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众说奥运
达赖再次煽动反华 破坏奥运隐藏更大阴谋(图)
 

2008-07-02 09:19:20
华夏经纬网

圣火传递结束后 达赖集团将阴谋瞄准北京奥运

    这张路透社播发的照片显示,3月14日, 在拉萨市,一名右手持铁链的不法分子在焚烧中国国旗,另一名不法分子手持长刀。  新华社发

  离开柏林、伦敦和悉尼,达赖接下来的目的地是美国和法国。达赖这一轮的窜访,计划止于8月20日,也就是北京奥运会闭幕的前4天。

  拉萨“3·14”严重打砸抢烧事件已过去两个多月,一些西方媒体对此事暂时出现了“间歇性疲劳”,可是达赖并没有歇着,他在最近这段时间,或是继续诬蔑中国政府对打砸抢烧事件的处理方式,或是在所谓“中国人权问题听证会”上“作证”,试图用自己的煽动再次在西方世界制造反华暗流。

  “藏独”组织发起的所谓“挺进西藏”运动,早在3月份就从印度达兰萨拉出发,目标是前往中印边界,企图翻越喜马拉雅山。这场闹剧将进入西藏的时间,同样定在了8月。

  6月4日,印度警方逮捕了265名“挺进西藏”的活动分子,其中包括“藏青会”、“藏妇会”等几个“藏独”组织的头目。随后有美联社消息说,另有50名活动分子计划再次尝试进入西藏。

  尽管一些搞所谓“西藏运动”的人宣称自己与达赖追求不同的目标,可把种种迹象联系起来,呈现的却是一张“藏独”分子协同行动的棋局。

  一个“网络”的阴谋

  7年前,北京刚刚获得奥运会主办权不久,一个总部设在伦敦的组织——“国际支持西藏网络”,便召集了一个公关策略会议。它为下属成员制定宣传计划,统一口径,还开设了一些训练营,讲授接受采访的技巧,甚至教他们掌握攀岩的悬吊技术——今年4月9日“藏独”分子在美国旧金山金门桥上挂出横幅时,使用的正是这种“技术”。

  这个组织原来并不为人所知,与达赖集团中那些老牌“枪手”相比,它是2000年才成立的。此前,类似组织基本上是针对具体事件采取临时行动,而“网络”的出现,使他们看到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平台。

  据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报道,初期,这个“网络”主要是向153个下属会员组织发送侧重媒体效应的公报,尔后转向“主攻北京奥运”。

  今年3月底,奥运火炬开始中国境外传递前夕,这个“网络”破坏活动的“总指挥”、加拿大人弗雷娅·布特在办公室里给“藏独”组织发送指令,具体指导它们干扰火炬接力时的详细事项。她以华盛顿为中心,一方面把分散的“藏独”分子聚拢起来,一方面设计了一套专门吸引某些媒体注意力的行动伎俩。

  另一名加拿大人拉顿德通,2007年4月曾偷偷溜进中国,伙同“藏独”分子在珠峰脚下打出抵制奥运的标语。记者道格·桑德斯在加拿大《环球邮报》的报道中披露,拉顿德通是这个“网络”旗下“自由西藏学生会”的成员,父亲是藏人,与达赖集团高层关系密切。

  最近6个月,“自由西藏学生会”在爱沙尼亚、捷克等地成立了约200个分会。“网络”的伦敦负责人雷诺兹称,他们“已经在开始策划奥运结束后的行动”。

  “这一切都与达赖集团的骨干组织‘藏青会’有关。‘国际支持西藏网络’本身就是‘藏青会’组织成立的。”四川藏学研究所研究员谢刚政告诉《环球》杂志,2001年,达赖集团提出“决战奥运”的口号后,“藏青会”开了一个“十一届全会”,在这次会议上,如何破坏北京奥运成了一个重要议题,“藏青会”的主要头目都参加了讨论。他说,“‘国际支持西藏网络’下设的‘自由西藏学生会’和‘2008自由西藏运动’工作部,都有‘藏青会’的人在里面策划。”

  一个瞄准北京奥运会的阴谋

  拉萨“3·14”事件之前,“藏独”分子破坏北京奥运的举动就已相当明显。达赖集团重要成员噶玛群佩和“藏青会”先后发表声明,说要抓住“奥运会”的“机会”。

  有一种舆论认为,当前的一轮“藏独”活动的起点,应该是一年前的一次会议。俄罗斯政治观察家德米特里·科瑟列夫指出,“大部分内容都是在布鲁塞尔会议上策划的。”

  2007年5月11日至14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达赖集团召开了第五次“支援藏人国际大会”。由时事评论员和学者建立的德国外交政策网站披露,这次会议“国际支持西藏网络”从56个国家拉来了315人。所谓西藏“流亡政府”的“总理”桑东仁波切一直在会议现场。经过数天讨论,会议达成了一份“行动计划”。

  德国外交政策网站提供的《会议战略计划》全文显示,这一计划为今后3年制订的战略目标和行动计划包括七个方面,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北京奥运会”。

  在这个焦点议题上,他们在这个计划中写道:“同意西藏支持组织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些重要的领域。眼前需要注意的一个领域是在涉及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问题上关注西藏的运动。”

