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风采太原

 


太原方言语音的特点

2006-12-27 14:53:45
华夏经纬网

声母的特点

太原方言声母的主要特点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古精组知庄章组今声母的读音

在太原方言里,古精组知庄章组今声母的读音有以下两种类型:

1.不分。古精组字今洪音声母,与知章组今声母音相同,即不分[ts]与[t(下面简称tst),如资=知,此=齿,寺=事。属于这一类的包括城区、南北郊区、清徐、古交、阳曲。

2.三分。具体分法是:

精组字读ts,知庄章组字今读tstpfts组、t组、pf组的分法是:今读开口呼的知组二等读ts组,三等读t组;庄组都读ts组;章组止摄开口读ts组,蟹山等摄开口读t组;知组合口读pf。如增=争[ts]≠蒸徵[t]≠忠[pf];字=支=站=债[ts]≠制[t]。属于这一类的只有娄烦。

古精组与见晓组字今细音前的读音

太原方言里,古精组与见晓组字今细音(有的点包括部分洪音)前的读音无区别,即不分尖团。如精=经,秋=丘,修=休,全=权,宣=轩。

古微母日母疑母影母今北京读零声母开口呼、合口呼字声母的读法

古疑母影母日母今北京读零声母开口呼、合口呼字,在太原方言里今声母的读法分述如下:

1.古疑母影母今北京读零声母开口呼字(如:饿、艾、熬、藕、岸、爱、袄、欧、安、恩等),今声母读。

2.古日母今北京读零声母开口呼字(如:儿、尔、二、贰、而、耳、饵等),今声母也读零声母。

3.古疑母影母微母今北京读零声母合口呼字(如:午、蛙、武、袜等)声母的读法,有以下两种类型。

①也读零声母。属于这种类型的为古交市。

②读v声母。除古交市外其他地区均属于这种类型。

古日母非止摄开口字今声母读音

在太原方言里,古日母非止摄开口字(如:日、软、人、若)今声母读音,从音类上看,可分为两类型:

1.今声母读音相同,都读z。属于这一类的包括城区、南北郊区、清徐、阳曲。

2.古开口字与合口字今声母读音不同,“日、人”读,“软、若”读v。属于这一类的为娄烦。

古非敷奉母和晓匣母洪音字今声的读音

太原所属古交的方言里,古非敷奉母和晓匣母今读洪音字,声母都读x(韵母为合口呼)。如夫=呼,妃=灰,饭=患,冯=红。没有f声母。

古并定从澄群诸母字今声母读音

古并定从澄群诸母即声母读全浊塞音、塞擦音的字,如:盘、田、钱、肠、穷、杜、步、独等,今太原方言的读音大致可分为两个类型:

1.依声调的平仄分化为送气清音和不送气清音:平声送气,仄声不送气(与北京话相同)。属于这种类型的包括城区、南北郊区、娄烦、阳曲。

2.有文白异读,文读音与第一种类型一样,也依声调的平仄分化为送气清音和不送气清音:平声送气,仄声不送气。但白读,不管声调平仄都读不送气音。属于这种类型的包括清徐、古交。

 

韵母的特点

太原方言韵母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古果摄开合口一等字今韵母的分合

太原方言里,古果摄开口一等字与合口一等字,如:多、河、破、朵、锅等,今韵母的读音为:

主要元音或主要元音、韵尾相同,开口一等今读开口呼,合口一等除帮组外今读合口呼。如:多=河≠锅。合口一等帮组字今读开口呼。

古遇摄合一等泥组字今韵母的读音

在太原方言里,古遇摄合口一等泥组字(如:奴、努、怒、炉、鲁、路等)今韵母读音都读开口呼韵母,如:奴=炉[-u]。

古止摄开口三等来、日母字与遇摄合口三等来母、见系字今韵母读音

太原方言里,大多数点古止报开口三等来母字(如:梨、离、篱等),今韵母读齐齿呼[i];日母字(如:儿、而、耳、二等),今韵母读开口呼[r];遇摄合口三等来母、见系字(如:驴、鱼、居、渠等),今韵母读撮口呼[y]。只有娄烦读音比较特殊,古止摄开口三等来母字今韵每读齐齿呼[i]或开口乎[ei],日母字今韵母读[l]或[r];古遇摄合口三等来母字今韵母读合口呼[u]或[uei],见系字今韵母读撮口呼[y]。如:梨≠儿≠驴≠鱼。

古流摄开口一等厚韵明母、三等尤韵明母字,与遇摄合口一等精组、三等庄组字今韵母读音

太原方言里,古流摄开口一等厚韵明母、三等尤韵明母字(如:母、亩、牡,谋、矛等),与遇摄合口一等精组、三等庄组字(如:粗、租、初、锄等),今韵母读音有以下两种类型:

