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遂台资讯 | 招商项目 | 台资企业 | 优惠政策 | 产业园区
  招商项目
·西南电路板(PCB)产业制造基地
·5000万只/年大功率白光LED封装线项
·蓬溪县微电子产业园项目
·2万吨/年亚氨基二乙腈项目
·汽车零部件制造基地
·中国西部门业基地二期建设项目
·合成氨搬迁技改项目
·观音湖休闲度假旅游区水上项目
·四川富士电机增资扩股项目
·蓬溪县石马古寨农业体验观光园项目
  台资企业
·四川曜杨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遂宁欣仪电子有限公司
·遂宁照丰光电有限公司
·志超科技(遂宁)有限公司
  优惠政策
·保障政策
·奖励政策
·财税政策
·金融政策
·土地政策
  开发园区
·遂宁市台商工业园简介
·创新工业园:打造工业发
·河东新区:着力打造以文
·遂宁经济开发区:加速迈
·遂宁市重点产业园区产业
·中国西部现代物流港:发
触摸遂宁历史文化名人
2011-11-24 12:57:03     华夏经纬网

  唐朝进士张九宗 中国创建书院第一人 

  在四川省遂宁市市区城南开善路,凡50岁以上的男女都知道开善河畔山上曾有一座有5个天井、40多间房的大型庙宇——开善寺,说:开善寺是广德寺的山门,山上古树参天,三四个人牵手都不能合抱树身。过去开善寺叫滴油寺,最早是叫碧游寺。

  原来,一千三百多年前,此山叫梵宇山,后名梵云山。广德寺道圆大师(为克幽禅师衣钵弟子,克幽圆寂,道圆即法席住持广德寺)来到此处“九思山房”做客,见山绿水清仙气缭绕,异鸟珍禽飞翔林间、九思山房书声朗朗,不禁合掌礼佛,在九思山房前结庐建寺,命名为“碧游寺”。而九思山房的主人,就是我国创建书院的第一人——唐朝进士张九宗。

  张九宗,生卒年不详,遂宁人,自幼聪颖好学,文思过人。贞元十一年(795年)九宗中进士,出任戎州(今四川宜宾)刺史,注意民风,着重教化,治理有方,政绩显著。后历任同州(今陕西大荔县等地)、华州(今陕西华县)、普州(今四川安岳)、遂州(今四川遂宁)、邛州(今四川邛崃)等五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后持节封侯,归曲乡郡(资料来自市档案馆《遂宁县志》)。

  张九宗在任遂州刺史时,见遂宁学宫废圮,于是致力恢复,亲自主讲,大力提倡教育,使遂宁文风日盛。这就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书院——九宗书院。书院是中国古代特有的一种教育组织形式,萌芽于唐代,兴盛于宋代,是中国乃至世界最早的大学雏形。

  “九宗书院”是历史上最早的书院,建于唐贞观九年(635年),距今有一千三百六十多年的历史。据志书记载,岳麓书院创办于公元976年,距今一千零二十多年。世界建立最早的大学是埃及的“爱资哈尔大学”,创办于公元983年,比岳麓书院创立晚了七年。而遂宁的“九宗书院”,比著名的岳麓书院早创建三百多年。九宗书院的创建,标志着中国教育体制中一种新的办学形式的诞生。

  张九宗在遂宁城南原废圮学宫旧基建书院,名“九宗书院”。张九宗讲学其中,亲植柏樟,《通志》称:“遂宁文学,自九宗倡焉。”

  张九宗在梵云山遍植佳木奇花异草畜养鸟兽,取山庄名“九思山房”。“九思”取自《论语•季氏》:“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其含义是:勤于思考,时时思考,每事思考。另外, “九”在中国传统文化里,表示“最大”的含义,“九思”也可理解为“思考到极限”。而这,孕育着中国书院作为聚徒讲学的教学机构特质:以私人讲学为主,学子读书求学,自由研究学问,传播学术主张及思想观点。

