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诸强练兵
韩女排国手惨遭教练强奸 性与暴力肆虐韩国体坛
 

2008-02-15 10:11:43
华夏经纬网

             当事人在节目现场(资料图)
  
  韩国国家电视台KBS日前播出了一辑特别节目,片中揭发了在韩国体坛广泛存在的男教练借由性侵犯及暴力手段控制女学员的丑恶现象,诸多内幕令人发指。

  自去年年中爆出韩国某女篮俱乐部主教练强奸球员的丑闻后,相关性丑闻便在韩国体坛接二连三地发生。然而这些丑闻的接连曝光却并没能引起多少反响,大多数事件都不了了之,KBS制作这期节目,目的也在于唤起韩国社会对这一问题的重视。

  性、暴力竟是控制手段

  据KBS电视台节目披露,去年在某高中的女子篮球部曾发生过一起恶劣的性侵犯事件,至事件遭揭发时为止,该篮球部的教练竟对属下绝大多数女学员都进行了程度不同的性侵犯。

  该校一位匿名人士接受KBS采访时透露,这名教练在学员中设立了一个值日制度,每天轮到的女学员得为他进行按摩,他就利用这样的机会蹂躏了大部分学员。

  事件暴露后,该校的女子篮球部即宣告解散,一直都未恢复,而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那名教练虽然遭到了学校永久除名,但除此之外似乎并无其他惩罚措施,他目前仍在另一所学校堂而皇之地继续着女篮教练的工作。而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他竟然大言不惭地表示:“学员和我有些肌肤之亲有什么不对?”

  而另一名教练的说法则更让人震惊,他表示:“运动员就是得听使唤,要想她们听话,最有效的办法一是性关系,二就是暴力。为了能控制女运动员,这套办法在我们教练圈里已经是尽人皆知的秘密。这种性暴力的对象从小学生到成人运动队都有,排球、篮球、游泳、足球等绝大多数体育项目都是如此。”

  KBS记者还采访了一位曾实施过强奸恶行的教练,记者提问:“我听说有这样的说法,教练只要自己想干,那么基本上就可以对手下学员为所欲为,你怎么看?”他的回答是:“对,差不多就是这样。”

  韩女排国手曾遭性侵犯

  为了制作这期节目,KBS记者花了半年时间深入采访取材,因此取得了大量翔实的第一手资料,也赢得了很多受害者的信任,多位曾遭受过性侵犯的女运动员勇敢地站出来接受了KBS的采访,其中最让人吃惊的还是一名前女排国手。

  这位前女排国手表示:“当我还是个球员的时候,我就遭到了主教练的强奸,不仅如此,后来那个人离任了,之后接手的主教练又作出了同样的事情。我的其他队友其实也都遭到了同样的经历,但她们谁都不愿意把这个事情说出来。”

  正因为遭到了这样不幸的遭遇,这名优秀的球手最终选择了退役,但那段惨痛的经历还是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无穷烦恼。“我努力想适应新的生活,但很困难,虽然那噩梦已经过去很久了,但直到现在,我仍然时时受着精神上的折磨……”说到这里,电视镜头前的她忍不住伤心落泪。

  体育界只想掩盖丑闻

  真正严重的问题是,在KBS制作这期节目时,他们处处感受到来自体育系统内部的压力,当他们试图深入采访性丑闻时,总是会遭到学校、俱乐部等有意无意的阻挠,他们面对镜头所说的也大多是文过饰非的话语。

  对女运动员大规模的性侵害现象出现在韩国,是与他们体育系统内教练所拥有的绝对权力密不可分的。在韩国,一名运动员的出场时间、升学、就业、收入等命运全都掌握在教练手中,韩国又是一个男权社会,同时极其强调等级观念,在这种情况下,真正敢对教练说“不”的女运动员也就少之又少。

  目前,韩国人权委员会已介入此事,但韩国体育界的传统一日不变,这种丑恶现象也很难得到真正彻底的解决。雷非

  链接

  英国学网球女生遭男教练强暴

  一位名叫克莱尔·里特的前温网女球员因伤退役后,担任英国草地网球协会教练,她涉嫌在2005年-2006年间与一位当年13岁的女学生发生同性恋关系。去年10月中旬,那位受害少女的几位朋友透露,该女学生还曾遭一位男性教练强奸。

  一位17岁的女生称自己是受害人“最好的朋友”,“我记得那时她(指受害人)说要帮自己的前教练录制一盘为温网热身的录像,之后,我的朋友就变得沉默寡言了,而且害怕出现在那位男教练身边了。我问过她出什么事了,她告诉我,他伤害了她。”徐蓉

  巴西女泳将9岁起遭教练性骚扰

  巴西游泳女运动员玛拉尼昂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从9岁起便遭教练性骚扰,这种精神创伤严重影响了自己的运动成绩。

  出生于1987年的玛拉尼昂表示:“我曾多次去找过精神科和心理医生,因为我想让这个噩梦完全从自己的记忆中消失,它完全毁掉了我的生活。”韩文

  来源:现代快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