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 古都咸阳

咸阳书法

2005-08-30 14:57:48
华夏经纬网
 

    咸阳书法发生的时间,可上溯到西周,它的书法实物是1898年在武功县出土的西周孝王时期的“楚簋铭”书体实物,铭7行71字。文字记载了周王任命官员掌管有关工作之事,但更重要的是书法中已经有了某些原始的意蕴和内涵。

    楚簋铭为长方形竖写的大篆文字,通篇布局疏朗,字行整齐,给人以美感。字的结体不拘一格,不求整齐划一,长与短、大与小的强烈对比和笔势不尽意,纵驰而刻意收束,给人以古朴拙愚之感。

    相传秦丞相李斯创小篆,他的代表作品有《泰山刻石》、《琅琊刻石》等,那是秦始皇一统后到泰山等地祭天后刻石纪功的碑刻。从书法看,它的笔划基本上粗细均一,而且很圆润,故又称玉筋篆,字体略长,注重均衡对称,显得平整端稳,疏密有度。从秦时李斯创小篆,到汉隶的兴起魏书的风行,咸阳书法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看,代表了我国这一时期书法的发展。

    进入唐代,社会稳定,本市书法繁花似锦,鼎盛辉煌。对前代既有继承又有创新。书法家如群星闪耀,有窦庆、李靖、王方庆、苏浩、苏灵芝、窦群、苏原明、郭谓等。

    礼泉昭陵碑石集唐书法之大成,群星荟萃,异彩纷呈。如《房玄龄碑》、《李靖碑》等碑石书法,艺术成就极高,是一部凝固了的书法巨著。每件碑石的每个字在规定的格子内变化自如,流畅自然,开合有度,疏密有方。时长划舒展,体态婀娜;时点划散落,形离而气达;时点划敏密,编织得体;点划结构、气势内涵十分丰厚。唐代,在楷书书法上创造出不同的风格,昭陵碑石可以说是这种景象的缩影。

    后来,人们把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为“初唐四家”,而本市有他们所书的碑石就有三家,传长武昭仁寺“豳州昭仁寺碑”为虞世南手笔。

    宋元以后,咸阳书法在继承魏晋书法传统基础上,趋于多变。字体活泼,有的行书用笔飞动跳越,跌宕腾跃,字距疏密多变,大小方圆散正,虚实排列有序,摇曳成姿,极尽自然洒脱之趣。楷书,点划硬朗雄健,结体散侧,书写奇崛;有的笔划娴熟,结字秀丽道劲。这一时期书法,随着社会之发展,不墨守成规,法古开新,融容古法,自抒胸臆,创造了一种与时代同步的书体,现代气息浓郁,“新理异态”感强,难能可贵。宋时主要书法家有张舜民,彬州人,其迹见《群五堂法帖》、《姻期帖》等,明时有魏曾(泾阳人)、来复等;清时有程一敬等。

    近代成就最高的书法家当属于右任。他不仅是近代革命先驱、诗人,更是一位书法巨匠。他早年精研六朝碑版,工行楷,后致力子草书的研究、改革。1932年,发起成立标准草书社,以普及草书为目的,以“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为原则,主持精选前代草书优秀作品,集字编成了《标准草书》。他的草书,熔章草、今草、狂草于一炉,雄浑奇伟,仪态万方;三十年代后期,臻于完善,创写出二十世纪中国书坛上著名的“于体”。《李雨田先生墓表》、《王陆一墓志铭》和《标准草书》是他四十年的代表作。他的墨迹遍布海内外,丰富了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宝库。

    宋伯鲁(1853~1932年),字芝栋,礼泉县人。书、凶、诗造诣甚深。他的书迹,无论中堂、楹联、扇面、手札,多为楷书、行书。其书法由松雪直入羲献门墙,俊美藏疑处尚有欧、虞之风,温润典雅,含蓄隽永,自然合度。

    其他书法家还有茹欲立,三原人,据《宝凤阁随笔》介绍他“精研汉事例,喜临玩碑版”,他专攻魏碑,工楷书,字结构匀称,篇篇工整。民国时期三原修建临履桥和维修古龙桥的记事碑,均为他撰文并书石。周伯敏,泾阳人,曾任陕西省教育厅厅长,受其舅父于右任熏陶,笔力刚劲有力,流畅秀丽,在全国享有盛名。刘纺文,三原人,现存靖国公史可轩烈土墓碑是他所书,字圆精道丽,丰腴跌宕。何天恩,泾阳人,书法以行草见长,激情奔放,刚劲苍老,曾为泾惠渠奠基人李仪祉书写匾额“功在万民”四个大字。

    来源:咸阳台办

主办单位:陕西省咸阳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