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各地 -> 热点聚焦

揭开湖南双峰"假证之乡"惊人黑幕

06/22/2004/10:19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6月22日讯:据中新网消息,这几年走在不少城市的大街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制贩假证件的小广告,制假者的传呼机和手机号码不断地出现在公交站牌、电话亭、公厕墙壁上……

  为了拉来更多的生意,他们还经常通过手机短信拓展客源,有时我们甚至还会亲眼见到这些散发小广告的人,他们站在路边,一有行人经过,就探头问:做证件吗?教育部一位官员曾作过估计,全国人口普查时发现填写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人数比国家实际培养的人数多出50万至60万人,这意味着全国有50万至60万人持有假文凭。

  而假文凭还只是假证件的一个种类。到底有多少人买过假证件?又有多少人正在以制贩假证为生?这个数字也许很难统计。

  “制贩假证”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媒体曝光过、执法部门打击过、社会舆论谴责过……那么这些造假者都来自什么地方?他们的组织到底有多么严密?这个问题我们可能很少探询过。中央台《新闻纵横》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推出系列报道:《探访“假证之乡”》。

  第一篇:假证,假证,你来自何方?

  日前,记者从各地发来的报道让我们捕捉到一些信息。

  青岛——今年2月21号,自称“东南亚最大的办证公司”头目朱某等8名犯罪嫌疑人,被青岛市四方公安分局刑事拘留。青岛四方公安分局办案干警:“湖南双峰是个假证之乡,和以前我们破获的同类案件一样,这个团伙绝大多数也是湖南双峰县人,唯一一个外来的女孩,也是这个团伙中一个双峰人的女朋友。”

  据警方介绍,这个假证团伙几乎全部都是湖南双峰人,其内部组织之严密、分工之明确、规模之庞大,均为山东省近年来破获的同类案件之首。

  根据缴获的该团伙记账登记表显示,自2003年来青岛以来,该团伙已制作各种假证制成品、半成品10000余份,各类图章1000余枚,其中包括全国范围内的各大中专院校图章及校长人名章200余枚。

  乌鲁木齐——近一段时期以来,在乌鲁木齐市各主要街区、住宅小区及公共娱乐场所肆意涂写、刻画、张贴明目张胆的造假、办证广告的现象十分严重,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日益成为突出的社会问题。对此,乌鲁木齐行政执法局展开了专项治理行动。

  据乌鲁木齐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介绍,在查处过程中发现有90%的案件的当事人都是来自湖南娄底双峰县。通过全国考察的情况,和乌鲁木齐情况基本一致。他们以办假证为营生的主要手段。

  据介绍,这些涉嫌制贩假证的人员大多操湖南口音,乡音很重,这给处理案件带来难度。乌鲁木齐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说:“抓回来的人不说一句话,要说就是用湖南当地的口语给我们交流,使我们无法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些制贩假证人员人往往身揣巨款,不少人被抓时身上的现金就超过10000元。

  哈尔滨——现在是一些用人单位开始聘用人才的时候,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假证贩子也因此而活跃起来。日前,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四大队经过一系列侦察了解,成功破获了一起来自湖南双峰的“家族制假案”。

  据哈尔滨公安局刑侦支队四大队干警介绍,这些人都来自湖南省双峰县永丰镇。据掌握,他们在全国各地还是流窜的,但主要落脚点在哈尔滨。这帮人作案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随时入帐,随时转回老家。

  近日,哈尔滨市香坊区一制假证窝点也被该区行政执法局成功端掉,现场收缴假证1万余本,印章近千枚,电脑、扫描仪、打印机等制假工具一套,湖南双峰籍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擒获。

  深圳——作为一个新兴城市,广东深圳外来人口非常多,每天都有人急于在这个城市找到工作。很多制贩假证件的人也盯上了这个市场,他们迎合人们急于找到工作的心理,每天都有人在华强北路等流动人口较多的地区散发制证的小名片。虽然当地警方多次打击查处,但也屡禁不止。深圳警方:“许多假证贩子我们都熟了,不少人我们查处过,可放了之后他们又重操旧业。他们大多来自湖南双峰县,彼此之间不是亲戚就是同学、朋友、老乡,内部分工明确,越到上面组织结构越严密,常常是单线联系,捣毁大的团伙很不容易。”

  石家庄——最近,记者在石家庄市自强路、师范街、中山路等几十条路段的街头巷尾发现,虽然经过数次打击,五花八门的“办证”广告在广告牌上、电线杆上、墙壁上、路面上依然随处可见。从内容上看,从各种公章到各类学历证书、身份证、结婚证、离婚证、驾驶证、军官证等等,无所不有。记者注意到,几乎所有的假证广告,都是在一次次被油漆覆盖后又重新喷涂上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有的假证广告竟然贴到了石家庄市公安局门口的交警标示牌上。

  石家庄市治安大队大队长牛利平说:他们大部分都来自湖南双峰,一般都是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这样出来的。“湖南双峰是个假证之乡。”“90%的案件的当事人都是来自湖南娄底双峰县的。”

  “湖南双峰”,随着一个个制贩假证团伙浮出水面,从东到西,从南到北,这个名字如此频繁地出现在我们眼前。

  在著名的搜索引擎“Google”网里,我们输入关键词“双峰、假证”,竟有1800多项条目与此相关。其中大多数新闻是告诉我们,在哪里哪里,又有湖南双峰籍的制贩假证人员落网。

  为什么假证与湖南双峰如此紧密相连?为什么各地破获的制贩假证团伙的来源都几乎无一例外地指向湖南双峰?

