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诸强练兵
可爱女生黄妙珠:与中国选手结缘 李宗伟太狡猾(图)
 

2008-01-30 10:19:30
华夏经纬网

  娇小瘦弱的身材,简单利落的马尾,时而害羞地掩面而笑,时而调皮地吐吐舌头,说到兴起处便旁若无人地手舞足蹈……当黄妙珠以这样一个邻家女孩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实在不能把她和马来西亚“一姐”的称谓划上等号,但是就是这样一个马来西亚媒体口中的“可人儿”,却在2007年年底的中国公开赛上让人大跌眼镜,让中国队员、记者、球迷认识了一个实力强劲却可爱十足的黄妙珠。

  我和中国队“签约”了

  广州天河体育馆,当黄妙珠在女单决赛以2比1战胜谢杏芳后,几十家媒体呼啦一下围住了这个长相甜美的24岁女孩,马来西亚羽毛球队总教练叶锦福一边拦着蜂拥的记者,一边客气地说道:“让她先歇一歇啦,等会儿再问好啦。”但是黄妙珠却快速地坐在地上,抹一把汗水、喝一口水就爽快地对大家说:“OK啦,没关系,你们问。”

  从新秀朱晶晶到老辣皮红艳,从新科世界冠军朱琳到奥运冠军张宁,直到决赛在家门口势在必得的谢杏芳,此次中国公开赛黄妙珠都赢得十分漂亮,成为三十年来马来西亚首个高级别羽毛球赛事的女单冠军。场上的她看不出来有多疲累,再刁钻的网前小球,她都会捣腾着小步子从后场跑到网前,轻巧地挑过网;再高远的后场球,她都能甩着小细胳膊将球顶到对方后场底线。

  赢得了自己的第一个高级别赛事女单冠军,很多人都对黄妙珠说:“从现在开始,你可要成为中国队的重点研究对象了。”黄妙珠赶紧摆摆手皱着眉头说:“千万别这么说啊,中国队好厉害的,这次我只是发挥得好罢了。你看从今年全英赛开始,我都是从第一轮就开始和中国队打,先是王琳啊、王仪涵啊,再接着就是卢兰、朱琳,最后又是张宁、谢杏芳,天啊,每次一看抽签,我就要晕了,我们队友都说,我一定是和中国队签合约了,要不怎么全是和中国队的队员打呢?”

  24岁的年龄,84岁的膝盖

  每次比赛后,黄妙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医生那里拿来两袋厚重的冰块,敷在自己纤细的双膝上面,然后兴高采烈地和大伙儿聊天,大约三十分钟后,她才取下已经有些融化的冰块,轻轻拍拍自己早已被冰得红彤彤的膝盖,待到麻木的双膝恢复了知觉,她再慢慢起身离开……

  黄妙珠的膝盖上的毛病是很早就落下的,到底有多早,她自己也记不起来了,总之是羽毛球运动员经常会出现的劳损性伤病。至于伤病到底有多严重,黄妙珠说:“反正在场上跑开了就还好,融入比赛就忘了疼了,但是比赛结束如果不马上冰敷的话,过不了多久,膝盖就会肿得这么大,第二天别说训练了,正常走路都会疼的。”黄妙珠用双手比画了半天,最终将“这么大”的形象定格在一个馒头的大小上。

  因为要打比赛,所以黄妙珠的膝盖不能开刀动手术,只能是接受日常的保守性治疗。对于这种劳损性的伤病,许多队员都采取赛前打封闭的方式,因为这是最省时有效的方法,但是黄妙珠说经常打封闭会让骨骼组织越来越脆弱,所以她会不定期地打一种细胞移植针,这个针特别疼,打进去就好像刺到骨头里一般,黄妙珠每次都会疼得哇哇大哭。

  很多次她都会想:“我为什么要受这么多的苦啊,人家20多岁的女孩子都在约会逛街,我却要忍受这么多的苦痛。”但是随着一次次地提高成绩,黄妙珠又会觉得再大的苦痛都值得,所以,现在她总会吐着舌头说:“看,我的膝盖比我大很多呢,你们是不是有个什么广告就是这么说的吧,对对,24岁的年龄,84岁的膝盖,哈哈哈。”

