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众说奥运
爱情与梦想同在 为汤淼更要打
 

2007-08-10 13:23:03
华夏经纬网

  大多数人对汤淼与周苏红之间的“姐弟恋”充满好奇,因为他们都是国家男女排的第一接应,同披7号战袍的两人打同样的位置,都是队伍中不可缺少的主力选手,郎才女貌的他们看起来确实很般配,不过最开始恋情刚刚被曝出后两人也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因为很多球迷都一定不认可两人的结合,国家队方面也会有对这段恋情有所保留。不过从事同一项运动往往能够有一种特别的默契,汤淼与周苏红更是心有灵犀,两人很好地处理了事业与感情之间的关系,成为了排坛的一对“金童玉女”。

   正随队在香港参加世界女排大奖赛的中国女排队长周苏红总是笑得很灿烂,在经历了那么多变故之后,她的笑容依然灿烂如阳光,那是一个心底抱定坚强信念和美好期许的人才会有的笑容,她的坚强,来自对自己和爱人的信心,她的期许,则是因为一个诺言,一个关于北京奥运的诺言。 这些天的她有些消瘦,圆嘟嘟的脸颊明显线条尖锐起来,但她的眼睛依旧明亮,她知道自己无论在哪里,梦想和爱情都与她同在。


           “大炮”真是个不一般的女孩子


     正随队在香港参加世界女排大奖赛的中国女排队长周苏红总是笑得很灿烂,在经历了那么多变故之后,她的笑容依然灿烂如阳光,那是一个心底抱定坚强信念和美好期许的人才会有的笑容,她的坚强,来自对自己和爱人的信心,她的期许,则是因为一个诺言,一个关于北京奥运的诺言。

     “我和汤淼约好了一起参加奥运会,但现在为了他,我更要打好奥运会。”周苏红坚定地说。这些天的她有些消瘦,圆嘟嘟的脸颊明显线条尖锐起来,但她的眼睛依旧明亮,她知道自己无论在哪里,梦想和爱情都与她同在,“现在支持我的最强大的力量,来自于汤淼。”

     私底下周苏红会说:“其实我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坚强,我现在压力很大,必须要打好奥运会,我已经没有退路。”然而她的坚强和勇敢已经让身边的每一个队友动容,“大炮依然笑得很开心,这样也让大家很放心。”队员们这样说,而周苏红自己坦言:“跟集体在一起的时候,大家的快乐确实可以感染我,我曾经对自己说过,要么不回到队里来,回来就要和过去一样。”就连这次在大奖赛波兰站遇到的美国女排主帅郎平都动情地说:“大炮真是个不一般的女孩子,没有什么能够击败她。”

     周苏红和汤淼都是金牛座,生在这个星座的人都很现实――能够正视现实,再严酷的现实也不会打败他们。周苏红说自己并非刻意地强颜欢笑,“生活确实是改变了很多,但是在人生的困难面前,悲观痛苦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我需要自己坚强起来,用笑来鼓励自己,而且汤淼他也需要我的笑,我每天哭哭啼啼的,只会让他更伤心。我跟他说过,他坚强所以我坚强,我坚强会让他更坚强。”

     度过了最初最困难的时刻之后,周苏红说自己再也没有流过泪,现在的她不允许自己闲下来胡思乱想,除了一直以来玩命似地投入训练,她就和汤淼父亲、自己的公公通电话询问情况,然后自己记录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我每天都能感受到来自他的很细微的感受和变化,这些东西会鼓励我,让我看到希望。”

     周苏红说,主教练陈忠和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拉了她一把,“陈导是我很好的榜样。他前半辈子受了那么多的苦,能很乐观地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在汤淼刚刚出事的时候,陈导就对我说过,人的一生会有很多磨难,你只能勇敢面对。你不去勇敢面对,磨难也仍然要考验你的。”陈忠和的前妻因为事故英年早逝,这也是个历经痛苦后绽放出笑容的人,善解人意的周苏红能够感受到主帅对她的理解和帮助。