  双峰县地处湖南省中部,总面积1715平方公里,现有人口90万。它是湖湘文化的发祥和中心地带,也是中国近代最有影响、最有争议的人物曾国藩的故乡。双峰人历来崇尚耕读,勤奋好学,学书习画,蔚然成风。这样一个文化底蕴丰厚、历来重视教育的文化、教育之乡难道真是“假证之乡”?

  调查从走马镇开始

  湖南省双峰县共有16个乡镇,调查从哪里开始?来自各地警方的消息说,在双峰县若干个乡镇中,以走马街镇从事制贩假证件的人员最多,而且出现时间比较早的地方。在青岛,一位刚被抓获的制贩假证犯罪嫌疑人也证实了这一点。

  走在走马街小镇的街头,午后的阳光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但小镇的空气中却弥漫着燥热和不安。街道上,去县城的公共汽车卖力地播放着流行歌曲,提醒着这里是个不愿被时尚遗忘的地方。不时几个年轻人骑着摩托车飞也似地从街道上冲过,摩托车“嘟嘟”的声音既加重了小镇的燥热感,又反过来映衬着小镇的宁静。

  小镇很小,从镇东边的农业银行营业所到镇西边的邮政储蓄所,不过五百米长,而这就是整个镇上最热闹的地方。街边的商铺懒洋洋地开着门,一些妇女和老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一边打着当地的一种纸牌,一边聊着天。记者试图在小镇上找寻和制贩假证有关的迹象,但是没有看到承办假证的小广告,也没有发现制作假证的半成品销售,小心翼翼地和镇上的居民聊到有关办假证的事,换来的也是更加警觉、警惕的目光。

  记 者:大妈,这是您家?

  当地大妈:对!

  记 者:那是?

  当地大妈:儿子和媳妇。

  记 者:他们没有出去打工?

  当地大妈:没有

  记 者:这个地方出去的打工的人多不多?

  当地大妈:有。

  记 者:做什么?

  当地大妈:不知道!

  说话间,旁边的店铺里走过来一个年轻人,警觉地询问记者和店铺里老人的关系。

  年轻人:来这里干什么?

  记 者:来这里玩一玩,转一转。

  经过几个小时的暗访调查,我们在走马街上并没有发现和制贩假证有明显关联的某些线索。看上去这是个十分平静的小镇,和许多地方一样,年轻人都出外打工,镇上留下的大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但是当我们问到年轻人都出外打什么工的时候,小镇上每个人眼中透出的明显的戒备和警觉,又似乎在提醒我们,小镇平静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难以明说的隐情?

  尽管此前大量采访都将绝大多数制贩假证人员的来历指向湖南双峰,但是在双峰县走马街镇以及周边的几个乡镇、村组,我们都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一点。这里出外打工的人的确很多,但问到他们所从事的职业,人们大多只是说出外打工,没人说是制作假证,更多的人是用“不知道”搪塞了记者的提问。

  是外界的传说有误,还是制证在这里真的没那么普遍?还是记者的外地口音让人们自然地心生戒备?

  知情人出现:双峰制贩假证者足迹已遍布除西藏外的各个大中城市

  就在调查快要持续不下去时,记者终于找到了一位当地知情人孙某(化名)。

  孙某说,这里的人警惕性比较高的,他们不会讲的,大家都晓得办证是违法的事情,抓了在里面坐牢的好多,他当然不会讲了。你想那些老大娘他们直观的想法肯定就是:哎哟,这个讲不得!这是犯法的事情,肯定不会讲了!

  孙某说,其实镇里哪些人赚了钱,哪些人出了事都是清清楚楚的。我认识好多人,都是做这个事情的,我当然知道了!我土生土长这个走马街镇,我一直目睹走马街镇做假证的发展、壮大,我清清楚楚。一传十、十传百,然后都出去了嘛,就成了“假证之乡”。走马街已经形成了那个气候,它是做的人比较多了,制作经验已经自成体系了,成产业,成名牌了!

  知情人告诉告诉记者,出外制贩假证,已成为不少双峰人心目中最现实的致富捷径;而整村整村的年轻人出外做假证,在双峰也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他们已在全国各大城市建立起了产、供、销一条龙的制证体系,包括半成品批发、制证、发货、揽活在内的所有工序都可在外地完成,所以,在双峰境内我们很难看到任何有关的迹象。

  知情人告诉告诉记者,内地现在除了西藏,双峰制贩假证者的足迹已遍布各个大中城市,在每个城市黑暗的角落,来自双峰的庞大的制假证队伍组成各种或分散或紧密的集团,像暗瘤一样守着各自的地盘。(记者杨博、郭静)

 

" >发表感言
【 相关报道 】
·湖南试行法院院长引咎辞职受关注
·湖南无照店主"暴力抗法"事件始末
·湖南嘉禾拆迁调查:拆迁株连九族?
·"湖南第一村"四亿元村企破产之谜
·"严禁猥亵女生"豆腐渣禁令何时休
·洞庭"瘟神":来自血吸虫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