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诸强练兵
美国“问题少女”破茧蜕变 柔道新星寄望北京奥运
 

2008-06-03 10:17:33
华夏经纬网

美国“问题少女”破茧蜕变 柔道新星寄望北京奥运
2007年7月20号,罗塞(上)在泛美运动会女子柔道70公斤级夺冠。

  美国选手朗达-罗塞2004年曾以17岁的年龄参加了雅典奥运会的柔道比赛,作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获得过柔道世界冠军的女选手的女儿,她的出现似乎使得人们都在觉得,一颗新星正在循着她母亲的轨迹冉冉升起。

  十年一遇的美国希望之星

  在雅典奥运会上,罗塞在女子63公斤级的比赛中首轮出局,随后在2004年世界青年锦标赛上获得了金牌。

  作为一名柔道选手,罗塞的表现无疑是非常杰出的:2005年,她在泛美运动会上成功卫冕;2006年9月在伯明翰世界杯上,她成了为了从1995年以来第一位在国际A级赛事上获得奖牌的美国女子柔道运动员。同时,她的世界排名也一下子跃升到第四名。“我必须去全力赢得比赛,否则我就吃不下饭。” 罗塞曾这样向媒体表示自己夺得比赛奖金和训练津贴的决心。

  她的教练佩德罗曾经告诉她:“如果你在今后不多拿几块奥运会奖牌,不多获得几次世锦赛奖牌,你都对不起你的天赋。”

  在从师佩德罗两年多之后的2007柔道世锦赛上,她获得了女子70公斤级冠军。从她的言谈话语间,我们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冠军头衔的得来不易:“我那时每天的训练课都非常辛苦,而且还不得不迅速的掌握很多东西。我觉得它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比如我对事务的看法。希望这些对我都是有益的。”

  正在备战北京奥运的美国柔道教练简森-莫里斯表示:“从雅典奥运会到07年世锦赛,她的进步令人惊讶,可以说她是攀登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峰才到达今天的高度的。”

  尽管罗塞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很多城市之间训练、比赛、学习,并且尝试独立的生活,但是这些年少不更事的她还是走了不少弯路。

  “逆反心理”险些毁掉柔道天才

  似乎每个人都经历过青春期“逆反心理”。回忆起当初的事情,罗塞说:“我没有对她说出任何事情的真相:我的训练怎样了、我的朋友们是些什么人,而且那时我不能有男朋友。”

  罗塞的天赋是在她11岁时成功的说服了母亲让她从游泳改练柔道之后显现出来的。作为统计顾问和教授的母亲安玛丽亚-德-玛斯曾在1984年获得过世界冠军,由于不愿让自己的孩子总把自己作为参照进而给她们带来很多压力,安玛丽亚并没有让罗塞的两个姐姐从事柔道项目。在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她还是同意了罗塞的请求。

  “我练上柔道并不是阴差阳错,”罗塞说,“我那时候训练的很认真,但是说实话,我并不怎么感兴趣。”17岁时,她成为了雅典赛场上最年轻的柔道选手。

  但是,2004年的雅典并没有给她带来美好的回忆。首轮比赛她就被奥地利选手克劳迪娅淘汰出局。在经历了那个噩梦般的夏天之后,罗塞回忆说:“当时我真的是崩溃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时长回想起那场比赛,太让人难过了!除了我,似乎没有人希望我赢,我真的非常失落,因为我清楚我完全可以做的更好。”果然,在随后的2004年世界青年锦标赛上,她触底反弹夺得了冠军。

  她的教练是吉姆-佩德罗,教练的儿子小佩德罗曾获得过雅典奥运会男子柔道73公斤级的铜牌。就像在所有严格的教练手底下发生的事情一样,罗塞和佩德罗教练之间也发生过很多“恩怨”。

  在获得荣誉的同时,由于无数镁光灯的包围、罗塞内心越来越对教练和母亲的权威感到不满。同时,教练佩德罗对于她的耐心也在2005年德国的一次比赛中达到了极限:由于在早前的预算中被淘汰,罗塞并没有去观摩决赛。这使得教练大为光火,最终,教练在宾馆的房间里发现了和一位男伴在一起的她。

  教练佩德罗非常气愤的断绝了和她的师徒关系,并且放出狠话:“等你长大了、等我亲眼看见你长大了,你再回来!”