     这两年的周苏红真是困难重重,今年丈夫受伤,去年则是自己意外受伤状态下滑,对于自己的运动生命,她也有过怀疑,“去年世锦赛我们跌得很惨,打到后来几乎力不从心,那个时候也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还能不能行。”

    “后来我就想明白一个道理:灾难说来就来,我无法选择。”无论面对什么磨难,她都以金牛座特有的踏实和倔强去承受,“走过去年世锦赛的艰难,我感觉中国女排只有变得更加坚强了,奥运会的竞争确实是会很激烈,但是我相信只要尽力了,不管是什么结果都可以坦然接受。”


               为汤淼,更要打好奥运会

     汤淼为妻子写过这么几句诗:2008你我的梦想,在每一个夜晚,你是我的思念;2008你我的期待,在每一个清晨,你是我的动力。

     汤淼常说,跟周苏红在一起之后自己变得开朗活泼了许多,而自己曾是个多么内向忧郁的人。周苏红则会说,和汤淼在一起之后自己变得细心了很多。互补的化学反应,本想在奥运会上也激起火花,他俩共同开的博客上用的头像,至今还是去年多哈亚运会时在中国团部的五星红旗前的合影,周苏红说从没想过要换,因为他俩的心愿没有变。

     早在去年初,汤淼和周苏红就已经领了结婚证书,没有什么特别缘由,只是觉得水到渠成,两人便趁着联赛结束到国家队报到前的空当,去汤淼家所在的虹口区婚姻登记处办了手续。从爱人变成家人,那种责任感无疑更加深厚,周苏红说:“我知道他多么渴望能参加奥运会的,我俩曾经有一个梦想就是两个人一起打奥运会,而看他现在的情况肯定是参加不了了,那我作为他的亲人,我就要替他去完成这个心愿,所以在他受伤以后,我常常感觉我不是一个人在为奥运会努力,我们是一个家庭,要完成一个共同的心愿。每当我想到这些,就感觉未来也会很美好的。”

     当年汤淼第一次向媒体证实两人的恋情时,“希望媒体不要再炒作我们,我们在一起不容易。”他反复重复这句话。两人从来都是聚少离多,甚至直到去年亚运会,才是两人第一次共同参加国际大型综合性运动会。2002年亚运会,中国男排一队由于比赛时间和世锦赛冲突而放弃;2004年奥运会,中国男排又是在落选赛上功亏一篑,错过了去雅典的最后一张门票;到了去年多哈亚运会,汤淼却说:“现在我没空想能不能和她一起打比赛,只是想为中国男排拿一个亚洲冠军。我都25岁了,还能有多少大赛机会?……”话这么说,两人在运动员村拍的那张“阿拉伯婚纱照”还是成了甜蜜的见证。虽然中国男女排事实上并没有多少在一起的机会,但一个眼神、一抹微笑就能维系起他俩的心有灵犀,也就是从那时起,两人更坚定了要携手参加奥运会的信念。

     落选今年国家集训队让汤淼很是失落,然而他也得到了意外的机会,能够在休息日赶去杭州为两人的新房装修,“每次来回杭州的路上都特别开心,不住地想象我们今后住进去的模样……”几个月前的汤淼如此憧憬,而随队从漳州到郴州的周苏红则有些歉意,“说是我们的新房,可全是他一个人在费心。”如今新房装修已经竣工,男女主人却面临着人生的又一道关卡,但周苏红说,她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坚定地和他走下去,多苦我都不怕,我相信两个人在一起不会惧怕任何困难。”

     中国女排在雅典奥运会夺金,周苏红以前一切苦痛终于有了回报。自从2002年的一次严重受伤后,她的左腿膝盖严重萎缩,以至于比右膝盖足足细了3厘米。在备战世界杯和雅典奥运会前的集训期,每次大运动量训练之后左膝盖就会积水,最严重的时候甚至都无法做深蹲动作,以至于不得不经常抽去积水,抽完继续练。以至于当时已经和周苏红牵手的汤淼曾说自己非常震撼,“她的勤奋让我由衷地敬佩,所以无论我练得怎么苦、有什么样的伤痛,一旦想起她的拼命,我就觉得自己也能坚持下去了。”