  九思山房大门楹联:“欲藉水山来养性,更凭花鸟去偷春。”张九宗的《荣禄诗》:“牛羊衔草窥环佩,鸟雀离花听管弦。”可看出书院的景致与诗人的另一种闲情逸韵。诗人吟诗:“梵云春晓画图间。”自此,“梵云春晓”成为遂宁名胜景观之一。

  一千三百多年来,“九宗书院”随沧海桑田而变迁:毁于五代末孟知祥之战 。宋庆历四年1044年太守廖询复建于郡城东,后被江水冲毁。嘉泰二年1202年转运史王勋、知州赵善宣迁建于书台山麓,易名“书台”。嘉定年间书台山附近有二雁塔,刻录唐、宋以来科甲名士。殿廊有石刻《考经》,传为宋徽宗亲书。唐、 宋迄元,擢第者为蜀书院之冠。明洪武四年1371年松江儒士钱恕知遂宁,与州同陈善授捐俸重修。“新绘七十二贤及历代道学宗儒”奉祀其中。嘉靖九年1530年知县郑重威重建,二十一年扩大规模。崇祯末毁于兵火。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举人席有源、李晋阳集资呈准知府汪世椿,仍于书台山旧址重建。讲堂名“撷秀”,厅堂匾“学生”,书斋7间东名“明志”,西为“致远”。

  嘉庆、道光年间三次重修、补修,院内“岚光翠柏,蔚然深秀”“历代鸿儒各臣,蝉联辈出”。清末改为天台寺初级小学。

  据《遂宁县志》:在城南开善寺,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乡试解元,后曾任兴平县令的章评,建“梵云山书院”并在此讲学。现在,梵云山上却不留书院一丝痕迹,但道圆大师建的碧游寺(即开善寺),晨钟暮鼓、僧侣诵经却延续至遂宁破 “四旧”时方寂灭无声。

  (罗桂兰) 

  风华绝代说黄峨

  明嘉靖三年(1524年),“议大礼”事起,席书揣摩帝意被皇帝倚为重臣。在这起政治事件中,同样也牵扯着另一个四川遂宁文人的命运,那就是风华绝代的巾帼诗人黄峨。

  黄峨的丈夫是明代文学家杨慎(1488~1559),他两次上疏议大礼,又“跪门哭谏”,聚众请愿,竭力反对将皇帝亡故的父亲兴献王尊为“皇考”,享祀太庙。帝大怒,两次廷杖杨慎,后谪戍云南永昌卫。黄峨从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中跌入苦难的深渊,开始了与丈夫分别达30年之久的辛酸人生。

  黄峨(1498——1569),字秀眉,遂宁西眉乡皇榜石人,工部尚书黄珂之女,自幼聪明好学,博览群书,通经史,擅书札,工诗文,少时就以诗曲名满京城。

  琴瑟和谐流佳韵

  在《遂宁县志》中,保留了一首黄峨的处女作《闺中即事》:

  金钗笑刺红窗纸,引入梅花一线香;蝼蚁也怜春色早,倒拖花瓣上东墙。

  这首情趣盎然的玲珑小诗,表现了这位天真少女向往春日美景的烂漫情怀;观察生活细致,写作技巧高明。因此,长辈们十分器重她,将她比喻为东汉时的女才子班昭。

  状元郎杨慎读到此曲,对黄峨的才情赞叹不已,倾慕之心油然而生,元配亡故后迎娶黄峨过门。

  一对才子佳人在桂湖畔吟诗论文,弹琴作画。中秋之夜,夫妻二人在桂湖赏月。黄峨轻吟友人泸雍所作的《桂湖夜月》:“月白湖光净,波寒桂影繁,人间与天上,两树本同根”,表达与丈夫天上人间永不离分的愿望。杨慎摘一枝金桂花插上黄峨乌黑的发髻,随即口占道:“银汉无声下玉霜,素娥青女斗新妆;折来金粟枝枝艳,插上乌云朵朵香”。黄峨高兴地将此诗记下,题为《桂林一枝》……