  打羽毛球是一种缘分

  说起来,黄妙珠打球还是因为她的姐姐黄妙琼。黄妙珠上面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她是老幺。小时候,她总跟着感情最好的二姐黄妙琼一起玩,后来姐姐去学羽毛球,她也就跟着姐姐一起到球馆去。有一天,教练看见这个四肢纤长的小姑娘兀自在球馆里睡觉,就给了她一双鞋让她跟着打,于是黄妙珠就开始了羽毛球之路。

  在马来西亚,学球的孩子都是一边上课一边训练,黄妙珠本来上的是怡宝当地的华校,后来为了到更好的学校学球,他们一家人从怡宝搬到吉隆坡,她也从华校转到了英校,接受更加专业和系统的训练。正当黄妙珠的羽毛球之路刚刚有所进展的时候,她姐姐的羽球之路却因为膝盖和跟腱的严重伤病戛然而止,这让黄妙珠着实难过了一阵子,不过在退役后转做教练的姐姐的鼓励下,黄妙珠还是一路顺风顺水,16岁进青年队,18岁进了国家队。

  平时在国家队里,黄妙珠一周练五天,一天练六个小时,由于身高不具备优势,所以她在训练中十分刻苦,有时候甚至比男选手练得还要多,平日里爱说笑的她在训练场上总是不苟言笑,一脸严肃,有时候男友李宗伟会故意逗逗她,她都不理不睬,直到结束训练后她才会娇嗔地说道:“哎呀,训练的时候不要打扰我啦。”

  黄妙珠打球靠的就是跑动,她总说自己打球太老实了,脑子根本不转弯,所以她偶尔也想向李宗伟偷师一两招,不过每次看过李宗伟打球后,她就放弃了偷师的想法:“他好聪明的,简直就是狡猾,你看他在场上脑子转得多快啊,手上动作那么多变,看得都眼花了,你说他是人吗?哈哈,我要是有他一点点就好了。”黄妙珠说这话时,不小心被正在拉韧带的李宗伟听见了,李宗伟朝她得意地摇了摇头说:“人笨,那就没办法啦。”黄妙珠随即瞪了他一眼,但是那一眼却写满着温柔。

  一块奖牌,无论是什么颜色

  世锦赛的四强、马来西亚超级赛的亚军、中国公开赛的冠军,黄妙珠在今年接连取得的这样的成绩对于一向“男强女弱”的马来西亚羽坛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刺激,一直不温不火的她也开始引起了当地媒体的注意,访问一个接着一个。在中国公开赛半决赛赢了张宁的当天晚上,黄妙珠在酒店一连接受了两家马来西亚媒体的越洋电话,等她下来和李宗伟吃饭的时候,满桌菜肴所剩无几,大家说再点几个菜吧,黄妙珠温婉地说:“不用啦,我就吃白饭好啦,我喜欢吃白饭。”

  更加重视男子水平的马来西亚羽总和媒体虽然并没有给黄妙珠提出太多要求,但是小妮子自己在心中还是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美好的规划:“我没有参加过奥运会,以前觉得只要入选就可以了,但是人毕竟没有这么容易满足,我现在就觉得光是参加是不够的,我还要有所收获,当然啦,我也不会太贪心,希望我的心态可以摆好,尽量发挥出自己水平,能拿到一个奖牌就很开心了,至于颜色嘛,等打到半决赛后再慢慢挑啦。”

  一直坚持说自己已经属于“老人”的黄妙珠表示,奥运会后,如果自己的伤病确实太严重了,那就得开刀后再看是不是能继续打,如果实在不行就退役好了。说到“退役”的时候,黄妙珠眼里并没有流露出依依不舍,相反有着小女孩般的解脱:“对哦,退役后我就有无限多的假期了,睡觉、吃东西、逛街,太美好了啊。”我纠正她说:“你哪里算老啊,我们是一年的。”黄妙珠睁大了眼睛:“真的哦?那太好了,来,Give me five!”说着就和我双手相击。

  说话时,李宗伟和鲍春来的男单决赛正在进行,黄妙珠一边取下膝盖上的冰袋,一边小跳着跑向场地,走时还不忘回头对我说:“记得下次给我拿一本杂志看哦,《羽毛球》,我记住了,我的中文很好呢,别忘了我是上过华校的。哎呀,不说了,我去看比赛了……”话音未落,黄妙珠小小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文/李婷)

  来源:《羽毛球》杂志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