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诸强表现
栾菊杰:奇迹源于一次迟到的邀请
 

2008-08-25 13:04:17
华夏经纬网

中国新闻周刊:栾菊杰:奇迹源于一次迟到的邀请

  8月11日,北京奥运会女子花剑个人1/32决赛在北京举行,代表加拿大出战的“击剑妈妈”栾菊杰(右),以13:9战胜突尼斯选手布贝克里,成功晋级。 中新社发 盛佳鹏 摄

  以50岁的年龄出征奥运,对栾菊杰来说,证明自己还年轻的意义甚至超过了取得好成绩

  ★ 本刊记者/韩永

  德国神学家卡尔·拉内说:只要所发生的事,从其具体情况看来,已构成天主给人恩惠的标记,那就是奇迹。对于栾菊杰来说,这种标记就是:她能以50岁的年龄,在退役20来年后重拾剑柄,突破各路好手的层层阻击,最终打到了奥运会的擂台上。我们所关心的是:这种标记的背后,究竟是谁的旨意?

  中国新闻周刊:为什么一定要参加北京奥运会?

  栾菊杰:对我有意义的事情,我都会去做。1984年中国第一次组团参加奥运会,我参加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是新的世纪,我想尝试一下,我打进去了。在祖国参加奥运会则是我一生的梦想。

  刚开始也没有想以运动员的身份参与。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的时候,觉得离2008年还有7年,那时都50岁了,不可能参加北京奥运会。就想着能被邀请回国,毕竟得过奥运会金牌嘛!

  但一直到了2006年,也没有等到任何通知,就觉得可能没什么希望了。那时候国内都在搞奥运会倒计时,越近越感觉到那种激动、冲动,觉得不能再等了,再说奥运会资格赛就要开始了,就出来参赛了。

  中国新闻周刊:如果当初收到邀请,是不是有可能放弃参赛?

  栾菊杰:那就要考虑了,毕竟我是(离北京奥运会开幕)500天的时候才做的决定。

  今年4月份,(国家体育总局)击剑部给我打电话,说以前得过奥运冠军的,将会被邀请参加开、闭幕式。而这时我已经获得了奥运会参赛资格。

  中国新闻周刊:通过参加资格赛的方式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这是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毕竟过程艰辛,结果又不确定。

  栾菊杰:当时就是想有一线希望都争取一下。刚开始确实没抱什么希望,当时就想:打进去就算是实现梦想,打不进也算是参与(北京奥运)了。不过,如果真没打进来,还是多少会有些遗憾。

  中国新闻周刊:参加资格赛时,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听说一切都要靠自己。

  栾菊杰:当时就是有比赛就出去比赛,完了就回来工作,有比赛再出去比赛。

  主要是年纪大了,从一个专业运动员停了20年,对身体是一个挑战。当时就是背着一把剑,从亚洲到美洲,又从美洲到欧洲,走了差不多15个月的路程,到了15个国家,放弃了6个月的工作。

  跟中国不一样,在加拿大,参加这些资格赛国家不管,费用都得自己出,行程也要自己安排,一个人整天飞来飞去的,还要自己联系住宿。

  (记者在匈牙利华人论坛上,看到了一个栾菊杰在去年年底发布的求租房屋的帖子,帖子在简要地介绍自己以后说:“为了参加北京奥运,我计划在08年初到欧洲参加奥运会资格积分赛,需时2个月。由于是自费参赛,为了节省经费,我想选择在布达佩斯租一间房,为期2个月。”希望自己或朋友在当地有房愿意出租的同胞与她联系,后面留了一个电子邮箱。)

  中国新闻周刊:这是不是一笔很大的费用?

  栾菊杰:不想说这个,也没算过,自己选择的不能用金钱来计算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是不是一个很有梦想的人?

  栾菊杰:应该是吧。只要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我都会执著地去做,尽心敬业。

  这个剑握在手里已经35年了,我发自内心地喜欢。

  中国新闻周刊:出线的那一刻是什么心情?

  栾菊杰:我当时在法国打比赛,借了一个美国教练的电话打给我老公,说我打进(北京奥运会)了,他什么话都没说。我说你也不恭喜我?那时候离开家已经两个月了。他就跟了一句“恭喜你”。他那时关心的还是我赢了多少场。我说这个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小组循环的时候我就只输了一场,我100%已经进了。他半天不说话,是在怀疑我,觉得这还不是事实。他一路都很支持我。

  中国新闻周刊:在今年的奥运比赛场上,心态跟以往比赛时有什么不同?

  栾菊杰:我就是要表现出来自己还年轻,?

  为了打好比赛,我7月15日回到南京,19日就参加了江苏队的训练。在奥运会前的两个星期,我感觉又回到了20年前的训练状态。不用工作,生活也不用操心,每天有亲戚接送,衣食住行都有人安排得好好的。不再像以前一个人背着剑包走南闯北了。

  我每天上、下午都跟着江苏队训练,一到田径 场就先跑一个4000米,很多人跟我说:“你悠着点,别忘了你已经50岁了,”我就是想让状态尽快恢复,以向外人证明,我还年轻。

  到了北京,听说第一位对手排位比我高,水平不错,我就想:我一定要赢下一场比赛,因为我知道越往下越难,当时我已经知道如果我晋级下一个对手是谁了,要赢非常困难。

  中国新闻周刊:你赢了第一场以后,打出一幅“祖国好”的横幅,为什么要这样做?

  栾菊杰:想表达一种感恩,我今天能站在这里比赛,都是因为20年前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所以对祖国始终抱有一种感恩。到了国外才知道,在中国做运动员是最幸福的。

  中国新闻周刊:但很多人还是被你的拼搏精神感染。1978年在西班牙举行的世界青年击剑锦标赛上,你被对手击穿了胳膊,仍坚持完成了比赛,并最终获得亚军。

  栾菊杰:我们那个年代都是很单纯的,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拼搏。我当时想的是,当运动员就是一种工作,把这个工作做好了就有饭吃了。 ★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