  然而,他们并没有沉溺于小家的安乐,两人常谈论政体,忧国忧民。在京城的官邸里,黄峨成为杨慎的贤内助。

  江陵古渡恨别离

  嘉靖三年“议大礼”事起,杨慎被谪戍云南永昌卫(今保山市),且“永远充军”。黄峨听到这不幸消息,肝肠寸断,急忙收拾行装,率仆赶到渡口,誓与丈夫同生死共患难。黄峨、杨慎乘船沿北运河南驶,在黄峨的精心护理下,杨慎的杖伤逐渐好转。可是,杨慎被害充军,朝廷中的奸佞们还不善罢甘休他们又派遣刺客,伺机暗害杨慎。黄峨早有提防,加意保护,刺客们从京城跟到千里以外的山东临清,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只好悻悻离去。

  船行至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便是去滇入川的分道处了。按照规定,罪犯不能带家眷至戍所。黄峨只得忍痛惜别,在朔风飞雪中,这对江陵古渡边的恩爱夫妻难分难舍,悲泪纵横。红颜一曲《罗江怨》,让人读后九回肠:

  空庭月影斜,东方亮也。金鸡惊散枕边蝶。长亭十里、阳关三叠,相思相见何年月。泪流襟上血,愁穿心上结,鸳鸯被冷雕鞍热。

  寄情滇南空断肠

  江陵一别,黄峨回到新都。此后,她与杨慎虽关山万里,但情深意笃,年复一年,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词曲,抒发自己惆怅思念之情,如著名诗篇《寄外》:

  雁飞曾不度衡阳,锦字何由寄永昌?三朝花柳妾薄命,六诏风烟君断肠。

  曰归曰归愁岁暮,其雨其雨怨朝阳。相闻空有刀环约,何日金鸡下夜郎?

  全诗用典贴切巧妙,感情真挚动人,表达含蓄婉转,读来催人泪下。

  嘉靖五年(1526),杨慎乞假回蜀探望病重的父亲杨廷和。杨廷和痊愈后,黄峨便随同杨慎,跋山涉水赴云南戍所,在云南生活三年。直到1529年8月,杨廷和病故,黄峨回蜀挑起了家庭重担。

  根据明朝的律例,罪犯年满70即可归休,不再服役。可当70岁的杨慎老人归蜀不久,却被明世宗的鹰犬派遣四名指挥将他抓回云南。悲愤至极的杨慎不到半年即含恨死在一座古庙中。

  噩耗传来,黄峨不惜以花甲之年徒步赴云南奔丧。灵柩运抵新都,家庭中人和亲戚朋友都主张厚葬杨慎。黄峨强忍悲恸,力排众议,以简单丧仪装敛杨慎遗体。不久,明世宗果然派人来查验,见死去的杨慎穿戴着戍卒的衣帽静躺棺内,一副服罪的样子,找不到借口刁难,免去大祸。众人从心里佩服和赞赏黄峨有先见之明。

  嘉靖四十五年(1566)十二月,明世宗死,穆宗即位。已死7年的杨慎恢复原官职,追赠光禄寺少卿,后谥文宪公。黄峨也由安人晋封为宜人。隆庆三年(1569),黄峨病故。

  黄峨的著作十分丰富,《四川总志》记载她“有文集传于世”,而她一生所写的诗、词、曲则更多。但她不愿子侄辈看到自己情意缠绵、悲愤哀思的文字,随写随毁,多不存稿,因而能够得以留传下来的并不多。明隆庆以来所刊行的《杨状元妻诗集》、《杨夫人乐府词余》、《杨夫人曲》、《黄夫人乐府》、《榴阁偶存》等乃是黄峨著作中的幸存者,是我国妇女文学著作的珍贵遗产。

