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印象广东 > 杰出人物
 
澎湃
2010-01-18 12:21:01    华夏经纬网
 

广东夸农王

    有奇男儿,起自海丰;农运伟业,开拓首功。毁家救千家,舍身为万众。昔日彭公子,粗衫褴褛容。曾做歌谣教人诵,俚语村言唤民心。当年音与貌,如在话语中:

    是你不知想!不是命不好!农夫呀!醒来!农夫呀!勿戆!

    地是天作!天还天公!你无分,我无分。

    有来耕,有来食!无来耕,就请歇!

    在党的早期农民运动史上,彭湃与称为“湖南农王”的毛泽东齐名,是著名的“广东农王”。彭湃本人出身大地主家庭,他却走出家庭寻找救民的革命真理,以此发动农民创建海陆丰根据地,直至英勇牺牲。其壮丽的一生,在近代革命史册上写下独特的篇章。

  生平

    出身于大地主家庭,留学日本时接受社会主义,回国后先任教育局长,接着在中国首开农民运动的先河

    彭湃在海陆丰建立了中国最早的苏维埃政权,战斗中他们夫妇带头冲锋,妻子中弹牺牲

    彭湃于1896年出生于广东海丰县有名的大地主家庭,自述其家况是:“被统辖的农民男女老幼不下千五百人。我的家庭男女老幼不上三十口,平均一人就有五十个农民做奴隶。”他在家乡读了小学,又到海丰县城和广州上中学,后赴日本就读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在那里,他读到河上肇翻译的马列著作,受到启发,曾拜访这位日本的社会主义思想启蒙者当面求教。因他积极组织爱国学生活动,受警视厅监视并一度被捕。1921年,彭湃回国后即在广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又回县被任命为教育局长。他上任就组织县城学生高举写有“赤化”的红旗,举行五一劳动节游行。海丰的官绅大感惊骇,县政府马上罢了他的职。彭湃不在乎丢官,难过的是贫苦农民并无反应,认为是“洋学生”赶热闹。此后,彭湃下乡,于1923年初在海丰组织起中国革命史上第一个县总农会,并担任会长。同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还担任了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农民部长,被公认为“广东农王”。

    1925年,彭湃首次发动海陆丰农民起义,反抗军阀陈炯明,在当地建立起农民自卫军。1927年春,他到武汉参加中共“五大”,当选中央委员。后随南昌起义军南下广东,于10月间领导海陆丰农民配合起义军发动起义,占领了海丰、陆丰两县城,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开辟了地跨两县的革命根据地。不过,在“红色恐怖”的口号下,海陆丰的肃反政策有过火之处,面对强敌围攻又采取硬打硬拼,加上背靠大海没有回旋余地,根据地于1928年春基本失陷。在艰苦的斗争中,彭湃总是身先士卒,打仗时带头冲锋,他的爱人许玉庆也丢下吃奶的孩子跟着冲杀,并在战斗中牺牲。当时在那里的徐向前元帅曾回忆彭湃说:“他个头不高,身着普通农民的衣服,脚穿草鞋,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和群众谈心、交朋友……饭碗上沾着鸡屎,他毫不在乎,端起碗就吃。这一点确是难能可贵的,我很佩服他。彭湃也有弱点,主观、急躁,有时‘左’一些。这同革命初期经验不足有很大关系。”

    19285月,在海陆丰根据地危急之际,党中央将彭湃调到上海,中共“六大”上缺席选举他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任农委书记。翌年8月,因叛徒告密被捕,六天后即被杀害于龙华。

    背景

    彭湃背叛家庭为农民利益奋斗,并非出于“菩萨心肠”,而是接受世界上先进革命理论的结果

    二十年代在海陆丰乃至整个广东,“彭菩萨”这一贫苦农民的称呼如雷贯耳。其实,彭湃能与地主家庭决裂而自觉投身革命,是社会环境和新思想结合的产物。他的家乡海丰县,是近代广东社会矛盾尖锐之地。这里是军阀陈炯明的老家,因其任用私人,使海陆丰“县长多如狗,司令满街走”。官绅横行不法,鱼肉百姓。自小生活在这里的彭湃,目睹了巨大的两极分化,带着对社会的不满和困惑,到东洋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当时,日本在参加一次大战后正值傲气冲天,一些街头车夫、中小学生都嘲骂中国人“支那马鹿”(发音为“西那叭嘎”),使彭湃受到极大刺激。他组织中国留学生抗议日本侵华,曾被“刑事”即便衣警察逮捕。因憎恶日本人的偏狭的爱国主义,他一度研读《圣经》,希望以基督教的博爱精神解决社会阶级矛盾。后来,他从河上肇等日本的社会主义者那里了解到马列主义,才找到了解决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的钥匙。他认定,只有进行民族和民主这两重革命,才能解放中国的社会,而中国革命最雄厚的力量又在于占人口最大多数的农民。