  根据“计划”,接下来的15个月,他们的“奥运行动”有四个目标,并统一于“西藏队”这一总概念之下:A.“西藏队”行动包括两个阶段:首先是招募西藏运动员加入,向国际奥委会申请参赛,接下来是邀请名人、现在和过去的运动员、杰出人士和公众参加“西藏队”;B.发起一场“西藏自由火炬接力”,从希腊开始,向全球传递;当官方的奥运火炬抵达目的城市时,着力突出西藏问题;C.以2007年8月4日为“国际行动日”,开始一年的“奥运倒计时”;D.采取一些行动,以奥运和更广泛的西藏问题与公众进行重要接触。

  对此,会议组织者德国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的负责人罗尔夫·贝恩特说,奥运会是公开做宣传的“极好机会”。会后,“国际支持西藏网络”随即成立了一支由境外藏人组成的“西藏队”。当年5月,达赖集团也宣称,将于2008年5月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西藏奥运会”。

  6个月后的2007年11月,“德国联邦议院西藏讨论小组”组织召开了一个关于“西藏和奥运会”的会议。据关于此会的一份报告披露,会议集中讨论了“奥运会是否可以成为影响中国对西藏政策的一个工具”。当时达赖驻欧洲的代表则称:“这是很有可能的。”

  一个恶意营造“街头闹剧”的阴谋

  随后的2008年1月,境外出现了新的“藏独”活动组织。

  1月1日和1月25日,7个“藏独”组织在印度新德里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所谓《“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倡议书》,并在100多个网站上开始传播,通过各种渠道向国内藏区渗透。

  以“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为首的临时筹备小组,负责全面协调及资金筹集。活动分为四个阶段:一是制造舆论、招募人员阶段;二是行动阶段,从3月10日开始,挑起各种事端;三是联动阶段,举行全球性的抗议活动;四是肇事阶段,直接在中国境内尤其是境内藏区以各种手段采取行动。

  2月15日至17日,“藏青会”等组织联合在达兰萨拉举办培训班,对“运动”负责人进行培训。

  2月21日至26日,开始招募人员。

  2月27日,达赖集团“九·十·三运动”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紧急申请了资金,作为“应对危险时期的资金”。

  此外,达赖集团还专门对2月前后偷渡出境的300多名藏人的情况进行了分析研究,为他们冲闯边境关卡或秘密潜入境内做准备。

  3月10日,101名达赖集团的核心成员正式从达兰萨拉出发,发起了所谓“挺进西藏”运动。同一天,一伙“藏独”分子在希腊点燃了火炬……这恰恰成了“3·14”打砸抢烧事件的前奏。

  “实际上他们去年年底就在谋划了。”谢刚政告诉《环球》杂志,这个活动包括几个内容:从3月10日开始所谓“挺进西藏”运动,预计一直走到8月初的奥运开幕前夕;鼓动全球藏人在3月10日请假一天,举行抗议游行,暴力冲击中国驻外使领馆,破坏奥运火炬在境外的传递。

  从这个脉络上来看,布鲁塞尔会议策划的“当官方的奥运火炬抵达目的城市时,着力突出西藏问题”,不仅与“运动”有着紧密的联系,而且成了后者的一项内容。

  “虽然所有的内容都已付诸实施,但是说穿了它就是一场街头闹剧。”谢刚政一针见血地说,“它就是为了吸引世人的视线,恶意制造轰动效应。”

  一切表象迷惑背后的巨大阴谋

  在破坏奥运火炬传递的背后,其实还有着更大的计划。

  4月10日,美国国会研究处发表了该机构亚洲问题专家克里·邓博(邓凯丽)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题为《西藏:问题、前景及美国政策》。报告指出,“运动”提出的“要求”除了一些“藏独”主张外,甚至包括“取消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

  3月18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在一篇题为《敏感时期的敏感事件》的社论中指出,“藏独”分子之所以选择奥运年,就是想借助这个举世瞩目的时机,突出和放大他们的政治企图。

  四川藏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游祥飞认为,“这与80年代以来达赖提出的‘中间道路’有直接的关系。”

  所谓“中间道路”,取表面之义,常被误解为介于中央政府对西藏行使主权与达赖集团谋求“西藏独立”之间。但是在一次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却直接解读了其本意:“我们先求自治,然后把中国人赶走。”

  达赖集团的重要人物嘉乐顿珠对“中间道路”的解释更为具体:“首先在‘中间道路’下实现‘大藏区’自治,再过20年后,在‘大藏区’范围内举行全民公决,决定西藏的前途。第一步先让西藏在‘自治’的名义下半独立;第二步过渡到‘西藏独立’。”

  游祥飞说,达赖集团的所谓“中间道路”打了一个“中间”概念,给人以极大的迷惑性,而其本质就是要实现“藏独”。谢刚政则指出,达赖现在制造轰动效应,引起国际关注甚至国际干涉,是想以此向中央政府施压。而2008年北京奥运,恰恰被达赖集团视为一个谋求“藏独”的时空平台。

  “要认识达赖‘流亡政府’的实质,可以看看它的所谓‘宪法’。”接受《环球》杂志采访时,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洪记指出,从1960年达赖集团颁布的“流亡西藏宪法”到1991年重新炮制的“流亡藏人宪法”,尽管增加了“和平”、“民主”这样的词汇,但其根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谋求在西藏恢复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的政教合一统治。(记者/刘新宇)

  本文来源:《环球》杂志

  转自:腾讯体育

责任编辑:侯哲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