  明代贤相席书

  四川省蓬溪县有“三凤”乡,其名便来源于明代“三凤”:席书、席春、席彖三兄弟。席氏三兄弟都以进士为明朝名臣,世称“三凤”。其中尤以席书最为著名。

  席书(1461—1527)字文同,号元山,谥文襄,蓬溪县吉祥镇席家沟人,明弘治二年(1489)中举人,次年中进士,历任明代工部尚书、左副都御史、礼部尚书、少保兼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等职。

  弘治五年(1492),席书任山东郯县知县,郯县地广人稀,旱涝不断,民多困苦。席书任知县三年,开发农田,大兴水利,兴教化,办学校,育人才,成效显著,郯地人民以“前有席(书),后有唐”谚语赞扬他,并为他立祠树碑纪念。

  弘治十六年(1503),云南白天似黑夜达七昼夜,地震、火灾不断,朝廷命侍郎樊莹巡视,樊莹视察后上表请罢黜云南监司以下官员三百余人。席书上疏言:“灾异系朝廷,不系云南。”慷慨陈辞:“今内府供应数倍往年,冗食官数千,投充校尉数万,斋醮寺观无停日,织造频繁,赏赉逾度;皇亲夺民田,宦官增遣不已;大狱据招词不敢辩,刑官亦不敢伸;大臣贤者未起用,小臣言事谪者未复;文武官传升,名器大滥。”指出朝廷不惩治朝纲、革除时弊,只是追究地方责任,实为“舍本而治末。”提出整治朝纲的七条建议,表现了席书的正直与真知灼见。

  武宗继位后,席书任贵州提学副使。历来以学问为根本的席书,为振兴贵州的落后文化,整顿全省书院,严选教官,亲自给书院学生讲学,并冒着被当权宦官瑾迁怒之险,拜访延请曾因抗疏忤旨,触怒乱政权阉刘瑾的著名教育家、哲学家王守仁到贵州省立文明书院执教。《中国书院辞典》席书条谓:席书“性嗜静养,学问以周程二子为宗。正德初,提学贵州,悉心文教,与毛科同修书院,课士‘先德行,后文艺’。时王守仁谪龙场,亲致书聘请主贵阳文明书院,‘身率贵阳诸生,以所事师之礼事之’。‘亲问朱陆同异之辨’,守仁‘举知行本体,证之五经诸子’,使豁然大悟,从此常‘公余则往见,论学或至夜分,诸生环而听者以数百,自是贵人士始知有心性之学’。”在贵州文化现象与教育设施方面,席书在历史上功不可没,影响至为深远。

  席书“遇事敢为,性颇偏愎”,知人爱才,堪称伯乐,多次向朝廷举荐德才兼备、能“定乱济时”的人才。如王守仁、杨一清因反对宦官乱朝而遭贬黜,席书却冒险力荐二人入阁。后来刘、杨二人皆任朝中重臣,成为辅佐江山的栋梁。

  嘉靖三年(1522),“议大礼”之事起,嘉靖帝欲尊生父母为“皇帝”、“皇太后”尊号。席书揣摩帝意,议言以宋英宗入承大统为例,宜称皇帝的父亲为“皇考兴献王”,甚合帝意。席书以其渊博的学识,在朝廷几次重大的议礼(给皇帝尊号、建祀祠庙等)中,旁征博引,力排众议,深得皇帝的器重,史称“书以议礼受帝知,倚为亲臣。初进《大礼集议》,加太子太保,寻以《献帝实录》成,进少保。眷顾隆异,虽诸辅臣莫敢望。”

  席书著作有《漕船志》、《春秋论》、《大礼集议》、《救荒策文集》、《元山文集》《广德寺记》等。殁后归葬故乡,择地红江镇文武村。墓经皇帝敕名牛眠佳城,地面配建旌表坊、碑、亭,设翁仲、祭牲、鼎炉、拜台、幢柱、御马,并建有文襄公祠。现仍可见墓莹圆丘形封土。《明史》有《席书传》。

