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综合播报
专访奥运服装总设计师 理解"祥云纹"花了三个月
 

2008-08-01 08:47:57
华夏经纬网

  北京奥运,一个世界性的舞台,我们将要为读者讲述的,是这个舞台的搭建者们的故事。他们设计了运动场馆,因此有了“鸟巢”和“水立方”;他们设计了奥运火炬和奖牌,因此有了“祥云”和“金镶玉”;他们设计了奥运会的各色服装和形象装束,为这场盛会加入更多的中国元素。 还有一部分人,同样隐藏在幕后,因为有了他们,奥运的安全保障、场馆规划才有了真正的灵魂。

  在奥运即将来临之际,本报从今天开始,将陆续推出系列人物访谈,这些访谈对象将是与北京奥运有关的顶尖设计师、建筑师和顶级专家。是他们,让北京奥运会这个绚丽的舞台震撼世界!

  在参与奥运服装设计之前,45岁的贺阳,作为北京服装学院的一名副教授,一直默默无名。而当奥运服装设计完成之后,贺阳才开始为世人所知。如今的贺阳,被许多人称为北京奥运会的服装总设计师,可贺阳不在乎,“我的身份还是一名普通的老师加设计师”。

  贺阳设计的服装包括本届奥运会志愿者服装、工作人员服装、技术官员服装,她同时还是奥运火炬接力服装的总设计师。奥运会制服设计方案是她竞标成功的,而奥运火炬手接力服装则是奥组委直接委托她进行设计的。

  28日下午,贺阳在服装学院的办公室里,边工作边等待记者的到来。两点多了,她还没吃饭,“我都忙忘了”。

  关于盗版

  火炬传递服市场有盗版

  记者:现在市场上有正版的奥运制服出售吗?

  贺阳:没有,我都买不到,我想要一件也得自己盗版自己的。

  记者:据说你们有防盗版设计?

  贺阳:(笑)这些服装想仿起来也是非常难的。因为图形太复杂,印刷工艺太复杂了。仿起来成本会很高,划不来,毕竟仿的都是为了利益嘛。

  记者:火炬传递服好像有盗版?

  贺阳:是啊!火炬传递服是有盗版,我本来想在网上买件盗版看看的,但发现卖家的信誉不咋的,就放弃了。盗版的图案会不清晰,远看看起来像,近看就不行了。

  记者:听说你们单独给姚明做了一套火炬传递服?

  贺阳:不光是姚明,女排的赵蕊蕊我们也单独做了一套。对于姚明这些特殊的火炬手,他们服装的版型和尺寸都是单独定制的。我们将需要量体的几个关键的要求发给他们,他们量好后再传回来。姚明的衣服真大,1米8的人穿上去,就像马褂一样。

  记者:在您设计的这几套衣服中,您最喜欢哪一套?

  贺阳:奥运制服那套。

  记者:您前后总共设计了多少套方案?

  贺阳:差不多有100多个方案,刚开始是标1、2、3、4,最后标到了70多。后来又标成确认方案1、2,然后是最终方案1、最终方案2,再然后是最终定稿方案1、2,最后我也糊涂了。

  记者:您对广州亚运会的服装设计有何建议?

  贺阳:广州亚运会需要怎么定位我说不清楚,起码它不能被其他运动会淹没,我觉得广州应该有自己的特点,比喻说颁奖礼服,广州就没必要再用旗袍,它可以更年轻一点,更时髦化一点,毕竟广州是个开放的、国际性的都市。

  关于奥运服装设计

  理解“祥云纹”花了3个月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接到设计任务的?

  贺阳:2005年12月份吧。当时,由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北京服装学院3家院校参与了定点招标,但我们得到了这个机会。

  记者:奥组委对设计有什么要求?

  贺阳:要求特别多。具体上可以归结为两点,一是要有举办国的特色,二是要区别于往届,但款式都是T恤和裤子,一看就特别像。另外,北京奥运服装设计,既要充分体现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又要有时代的活力。同时,服装的设计还要有一定的覆盖性,高的、矮的、男的、女的穿上去都要比较好看,难度非常大。

  记者:设计过程中你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贺阳:按照规定,我们必须使用奥运核心图形“祥云纹”作为制服设计的主要图形元素。但核心图形又必须切割使用,而且要完善的切割组合。祥云图案像太极图,看似祥和安静,实际却是充满了内在张力。仅对“祥云纹”这个核心图形的理解就花了3个月时间。学过设计的人都知道,限制越多,图案能出现的组合就越少,现成的纹样、色彩反而成了设计的最大“障碍”。

  记者:据说志愿者的制服最初是红色,后来为什么又改成蓝色?

  贺阳:最早我们想把红色用在志愿者的制服上,后来考虑到奥运会举办期间,北京可能比较炎热,如果10万名赛会志愿者都身着红色服装,容易引起烦躁,所以改成了“青花蓝”。工作人员由于数量相对较少,又要便于识别,就给了“中国红”。“长城灰”是技术官员服装的颜色,他们需要时刻保持冷静,给人以公正的感觉。

  记者:北京奥运会的制服是由一些企业商赞助的,如何平衡奥运会和企业的商业利益?

  贺阳:这是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在一套志愿者的T恤上,衣领右侧印着赞助商阿迪达斯的LOGO,左侧印着奥运五环。赞助企业不满意,最后还是将阿迪达斯的标挪到了右胸部。服装的设计之所以比高级定制更难,因为有太多的限制。

  记者:整个北京奥运期间,将有多少人要穿您设计的衣服?

  贺阳:北京奥运会光赛会志愿者就有10万名,再加上工作人员、技术官员和火炬传递过程中使用的服装,估计在13万左右。

  记者:您的衣服要给这么多人穿,要给全世界人看,压力大吗?

  贺阳:压力特大。奥组委要求这些衣服要成为流动的风景线,而且2005年开始搞的东西,到现在还不能过时。

  关于生活

  两年没给学生上课

  记者:参与奥运服装设计两年多来,对您的个人生活有没有影响?

  贺阳:有啊,怎么没有。起码收入减少了,生活水平下降了(大笑)。这两年,我都没给学生上课,也就意味着没有课时费,一个月少了一千多元。不过无所谓啦,我觉得能参与北京奥运就是最大幸福。另外,学校方面也有些支持,

  记者:有人说您从小就立志做个服装设计师?

  贺阳:有些是他们瞎写的。17岁那年,我第一次参加高考,只考了200多分。当时,父亲的朋友就建议,现在做电影服装的能工巧匠太少,学服装不错,因为不管时代怎么变,人都得穿衣服。爸爸当时就说要么学中医,要么学做衣服,因为这两个行业永远有饭吃。

  来源:广州日报

  转自:搜狐奥运

责任编辑:侯哲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