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台 办 职 能 介 绍
·长沙各区县(市)台办情
·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同胞
·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同胞
·台湾香港澳门居民在内地
·权益保障
·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
·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
·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
·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
·关于在内地(大陆)就业
·中国公民出入境证件申请
·因公临时赴台人员备案表
·公职赴台交流审批所需资
·赴 台 人 员 名 单
·赴 台 人 员 名 单
·非公职赴台交流审批所需
·大陆地区人民入出台湾地
·毛泽东是怎么改变印度的
·中共八大:毛泽东如何评
·1976年英国专刊文章
·毛主席评价10大帝王,
·毛泽东如何评点李世民和
·“关键之年”的新作为—
·青年毛泽东受谭嗣同《仁
·看毛主席多厉害:难怪美
 
当前位置>>景点推介
二十八,洗邋遢
2017-01-25 10:12:18    华夏经纬网

  陈 芳

  “二十七,洗疚疾;二十八,洗邋遢。”传统民俗中,农历二十七、二十八是要集中洗澡的,洗去一年的晦气,预示着清清爽爽迎新年。午后,歪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上不断刷屏的小年祝福,感受着“年”的气息扑面而来,突然想起小时候洗年前澡的情形。

  那时候,长沙街上居民家可没有洗漱的专用房间,寒冬腊月,天寒地冻,洗澡就成了一件奢侈的事。平日里胡乱应付着,可年前的洗澡,无论家境如何,都会慎重,图个好兆头。在我记忆中,洗这个澡,可如同年三十般的隆重有味。

  腊月二十八,早早吃过午饭,巷子里的亲朋戚友就吆喝着前往久负盛名的长沙盆堂。长沙盆堂位于育英街(育婴街),民国时期号称长沙洗浴业“南半天”,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仍红极一时。一路欢歌笑语,十余分钟抵达目的地,等着拿号的队伍早已排到了街口。不急也不躁,既来之则安之,每年大抵如此,见怪不怪。于是乎,大人一边排队一边扯谈,孩子们则正好趁着这机会发狠玩游戏,弄脏了衣服、出了汗也不会挨骂,反正要洗澡了,甩开膀子放宽心玩。

  大约一个多小时,顺利拿到号子,便可进入客间候着了。这里其实就是一个等候区,有休息的凳子,有一个个放衣服的柜子。里间的热气不断往外涌,客间也是云雾缭绕,气温陡升,脱掉有些油渍的旧棉衣棉裤,一下身轻如燕,好不快活。捂了许多日子的身体上,散发出一种酸乳的腥甜气味。这会儿,大人们由“站谈会”改成了更为舒适的“座谈会”,更有甚者,有备而来,掏出瓜子花生,优哉游哉地品尝,权当这是茶馆。被水汽一蒸,还没开洗,就已经是红苹果飞上脸了。有人忍不住在大腿上胳膊上来回地搓,时不时捻一些啥瞧瞧,也没人介意,一则模模糊糊看不清;二则,大家彼此彼此,兔子莫笑獐子没尾巴!

  玩累了的小朋友,会坐在大人们旁边问一些感兴趣的话题。我记得当时就问过外婆,为什么这么多人排队洗澡?外婆告诉我,每年小年至除夕晚上,长沙浴室通宵达旦营业,一“位”难求,浴室还借此涨价,但长沙人仍然趋之若鹜,因为解放前,年前是长沙各商家结账催账的时候,长沙的“杨白劳”们常在除夕晚上,整夜躲债于浴室。大年初一一大早,再喜气洋洋,行走于大街小巷,昔日长沙旧俗,新年之时,不能讨债,慢慢就形成习俗了。呵呵,听上去也有一些道理。这样的等候一般又会耗上一个多小时,终于可以开洗啦!

  据说最初长沙盆堂有雅座的白搪瓷盆、客座的大浴池,还有木桶,适应各类人群洗浴。到我小时候,就全改成面对大众消费的淋浴了。进入里间,水雾更重,只是隐隐看见一些白花花的身子在晃动。淋浴头是沿墙四周一溜密密而立,下方是一块两尺见方的正方形板子。洗的时候需要踏在板子上才会出水,人一离开,立马断水。这倒是相当环保的做法,很值得赞一个。关于这个板子,还闹了个笑话。那年,广西来的小姨和我们一同去洗澡。在我们洗得欢天喜地的时候,她在那儿大呼小叫:“我的水管坏了,不出水!”旁边的枝兰姨豪气地说:“到我这来,我的水大!”可奇了怪了,小姨一站龙头下,又不出水啦!枝兰姨重新站回,水立马唱着欢歌奔流而下。气得小姨杏眼圆瞪直跺脚:“这不是欺负我外地人吗?”这样反复折腾了几次,我们终于弄清个中原因,原来是小姨生得过于小巧玲珑,没有达到出水的吨位,只能干着急。因为节省钱,当时孩子洗澡都是和大人共一个淋浴头的,之前没去琢磨这问题。枝兰姨顾不上是在浴室,哈哈滚滚而出:“我们胖子原来也有优势哦!”

  一年难得这样一次彻头彻脑的清洗,况且外面北风呼呼,绝对没有里面来得舒服,不洗上个把小时是不肯罢休的。花费四个小时,终于一个一个洗了出来,好像剥了一层皮,轻了许多。经过热汽蒸泡、用力揉搓和清水冲洗,像小龙虾一般全身发红。而我们的喉咙,也都因为尖叫和嬉笑,变得嘶哑了。洗净的我们神清气爽,走在回家的路上,格外的神气。

  后来,有了一种透明塑料罩子,可以罩在澡盆上保暖,就不用去排漫长的队了。再后来,住宿舍楼,家家户户有了浴室,安了浴霸,冬天也能天天尽情洗了。再再后来,长沙城有了各色中高档的洗浴中心,集休闲娱乐、餐饮洗浴于一体,那档次,与当年的盆堂不可同日而语。但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依旧是小时候在长沙盆堂排队洗澡的过往。

转载:长沙晚报 橘洲湖湘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