    中共最早的发起人中,相当一部分是与彭湃同时留学日本的青年,不过多数人回国后都在知识界和工人中活动。彭湃最可贵之处,在于他是农民运动的先行者。最早在海陆丰升起的红旗虽然没能飘扬多久,却从此开辟了中国革命以农村为基地走向胜利的道路。

    故事

    彭湃到乡下宣传革命,先穿洋服,农民以为来收租讨账;后着粗衣,又被认为发疯,吓得农民四下逃避。直到分了田地,才赢得农民的拥护

    1921年,彭湃被罢免教育局长后,便到乡下去向农民宣传革命。开始,他穿着一身讲究的衣服,乡下人以为他来收租讨账,见了后急忙鞠躬哈腰,诺诺连声而退。随后,他换上农家粗布衣服,戴着斗笠,赤着脚板。没想到出门后人们反而吓得四下逃避,还纷纷说:“彭家四少爷发疯了!”当地豪绅也纷纷登门“探病”,并叹息说:“彭家老四是读过大书,喝过洋水的富家子弟,放着官不做,整日里去与满脚牛屎泥巴的田仔称兄道弟,竟弄成这般模样!”

    虽然屡遭挫折,彭湃还坚持去接近农民,用通俗的语言来讲地主剥削的不合理。据他记载,开始一天能有四五个人与他谈话,以后发展到每天几十人上百人。当时家里人惊呼,真是“祖上无德”,养出这样的“逆子”!据彭湃自述:“除了三兄五弟不加可否外,其余男女老幼都是恨我入骨,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杀我而甘心。”为怕老四“败家”,家中兄弟分产自立,彭湃就此把自己分得的田契亲自送给佃户。佃户不敢要,彭湃就把他们召到自己家门口,将田契全部当众烧毁,并宣布:“日后自耕自食,不必再交租谷。”

    这一中国封建土地制度实行以来未闻之奇事,迅速传遍海陆丰。日后,彭湃走到哪里,都有大批农民众星捧月般地簇拥过来。在农会成立大会上,彭湃有意问:“农友们!天下怎么才会太平呢?”台下众口一词地大呼:“我们的彭湃当皇帝,天下就太平了!”面对旧式农民这种期盼救世主的自然心态,彭湃用生动的语言向他们灌输新思想,解释说:“彭湃不能当皇帝,天下从此不能有皇帝,我们农友真正当家做主,天下才能太平!”

    彭湃能对社会起到巨大作用,正在于他不是搞施舍的“菩萨”,也不想当“玉皇”,而做了“大闹天宫”的主使。虽然他为发动群众给农民实利,但最终目标还是让农民自己去争取本身利益和解放。革命的共产党人与社会慈善家的区别,恰恰就在于此。

    彭湃被捕后,连遭毒刑,几次昏厥。临刑前砸翻“送终餐”

    周恩来流着泪起草告人民书,下令“红队”出击,严惩出卖烈士的叛徒

    1929年8月24,彭湃同杨殷等五同志在上海新阐路军委秘密机关开会时,突然被闯进来的警特逮捕。告密者是曾在海陆丰作战又借故逃离的原红四师的团长白鑫,这个黄埔生因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加之贪图富贵,担任中共中央军委秘书后就向过去的校长蒋介石写密信,报告了军委碰头开会的时间地点。正巧,周恩来当天因事未到,才免于被捕。

    彭湃被押入上海市公安局后,大义凛然地对审问者厉声说:“似你们这班******党,我们在海陆丰不知杀了多少,你现在不必再问,将我枪毙好了!”周恩来当时决定出动特科全部会打枪的人,在敌人押送彭湃的途中截车,可惜负责运枪的人用车将手枪送到时,枪上的润滑油没有擦去,大家用煤油将其洗净后,再装扮成拍摄电影外景的队伍前往预定地点,却已经错过了时间。彭湃因连遭毒刑,腿部骨折,几次昏厥,醒来仍坚贞不屈。

    1929年8月30,蒋介石亲自下令,在龙华警备司令部内枪杀彭湃和其他三人。临刑前,彭湃砸翻了狱警端来的“送终餐”。

    得知彭湃、杨殷等同志牺牲,周恩来流着泪水起草了告人民书,并提出“一定要把叛徒白鑫干掉!”同年11月,专杀叛徒的“红队”在霞飞路击毙了白鑫和保护他的特务。法医检查尸体时,发现白鑫脑后所中来自不同方向的三枪竟是从一个弹孔中打进!“伍豪之剑”的威力,使叛徒特务们丧胆,此后很久不敢随便上街活动,中共中央在上海的安全在一段时间内得到保障。

发表感言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广东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网络信息中心电话:020 83275102 邮箱:gdytsc@163.com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