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诸强表现
伊拉克赛艇选手:活着就是一种幸福(图)
 

2008-08-15 15:39:36
华夏经纬网

伊拉克选手海达尔·诺扎德和侯赛因·尚布尔

顺义奥林匹克水上公园。8月13日17时30分,赛艇双人双桨C组决赛。伊拉克选手海达尔·诺扎德和侯赛因·尚布尔奋力向前划着,他们的对手是美国人。当诺扎德、尚布尔奋力冲过终点时,现场掌声雷动。不过他们慢了整整18秒。在分秒必争的赛艇比赛中,18秒就像是一辈子那么长。

他们很勇敢

个头更高的诺扎德今年25岁,在伊拉克局势最紧张的那3年,他逃到了瑞典。在那里,诺扎德学会了英语。彼国的宁静,却安抚不了焦灼的心。他的家人都在伊拉克北部。电讯受阻,书信不通,亲人生死未卜,他说:“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世上,最凄凉不过。”

诺扎德和尚布尔,在生命之河上誓不回头地挥舞着双桨。

巴格达的底格里斯河里,他们的训练时间不得不依据防空警报而定。危急的时候,他们有三四天不能离开房间,在室内静待危险解除。来到水上,如果国防部的官员们在附近,两人就会被武装士兵哄上岸。由于不允许在政府大楼附近的底格里斯河下游训练,诺扎德和尚布尔发现自己陷入了最荒唐可笑的境地———“我们的可活动范围多是旋涡聚集地”。

绵长的底格里斯河,至多只有1800米的长度可供两人训练。而奥运会的赛道,长有2000米。“训练的时候,爆炸声常常是背景音响,但我们已经习以为常。”刚刚上岸的诺扎德,喘得厉害。汗,一滴滴垂落在绿色的伊拉克队服上。或许是无穷的勇气,扭转了他们的命运。在国际赛艇联合会的穿针引线下,诺扎德与尚布尔接受了一名德国教练对他们为期三个月的特训。“为了奥运会,任何尝试我们都不想放弃。”

国际奥委会当初取消伊拉克参赛资格时,话语不多的尚布尔落泪了:“我整夜整夜睡不着。我一直在想,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我还活着吗?”所有的话,都由同伴诺扎德翻译。已经成家的尚布尔多了一份责任,他伸出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一枚亮闪闪的戒指,就是他的允诺。

世界你好,我们尽力了

奥运开幕式,让诺扎德和尚布尔激动了好几天。伊拉克运动员入场时,尚布尔扛起国旗,感到无比光荣。“他的家人后来在电视中看到了这一幕,打电话向他祝贺。他们都说他在镜头里看上去帅极了。”诺扎德的揭秘,让尚布尔微微有些脸红。被封闭得久了,这个32岁的大男人总有些拘谨和怯意。

出人意料的是,常常面无表情的尚布尔却是生活中更活跃的一个。“我遇上不开心的事时,总是他逗我乐,他的笑话说得好极了。”诺扎德朝尚布尔挤挤眼睛,给出一个鼓励的微笑。两人现在还是大学同窗。见过世面的诺扎德,人前人后一直照顾这位兄长。

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仍旧乐观,坚信自己能够登上奥林匹克的舞台。果真,国际奥委会一解禁,诺扎德与尚布尔便第一时间搭上了去北京的直通车。国际赛艇联合会一直保留着伊拉克的位置,并没有把名额转给其他国家。“事实上,一直有很多人在帮助我们。我们并不孤立。”

在伊拉克,运动员总是暴力组织的最大目标。但诺扎德与尚布尔相信,大家抱成团能够更好地渡过难关。他们不约而同地说起了伊拉克奥运代表团中的一位女选手,“当娜·拉扎克参加的是短跑项目。和她所遭遇过的一切相比,我们算是幸运儿。”拉扎克在满目疮痍的巴格达大学田径 场训练。她曾被狙击手射中,她还是一起汽车爆炸的目标。“但是她活了下来。来到北京后有时我们会在一起聊天。如果你经受了那么多考验,是不是应该更充满希望地活着?我不相信还有什么能够再伤害我们。”

诺扎德和尚布尔以双人双桨第14名的成绩完成了自己的奥运之旅。“此时此刻我想说什么?我只想对世界说声‘你好’,别生我们的气,我们没能比出更好的成绩。”

终点水线处,美国队员已经等候多时。诺扎德和尚布尔一抵达,全场掌声不断。美国队员冲着对手竖起了大拇指。“美国队员对我们说‘加油,兄弟。祝你们好运!’”诺扎德的眼睛里闪着激动的泪花。

诺扎德说:“无论何种信仰,我们都可以像一家人一样训练生活。这一刻,我们终于有了同样的感觉———‘我们都是伊拉克人’。”

这是一群执着的人。诺扎德曾经练习空手道,3年前才改练赛艇。整个伊拉克,只有3至4名赛艇手。“我喜欢体育,从未想过放弃这一行。我想我的机会,更多地在水中。”伊拉克是个只为足球疯狂的国度。在那里,诺扎德与尚布尔默默无名。“但这对我们没有丝毫影响,能代表伊拉克出现在世界赛场,已是我们的骄傲。”整个伊拉克,没有一名女赛艇手。

3个月,全职赛艇训练。奥运会,让诺扎德与尚布尔有了自信的理由。今年11月,他们还将参加阿拉伯赛艇锦标赛。“如果我们的坚持,能够鼓励更多苦难的人们,让更多人跟着我们的脚印,那为什么不呢?”天灾人祸,暴虐屠戮,“站直了,才是最正确的态度”。

在伊拉克11次奥林匹克亮相中,只有1960年收获一枚举重铜牌。尽管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有理由抱怨,但他们从不喋喋不休自己不堪的遭遇。他们一直在微笑,诺扎德与尚布尔说来到北京就等于站上了领奖台。那么获“奖”时刻的感言为何?“祝福祖国。”诺扎德看着同伴,眼中蹿起很神圣的一道光芒。尚布尔用力点了点头:“保佑伊拉克人民平平安安。”

特派记者 周方平 苏荇 林本剑 谷正中

(本报北京专电)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