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诸强练兵
萨乌丁戏言坚持跳水为挣钱 奥运后迎娶冰球美女
 

2007-09-14 15:50:32
华夏经纬网

  南京奥体中心跳水馆,一条窄窄长长的3米板上,33岁的俄罗斯老将萨乌丁一跃而入碧蓝的池水中。这个被称为“跳水沙皇”的人,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中国男子跳水队惟一惧怕的敌人。而今,皱纹早已爬上了萨乌丁的额头,他却仍在给中国的年轻小将们施加着心理上的压力。

  昨天,萨乌丁在结束训练后接受了晨报记者的采访,半个小时的聊天轻松愉快,让记者见识了生活中一个爱笑、爱说中文“谢谢”的快乐沙皇。

  腰伤发作,只练半小时

  萨乌丁标志性的光头让记者一眼认出了他。昨天下午,奥体跳水馆里云集了世界顶级高手,大家都在跳台上蹿上蹿下,忙着做赛前训练。萨乌丁只练几个简单的动作,便拎着背包去换衣服了,整个训练只有半小时左右。等他走出更衣室,记者上前请求采访,他说,稍等一下,而后直奔馆外的电话亭。电话粥“煲”了十几分钟,记者问他,为什么不用手机?萨乌丁没听懂“手机”的英文单词,他只是问,要用英语采访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摇摇头、叹了口气,似乎在说自己的英语实在不咋地。事实也是如此,俄罗斯人的英语有限,采访中卡壳的次数很多,但可爱的萨乌丁不厌其烦地用手比划着,尽量让记者明白他的肢体语言。

  看着萨乌丁不停地咳嗽,记者问他是不是感冒了,他说不是,是因为背伤发作了。他撩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脊柱上一条十几公分长的疤痕,“这个伤疤已经有10年了,前面两站比赛时还OK,到了南京以后突然疼了起来。”他又向记者展示了手腕、胳膊和大腿上的五六处疤痕,“这些都是练跳水时受的伤,”他自嘲地说,“我已经是个老人了。”

  坚持跳水,因为能挣钱

  这是真的,他参加过4届奥运会——1992年,他获得3米板铜牌;1996年,他带着受伤的手腕夺取10米台金牌;2000年,他摘得10米台双人冠军;2004年,沙皇老了,肩膀与手臂的伤病使他错过了此前的大部分比赛,他只夺得一枚铜牌。明年,萨乌丁选择在北京奥运的跳台上,为自己的跳水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力争铜牌,“奥运会之后我打算退役了,我已经老了。”他再次强调了自己的力不从心,“中国队实在太强了——秦凯,非常强大,何冲,跳得很完美,而且队员们都那么年轻,只有十六七岁。我都已经33岁了,如果再年轻10岁,也许还能拼一拼。”“沙皇”终于交出了他的权杖。

  看着萨乌丁额上的皱纹,以及有些弯曲的脊背,记者不禁有些同情起这位曾经强大的“敌人”,“你应该有信心,一定能行!”他听了只是大笑,“我已经跳了25年了,”萨乌丁说:“跳水是我的工作,是我的人生。”记者问,为什么能对跳水保持如此高的热情呢?“Good money(有不错的收入)。” 萨乌丁坦率地说:“你们中国跳水队员收入应该也很不错吧。”记者表示不清楚,并追问萨乌丁的收入有多高,他贼贼地笑了:“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爱吃中餐,喜欢喝鸡汤

  跟记者聊天时,萨乌丁打开一罐可乐,记者问他到南京后吃了什么好吃的,他却说前天的晚饭和昨天的午饭都还没有吃,可能因为长途劳顿,没什么食欲,“不过今天晚上我可要大吃一顿。”萨乌丁透露他爱吃中国美食,“喜欢中餐里面的肉食和米饭,鸡汤尤其好喝。”记者问他喜不喜欢吃鸭子,他用力点头,“喜欢,喜欢”,记者推荐他去吃南京特色小吃盐水鸭,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这是萨乌丁第一次来南京,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不错,“南京看起来是个崭新的城市,有很多漂亮的高楼。”他还特别夸奖了南京奥体中心的跳水馆,“跳水池很棒,器械也很好。”

  问萨乌丁这次比赛紧张不紧张,但他愣是听不明白“nervous(紧张)”,他转而求助于队友多布罗斯科克,但多布罗斯科克也听不明白。记者无奈地说:“我应该学好俄语再来的。”这次萨乌丁倒是听得明白,和记者相视而大笑起来。这次来南京,萨乌丁看上去十分疲倦,伤病发作,再加上倒时差,昨天,他没有做大强度的训练。萨乌丁透露,平常他每周都要训练26个小时,每天上午下午各一次,每次2小时,只有周日半天休息。看得出,老将确实很用功。

  还没结婚,女友打冰球

  如同瓦尔德内尔对中国乒乓球队是一段历史,萨乌丁也是中国人熟悉的老朋友了,记者告诉他,在中国他很有名气,很多观众喜爱他,他郑重其事地地用中文说了句“谢谢”。中国人对于萨乌丁的了解似乎只限于跳板上那个冷面的“沙皇”,鲜少有他个人生活的报道。除了跳水,萨乌丁平常还有什么爱好呢?“读书、看电影,大学时候读了运动专业……”原来跟中国的运动员差不多。

  “你结婚了吗?”记者好奇地问,整天泡在泳池里的人有时间谈恋爱吗?“没有。”他展示自己空无一物的无名指,“不过我有女朋友,是俄罗斯人,已经相处了5年了。她是个冰球运动员,今年才25岁,平常我也很喜欢打冰球”。“她一定很漂亮吧。”俄罗斯的美女不要太美哦。“谢谢。”他开心地笑了,用中文表示感谢。萨乌丁告诉记者,2008年奥运会之后退役,他打算做个跳水教练,然后和心爱的冰球美女举行婚礼。

  采访结束时,记者要求合影,萨乌丁爽快地答应了。记者刚要站到他身边,萨乌丁忙说No,示意坐着就行,然后很绅士地坐到记者旁边拍照。记者祝他在北京奥运会上好运气,他与记者握手,第三次说了“谢谢”。

  来源:南京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