  同时,罗塞和母亲的母女关系也变得紧张了起来。面对不争气的女儿,母亲安玛丽亚恨铁不成钢:“现在,你已经年满18岁了。你要是回到家里住,那你就得给我掏房租!”

  安玛丽亚透露:“很多事情她觉得是正常的,但是我接受不了。我认为她没有尽力去训练和比赛。”

  18岁的罗塞那个时候感到很绝望,她甚至后悔自己去练什么柔道:“我觉得我每天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别人告诉我去做的,我觉得我迷失了自我。所以,我选择离开。”

  迷途羔羊找回自我

  罗塞总是觉得自己在和别人的交流上有困难。在她刚刚出生、被取下氧气面罩之后,医生曾经告诉她的母亲:这孩子的大脑可能会有损伤。随后的若干年里,罗塞身体上倒是没什么大恙,但是却被发现存在着语言障碍。父母一直在努力的帮她矫正,直到六岁那年,她才完整的说出了第一个句子。

  在2005年搬到自己纽约一个朋友住处的时候,罗塞表示:“我也许应该跟我妈妈说一下,但是我根本没有那个能力跟她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最初,她觉得自己的柔道生涯就这么完了。她甚至考虑依靠在课余时间做兼职、使用父亲的保险金来生存。(罗塞的父亲在她八岁那年离开了这个世界。)

  但是两周之后,罗塞觉得异常的空虚。随后,她回到了柔道场上。在教练莫里斯位于纽约的体操馆里,她逐渐沉醉期间。

  有一天,罗塞训练完之后和队友在一家“邓肯甜甜圈”里享用美食,她告诉队友自己终于开窍了,通俗的说,就是明白了“要我练”和“我要练”之间的关系。

  “对于别人来说,获得比赛可能就会使自己有个美妙的周末,但是对于我来说,只有赢得比赛我才能在周三有薄饼可以吃。”

  罗塞与母亲和两个姐姐通常是在电话里沟通的,但是每次几乎都是争吵着挂了电话。在2005年的时候,她曾经试着回家,但是最终还是离开了。拥有教育心理学博士学位的母亲表示:“所有的孩子要离开父母生活,总要有个痛苦的过程,每个人都是如此。”

  罗塞在独自生活期间还去过芝加哥、蒙特利尔。在2006年下半年,她再次回家,并且在洛杉矶的一次比赛上遇见了小佩德罗,他告诉罗塞如果可以服从训练计划和日程,他和父亲欢迎她回去。罗塞毫不犹豫的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教练哪里,她表示自己已经独立了,而且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

  回来之后的罗塞很多次都表示:“自己从前做错了很多事,伤害了不少关心自己的人。”

  罗塞现在和八个同伴一起在佩德罗训练中心训练,她所有的开支都是由美国奥委会训练赞助款以及自己在学校兼职打工挣来的。母亲安玛丽亚欣慰的表示,罗塞已经靠自己拿下了普通教育水平证书。

  小佩德罗表示:“她现在的确是成熟了,比以前更有责任感了。”而用教练的话说,“让她跳,她就跳。”

  罗塞和母亲的关系现在也融洽多了。在罗塞所在的南加利福尼亚的训练中心,她们现在又恢复了每天的电话交流,而且,母女俩的话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多过。

  罗塞的母亲表示:“当她年轻的时候,我觉得她可能总是觉得自己的压力很大,尽管那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看到媒体上总是说‘朗达很有希望在北京奥运会上夺得金牌’,你可能会想‘恩,没必要早起去锻炼了,因为我很有希望’,但是我想她现在已经起床去努力了。”

  在平复了自己驿动的心之后,罗塞正在沿着她母亲的轨迹一步一步前进。即将到来的北京奥运会,她会展现出她的天赋吗?现在她已经在准备6月13-14日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北京奥运选拔赛了,21岁、70公斤级的她极有希望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获得奥运奖牌的美国柔道选手。

  转自:新浪体育

责任编辑:侯哲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