     然而雅典奥运会对于周苏红来说,甜蜜中总有所遗憾,因为汤淼未能前往。“男排在奥运落选赛输了之后,他给我打电话,听得出他非常痛苦,而我心里又何尝好受呢?”于是带着恋人未完成的梦想,周苏红踏上了去雅典的航班,在她的背包上,系着一个汤淼特地去求的必胜符。彼时的汤淼正代表上海大学参加全国大运会。中国女排闯入决赛对阵俄罗斯的比赛,汤淼说“我豁出去了”,凌晨爬起来看球。相比起周苏红父母的镇静,汤淼算得上疯狂,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说:“我一个人和疯子一样,室友都被我吵醒了,真的好多关键的比分不敢看,直到解说说赢了我才看。”

     从雅典回来,周苏红给男友买了一对雅典奥运会吉祥物,“因为他没去,所以很想弥补他的遗憾。之后我们俩共同许下一个心愿,希望能够一起参加2008年奥运会。”那对吉祥物,现在还静静躺在汤淼家中的小卧室里。


                    父母开心我就开心

     在汤淼刚出事的时候,周苏红对于媒体的爆料其实非常反感,“我就怕我爸妈知道了之后担心坏了,我不想让他们太着急!”她坦言道,周苏红并不常给自己家里电话,从前便是因为不想让家里担心,无论在国家队还是浙江队,训练再苦再累也不愿意向父母倾诉。当年在中国女排的“魔鬼集训”中,膝盖积水严重的周苏红经常在训练过后大把大把抹眼泪,但给家里打电话时永远是一副乐呵呵的口气,报喜不报忧。

     周苏红有一对再朴实不过的父母,直到女儿成为奥运冠军的时候,两人还是住在家乡镇政府的门房里。奥运会女排决赛那个凌晨,周玉国和张阿巧被接到县政府和领导、记者们一同看球,看到中国女排最后反败为胜夺冠,二老兴奋地一跃而起。随后有人问周玉国: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周玉国想想,回答:我想马上回镇政府烧开水。

     烧开水,是周玉国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的工作是在长兴县李家巷镇政府看门房,每天的工作内容,包括凌晨起床烧好整座政府大楼全天用的开水,给政府大院打扫卫生以及做做杂务。那天看完女排决赛,已是凌晨三四点了,周玉国只想着不能耽误烧开水,要赶着回李家巷。

     这份工作,还是镇政府在周苏红夺得女排世界杯后破例给她父母安排的。五十出头的周玉国和张阿巧都已从航运公司退休,对于这份工作,两人都很满意,他们所在的门房间,分前后两开间,前面一间是门房,后面一间就是夫妻俩的住所。这样的情况,一直到一年后县政府奖励给周苏红的商品房装修好了之后才改变。

     周苏红每每提起来都很动情:“看到父母住进了好房子,看到他们生活得好,我就感到特别欣慰。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让父母过得好一些,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其实由于父母长年在外跑船,周苏红的童年记忆里没有多少和父母依偎撒娇的时间,不过这也铸就了她从小独立坚强的性格。周苏红对父母的昵称是“老头”、“老太”,不过这其中没有不尊敬,完全是一个长年不在家的女儿对父母的亲昵和撒娇,“这么多年了,我都不能时时陪伴父母,反而让他们为我默默付出,我欠他们的太多,所以现在,只要他们开心我就开心。”

     从一个船工家庭走出来的水乡女儿,变成中国女排队长和领军人物,周苏红期间经历的奋斗和血汗旁人无法想象,而她自己说,自己奋斗的最大动力来自于家庭。相比许多年少成名、一鸣惊人的女排国手,周苏红的成长之路就颇有沧海觅珠的味道。“苏堤越地,美人红妆色正鲜,嘤咛轻柔,难掩炮光雷鸣。”有球迷送给周苏红这样一首词,这个长相清秀的女孩犹如深谷里的野百合,总是静静地吐露芬芳,静静地等待识才慧眼。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