  (罗桂兰)

  清代名相张鹏翮

  张鹏翮,字运清,号宽宇,四川省遂宁黑白沟人(现蓬溪金桥乡),生于清顺治六年(1649),卒于雍正三年(1725),终年76岁,葬于遂宁庆元山(现潼南县小渡乡)。 张鹏翮22岁中进士,为官50余年,历任清总督、三部(刑、户、礼)尚书,文华殿大学士,加太子太保太子太傅等,几乎担任过清王朝从统一走向鼎盛时期内政、外交的各种重要职务,具有非凡的才能和高尚的品格。康熙帝以他为当代名臣的楷模。生前,康熙对他的评语是“天下廉吏无出其右”;死后,雍正帝赞誉他是“卓然一代完人”,并加少保,谥“文端”。张鹏翮早年读书的赤崖山亦被赐为“第一山”。

  为官清廉 一生正气

  张鹏翮为官重民生疾苦,深受百姓爱戴。1683年担任兖州知府三年,清正廉洁,查判昔日积压疑难案件,昭雪许多冤案,释放冤民30人;重视农桑,举办教育,百姓安居乐业,民风大变,离任时官吏百姓拦路哭留。1689年,张鹏翮任浙江巡抚,抵任后即退还室内华丽陈设,生活俭朴,勤理政务,革除陋规恶习,严惩贪官污吏。重视教化以正民风,禁止摊派减免赋税,赈济灾民保其生活稳定。社会稳定,百姓丰足。1694年,张鹏翮升兵部右侍郎,离浙时,感恩戴德,拦路阻轿涕泣挽留,后绘其像于竹阁之上,要子孙后代“勿忘我公之惠政”。

  1694年,张鹏翮任江南学政,当时科举考试营私舞弊甚重,因铁面无私,公正严明,使一些考生虽持有京城权贵的亲笔推荐信却不敢呈交。他秉公主持科考,所选之才不少为贫寒有识之士。康熙褒奖他为“天下第一等人”。江南士子亦深念其节操,“每言及辄欷嘘流涕”。

  1713年至1722年,张鹏翮任吏部尚书近10年。在清代,吏部居六部之首。凡全国官吏的任免、考课、升降、调动等事务,均归吏部负责。为了对付有人来说情、请托,张鹏翮在府邸的厅堂上,树了一尊关圣帝君塑像,周仓持刀威严旁立。神座的侧面,摆一书案。每逢亲朋好友有私事请托时,他便指着塑像说:“关帝君在上,岂敢营私徇隐”有些交谊甚笃的人,硬要求得一好的差使,张鹏翮微微一笑,诙谐地说:“周将军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很锋利,你不惧怕吗﹖” 打消登门请托者的邪念妄想。

  公直廉明 不避权贵

  1698年张鹏翮任刑部尚书,由于他公直廉明,“不避权贵,人皆惮之”,凡有重大的案件,总是派他去处理。他就任刑部尚书不久,总督噶礼诬告苏州知府陈鹏年,说陈所作《重游虎丘诗》是反诗,康熙帝派张鹏翮查处此事。当时张鹏翮的儿子系噶礼的部下,专横暴戾的噶礼扬言:“张鹏翮若整到我的头上,我就杀了他的儿子。” 但刚正不阿的张鹏翮并没有被噶的威胁所吓倒,照样作出“直鹏年而曲噶礼”的实事求是的结论。

  1699年,陕西巡抚布喀弹劾四川陕西总督吴赫等侵蚀挪用百姓的粮食和银两。康熙帝又命张鹏翮等前往陕西查处此案。张鹏翮秉公执法,严惩贪污,督抚以下有违法都皆按法律治罪。康熙帝对此很赏识,谕大学士曰:“鹏翮往陕西,朕留心访察,一介不取,天下廉吏无出其右。”

  水利专家 功高垂世

  1700年,张鹏翮任河道总督,正值黄河泛滥,水患连年。张鹏翮钻研治河理论,总结前人经验,博考舆图,仔细勘察,提出“开海口,塞六坝”的治河主张和“借黄以济运,借淮以刷黄”的治河设想,采取“筑堤束水,借水攻沙”的作法。康熙倚重张鹏翮治河,称他得治河秘要,谕大学士曰:“鹏翮自到河工,日乘马巡视堤岸,不惮劳苦。居官如鹏翮,更有何议?”

