运会向公共场所不规范英文标识发出最后通牒
 

2007-10-10 00:34:04
华夏经纬网

  “目前已经完成了通则、道路交通、旅游景区、商业服务业、体育场馆、医疗卫生六大类的标准规范,‘肛门医院’、‘麻脸女人的豆腐’和‘没有性生活的鸡’等洋泾浜英语将淡出人们的视线。”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北京市民学外语组委会专家顾问团团长陈琳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随着奥运会的日益临近,一场全方位的公共场所英文标识“改造战”正在京城的大街小巷展开,北京向“洋泾浜英语”发出了最后通牒。

  陈琳表示,路识标牌、文物古迹、中文菜谱等翻译任务已全部完成,纠错工作将于今年年底前全部完成。

  洋泾浜英语开了国际玩笑

  “麻婆豆腐就是‘麻脸女人的豆腐’,童子鸡被译成‘没有性生活的鸡’,夫妻肺片是‘夫妻两个人的肺部’……这样的菜,您敢吃吗?”陈琳一口气列举了十多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经典案例。

  然而,洋泾浜英语带给人们的却远非一笑而过那么简单,有些可谓“导向不正确”。据了解,在北京八达岭高速路口的一块指示牌上,“中华民族园”曾被译作“种族主义者公园”(Racist Park);在上海,“残疾人专用厕所”被译成了有贬义色彩的“变形人厕所”(Deformed Man Toilet)。

  2005年,洋相百出的洋泾浜英语被列入全球语言监听会公布的年度十大热门词汇,一些国外朋友甚至建起网站保存这些“濒临灭绝的美丽”。但是,对爱面子的中国人来讲,洋相流行并非光彩之事,于是,一个城市与洋泾浜英语的决战开始了。

  2005年年底,北京市政府经慎重研究专门成立了北京市规范公共场所英语标识工作领导小组,确定2006年至2007年要对公共场所目前所有的和将来要设置的双语标识牌进行规范,并出台了相关的应用标准供推广。为此,北京市聘请了一个由35名中外专家组成的顾问团,对英语标识设置以及英语翻译进行把关。

  北京市规范公共场所英语标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洋告诉记者,到2006年年底,北京市城八区市政道路的6530面英文标识牌已全部更换;地铁运营公司针对地铁一号、二号线共计4万多块标识牌进行检查核实,对其中的一部分进行了更换;出租车行业将对507块出租车站牌以及16.6万块标识牌进行检查和更换……目前在建的旅游景区、商业服务业、博物馆、体育场馆也正按照发布的标准进行统计修改,领导小组将组织有关部门在今年10月至12月进行全面检查,要确保年底前完成这项工作。

  纠错专家的难题

  “送来需要纠错核对的译名汇成了7个大本,每个译名都要精雕细琢!”陈琳说。工作量大没什么,关键是有时专家组的意见也很难统一。

  美式英语与英式英语“左右为难”。比如,“厕所”一词在两种语言中是不一样的。陈琳表示,两种语言无优劣之分,但考虑到受众人数和国际惯例,顾问团最终确定一般情况下以美式英语为准。

  保留传统还是改良文化,小小菜单难煞人。“八大菜系3000多样菜,过桥米线、宫保鸡丁……许多菜国内名字都不统一,而且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如何用最精练的语言翻译出来,小菜单里包含着大智慧!”陈琳说,英文菜单主要是给外国人看的,必须遵从4个原则:一要说清原材料,是肉还是菜,是什么肉什么菜;二要说清烹饪方式,是煎、炒、炸,还是蒸、煮、煨;三要告知口味,是酸、甜,还是辣、咸;四要介绍菜名背后的文化故事,如宫保鸡丁是清朝叫宫保的一个人创制的,过桥米线是妻子为了丈夫备考要过桥送饭怕凉创制的……而这些都要在一行文字中表述清楚,实在是太难了。最终,为了方面使用,考虑到他们对中国文化的熟悉能力,过桥米线被译成了“云南米线”,而“宫保鸡丁”则是直接音译。

  此外,一些地名的翻译也是如此,如“胡同”等名词,外国人制作的北京旅游地图中也采用,那么就直接音译。但是,对于颐和园等景区,一定要保留着“夏宫”的译法,这样才能让他们更多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

  专业译名难住专家,专家也要“拜师”。“说实话,搞了这么多年语言工作,但有的译名无论如何我也译不出来,”陈琳说。陈琳表示,一些文物、展览品的翻译不仅是语言问题,如鼎、盆、窑等,有的根本没听过,十分专业。顾问团对待这类问题,只能申请经费,将课题拿到中国外语翻译出版公司,请他们找专家搞初稿,顾问团再看语言逻辑问题。

  同时,这项工作可谓牵一发动全身的“大换血”。“修改一个标志也许只换几个单词,加几个字母,但整个牌子就得重做,资金是大问题!”陈琳说。比如颐和园,很多英文标识是刻在大理石或者铜牌上的,改一块就要几十万元,所以有些地方可能不愿意改。但是,在北京市市长王岐山“多少钱也得改”的支持下,这一难题已迎刃而解。

  一切为了奥运 一切超越2008

  过去一年里,北京市的外语标识纠错工作得到了广泛关注。不过,部分外国媒体在称赞北京为建设一流“软环境”所做的努力的同时,亦提出了质疑——“中国政府如此小题大做地去纠正这些洋泾浜英语,还不如去关注一下环境或多建些干净的厕所!”

  对此,陈琳认为,对北京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来说,规范译名的收益者不仅是外国朋友。

  “一切为了北京奥运,但一切又不只为北京奥运,关键是超越2008年的后奥运时代。”陈琳介绍说,北京市民讲外语工程,2008年是个阶段,但不只是为了2008年奥运会,是为建设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来服务。英文译名标准是国家级的工作,经过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通过文件来实施。虽然目前还只在北京实施,但奥运会后将逐步推广,翻译工作也是一样。

  据陈琳讲,目前,许多城市已来函索取统一翻译标准,北京市也准备上书国务院将标准推广到上海、广东等城市。一方面是这项工作动用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可以实现资源共享,避免重复投入浪费;另一方面,这个标准带有一定的权威性,避免北京一种译法、其他城市一种译法的情况出现。

  来源: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