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台 办 职 能 介 绍
·长沙各区县(市)台办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港澳
·港澳台居民居住证如何申
·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同胞
·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同胞
·台湾香港澳门居民在内地
·权益保障
·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
·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
·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
·中国公民出入境证件申请
·因公临时赴台人员备案表
·公职赴台交流审批所需资
·赴 台 人 员 名 单
·赴 台 人 员 名 单
·非公职赴台交流审批所需
·大陆地区人民入出台湾地
·绝对忠诚
·开明校长孔昭绶与青年毛
·毛泽东与“第一军规”
·左宗棠:晚年挺身收复新
·曾国藩与经世致用
·孟云飞:毛泽东书法管窥
·听湖南抗战故事,寻抗战
·九霄杨柳春常在——李淑
 
当前位置>>历史
道门口建有 曾国藩公馆?
2016-07-11 09:14:44    华夏经纬网
    黄兴路不但是湖南省会最繁华的商业中轴,也是历史人文荟萃之地,如果要细说黄兴路的历史掌故古今传奇,七天七夜说不完。不过,历史可细说,却不要戏说。比如,近些年来,不断有文史专家述说道门口曾有曾国藩公馆

  晚清《点石斋画报》上的曾袭侯曾纪泽,常有后人误把曾纪泽的事情附会到其父曾国藩身上。

  文/任大猛

  聂云台著《保富法》称,曾国藩在长沙“未造一屋”

  长沙地铁1号线黄兴广场南出口,就是昔日黄兴南路旁的道门口。近年来,不断有文史专家撰文称,道门口曾建有曾国藩公馆,甚至有人呼吁文物部门要在道门口树立曾国藩公馆旧址文化标识牌。

  不过,稍了解曾国藩历史的长沙人,或会对此大惑不解:曾国藩何时在长沙建有公馆,为何在很久以前,从未听人说起此事?

  众所周知的是,晚清名臣曾国藩善于教子,与他的事功同样有名,一直以来曾国藩因未在湖南省城长沙购建公馆而成为人们口口相传的美谈。至少,小时候,舅爷爷和父亲就反复谈起曾国藩在长沙未建公馆之事,耳朵几乎都要起茧子了。

  但,近年来金豫北等编著的《长沙地名古迹揽胜》,王逸明、李璞编著的《叶德辉年谱》等书却偏偏说:曾国藩在长沙道门口洪家井建有公馆,名为存养书屋。有人甚至说得绘声绘色,说是曾国藩在长沙办团练时,在长沙坡子街旁筑有曾公馆。咦,这口气是不是在说历史演义?

  随意翻阅旧时报纸,1985年《长沙晚报》“长沙话旧”栏目,老一辈文史专家刘世善曾直接以“曾国藩在长沙无公馆”为题撰文。当然刘世善和现今文史专家都不可能认识曾国藩。

  晚清民国时期的衡阳人聂其杰(字云台)还是可能见过曾国藩,并了解曾国藩家内情的。因为聂云台先生的母亲“崇德老人”曾纪芬,就是曾国藩的女儿,也就是说,聂云台是曾国藩的外孙。

  聂云台写有一本在民国时期广为流行的书《保富法》,在这本小册子中,聂云台谈到:“我家与中兴各大世家,或湘或淮,多数为通家瓜葛……当时不肯发财,不为子孙积钱的几家,子孙却多优秀。最显明的系曾文正公(即曾国藩),位最高,权最重,在位二十年,死时只有银二万两。除乡间老屋外,省中未造一第宅,未买田一亩。手创两淮盐票,定价极廉,利息甚厚(票价二百两,后来售至二万两,每年利息三四千两。当时家有盐票一纸,即称富家),公特谕曾氏一家,不准承领;公逝世多年,后人无一盐票……此事当时家母(指曾纪芬)闻知甚详……”

  曾国藩到底在长沙有没有公馆?作为曾国藩女儿的曾纪芬似无必要对儿子聂云台撒谎吧?

  曾国藩公馆之说,来自日本游学长沙的宇野哲人

  持“曾国藩在长沙有公馆”之说者,均来自同一孤例,即日本学者宇野哲人《中国文明记》的记载。

  日本学者宇野哲人说,他在1909年10月31日来到长沙。宇野哲人“由小华兄之陪,往洪家井存养书屋拜访叶德辉氏。书屋是曾国藩旧居,厅堂上悬‘勋高柱石’等匾额。今主人(指叶德辉)是进士出身,仕为吏部主事等,后退而在野,博览多识,最爱古书,所藏满堂。爱客,毫无城府……”

  宇野哲人来长沙,距曾国藩去世仅隔37年。其所著《中国文明记》于2008年由中华书局在国内出版发行后,一些人读到这则史料,如获至宝,至少便以此认为曾国藩在长沙筑有曾公馆,甚至有人竟然推断出坡子街旁这幢房子是曾国藩早年在长沙办团练时置办的。

  曾国藩之子曾纪泽曾为长沙没个落脚点苦恼过

  不过,研究曾国藩儿子曾纪泽的专家,大量阅读过曾纪泽的日记、书信等材料后,得出的结论却是:曾纪泽在近40岁前,一直为在长沙没有一个落脚点苦恼。潘德利、王宇所撰《曾纪泽年谱》就称,在晚清光绪二年(1876年),曾国藩的二儿子、时年38岁的曾纪泽认为:自己和家人每次外出或去京都,都必须经过长沙,回来时且要在长沙停留,才能前往老家,在长沙没有一处房子,极不方便。于是曾纪泽在此时便决定在长沙看屋,最后决定买下黄泥塅的一处房屋。黄泥塅就是今天蔡锷中路旁的黄泥街,不过曾纪泽的这处房子,因曾纪芬的婆母张太夫人扶柩回长沙定居,自己没有居住,张太夫人租下了曾纪泽在长沙黄泥塅的这处房子,一年后,以原价从曾纪泽手上购得该处房屋。

  由此来看,曾国藩并没有给儿子曾纪泽留下可以在湖南省城长沙暂时落脚的房子。

  曾国藩曾孙女曾宝荪晚年回忆住过道门口洪家井 

  曾宝荪是曾国藩的曾孙女,长沙艺芳女校创始人,晚年写有回忆录,1986年《曾宝荪回忆录》经出版家钟叔河先生之手作为“凤凰丛书”的一种在岳麓书社出版发行。

  曾宝荪的祖父曾纪鸿是曾国藩的三儿子(曾国藩长子曾纪第早殇)、曾纪泽的弟弟。曾纪鸿于光绪七年抑郁病逝于北京,年方33岁。曾纪鸿夫人郭太夫人扶柩回湖南安葬其夫。

  曾宝荪称,“从此以后(祖母郭太夫人)便一心茹孽教子。有时住在湘乡老家,有时住在长沙洪家井惠敏公所置之宅”。

  曾宝荪所称的“惠敏公”是谁?原来就是她的伯祖父曾纪泽,即曾国藩的二儿子。

  曾纪泽为今人留有日记及大量书信等,如果细细搜寻,或许能找出他在今黄兴南路旁购下道门口洪家井这处房屋的具体线索。

  晚清时期,曾纪泽继承父亲曾国藩封号,但父亲并未为他在长沙,尤其在繁华的市中心留下房子,曾纪泽想要房子,那就得自己动手去买。

  这样的故事同样可以成为黄兴路旁的佳话。曾国藩教子书至今依然风行,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