1.都读合口呼韵母[u],如:母=谋=粗=初。属于这种类型包括城区、南北郊区、清徐、娄烦、阳曲。

2.古流摄开口一等厚韵明母、三等尤韵明母字,与遇摄合口三等庄组字今韵母相同,都读合口呼[u];遇摄合口一等精组字今韵母读开口呼[ou][u][],与流摄开口一等端系见系、三等知系字今韵母相同,如:母=谋=初≠(粗=抽)。属于这种类型的为古交。

古咸、山两摄一二等舒声字今韵母的分合

太原方言里,古咸山两摄一二等舒声字(如:庵、衫、安、产、搬、班等)今韵母大部分点相同,但古交的部分字今韵母或韵母的主要元音不同:

咸山两摄开口一、二等部分舒声字,山摄开口一、二等部分舒声字今韵母或韵母的主要元音分别不同。如:庵≠衫,安≠产;搬≠班,官≠关。

古咸山摄与宕摄舒声字今韵母的分合

太原方言里,古咸山摄与宕摄舒声字(如:碱、班、关、园、烫、羊、光等)今韵母大部分点不同,但古交读音合流,如:班=帮,关=光。

古深臻曾梗通5摄舒声字今韵母的分合

太原方言里,古深臻曾梗通5摄舒声字今韵母合流,如:根=庚,心=新=星;魂=红;群=穷。

合流后的韵母,带后鼻音尾。

古宕摄舒声字,与果假两摄字、臻曾梗江通等摄舒声字今韵母的分合

太原方言里,清徐、娄烦两地宕摄舒声字与梗摄开口二等、假摄开合口二等字,今韵母相同,如:党=打,乡=虾,光=瓜。

古曾梗两摄舒声字今白读音韵母的分合

太原方言里,有少点古曾梗摄舒声字(如:蒸,正~月、冷、赢、蝇、听、兄等),今韵母有文白两读。白读音的分合情况比较复杂,有以下3种类型:

1.曾梗两摄开口二三等舒声字今白读音韵母,与止摄开三等字(如:知、蜘、池、智等)今韵母相同。如:蒸()=正(~月)()=知。属于这种类型的有清徐、古交。

2.曾梗两摄开口三四等舒声字(曾摄无四等)今白读音韵母,与蟹摄开口三四等、止摄开口字(如:敝、米、洗、缢、皮、奇、饥、移等),今韵母读音相同,如:蝇()=赢()=缢=移。属于这种类型的有清徐、古交。

3.梗摄合口三等个别舒声字今白读音韵母,与遇摄合口三等字(如:须、徐、居、去等),今韵母相同,如:兄()=须。属于这种类型的有城区、南北郊区、清徐、古交、娄烦。

 

声调的特点

太原方言在声调上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有入声,且入声分阴阳

太原全境均有入声,从调类上看,古入声依声母清浊今分阴入、阳入两类。即:古入声清声母字今读阴入;古入声全浊声母字今读阳入,古入声次浊声母字今读阴入。

从现状和发展趋势上看,太原方言的入声有以下几个特点:

1.入声的调类有进一步合并的趋势。入声分阴、阳的点,存在着向一个入声转化的趋势,表现最明显的是太原城区方言。太原老派(年龄在70岁以上)入声还是分阴、阳的,60岁左右的人就分得不那么清楚了,许多入声字的读音出现了任意性;50岁以下的新派,阳入都读成了阴入,只有一部分字在连读变调中还可勉强分出来。

2.入声的调值多和舒声某调接近。阴入的调值接近平声(或阴平、阳平),阳入的调值接近上声。

3.入声韵母系统逐步趋向简化。古入声韵尾-p-t-k合并为喉塞尾[-]。喉塞尾[-]比较明显,也比较稳定。

4.存在着古入声今“舒化”和古舒声今“促化”两种相互矛盾的现象。太原方言里入声字系统总的来说是比较完整、比较稳定的,古入声字今基本上读入声。但局部地区也存在少数古入声今读舒声或入、舒两读的情况。

在部分古入声字“舒化”的同时,程度不同地存在古舒声字“促化”的现象。这种“促化”现象是一种不完全“促化”,嫉有舒、入两读。这种情况比较普遍,字数也较多。又可分为4种情况。

①与构词有关,与某些词素结合仍读舒声,与另一些词素结合则“促化”读入声。②与词义有关。

③与词性有关。

④与语法功能有关。

部分地区平声不分阴阳、去声分阴阳

太原方言平声不分阴阳,但清徐、娄烦两地,可以通过“区别式”把阴平、阳平区分开来。

阴入与平声组合,前字变调的,后字是阴平,不变调的,后字是阳平。

部分地区阴平与上声合流

阳曲方言,古平声清声母字和古上声清声母、次浊声母字今单字调相同,从而出现阴平和上声单字调合流的现象。合流后统称为“阴平上”。但在连读中的变调行为却不完全相同。因此,可以通过“区别式”把它们区别开来。

阴平上与非上声字组合时,不变调的是阴平,变调的是上声。(太原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