  张鹏翮按治河方案指挥数十万民工治河,历时8年,黄淮大治,漕运通达,下河连年大熟,人民安居乐业。他将治河经验写成《治河书》10卷,《中国水利史》列专章介绍,高度评价“这不仅于国计民生贡献巨大,而且就其科学水平,也居当时世界水利工程最先进行列”。

  以身许国 胆识超人

  1688年5月,张鹏翮奉命为副使,随索额图所率使团到俄商定中俄边界。一行人进入荒漠时,常遇风暴,滴水皆无,有人渴死途中,张鹏翮两腿被马鞍磨得血肉模糊,仍艰难前行。他在家书中写道:“愿效张骞,以身许国,予之志也。”经过克鲁伦河时,恰遇两个少数民族部落发生战事,张鹏翮主张派使者前去说明路过原因,以免误会,但未被采纳。结果遭袭击被俘去先锋。使团众人惊惶欲退,张鹏翮厉声阻止说:“事出危险,正臣子捐躯效命之时,公等皆怯,某独当之!”后按张鹏翮意见派人前往解释原委,方消除误会,额诺德认错谢罪,放了先锋,让出通道。同行者无不叹服张鹏翮的义勇和胆识。这次深入漠北,显示了清王朝捍卫边疆的决心,为次年中俄签定《尼布楚条约》作出了积极贡献。张鹏翮更是“扬名中外,以清节著”。

  《辞海》评价 有失公允

  张鹏翮一生公清节俭,“终身一茧衾,食无兼味。御书楼数间,荒田数亩而已。” 1725年2月19日逝世时,家中无多余财物,其子懋诚“四顾茫然,无法举丧”。雍正赐白银千两,才得奉丧回遂宁安葬。雍正悲悼减膳,两次御制祭文悼念,赞他“秉性贞介,特身廉洁”,“志行修洁,风度端凝……流芳竹帛,卓然一代完人”。

  但在1989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辞海》中,张鹏翮条说他“赴陕西办理赈灾,专事敲诈勒索,时人谓其患更甚于旱灾。”具有权威性的《辞海》为何如此说张鹏翮,蓬溪研究文史的学者胡传淮认为:此评价是受浙江钱塘人汪景祺《读书堂西征随笔》书中的影响所致。《读书堂西征随笔.遂宁人品》中,约有1500余字对张鹏翮进行全面污蔑攻击,说张鹏翮:“龌龊鄙秽,无志下材,刻薄寡恩,顽钝无耻”,“其家富可敌国”,“不学无术”等等。

  汪景祺为什么会污张鹏翮呢?其原因有四:命运所致,汪景祺与仕途无缘与张鹏翮有直接关系,他两次参加会试均没有中进士,而主考官均是张鹏翮;人品所致,汪景祺做幕僚为生,专干拉关系走后门向人求取财物。他在陕西布政使胡期垣处为幕僚,张鹏翮曾到陕西赈灾;受年羹尧的唆使。胡期垣是年羹尧的死党,汪景祺通过胡期垣这层关系成为年羹尧的幕僚。当时年羹尧的权势正炙手可热,不但任川陕总督,且佩抚远大将军印,职高权重,妄自尊大,违法乱纪,不守臣道,每次进京师百官均跪迎,唯张鹏翮不予理会。年羹尧对时任吏部尚书的张鹏翮敢怒不敢言,借汪景祺之笔攻击张鹏翮。

  蜀中诗人之冠——张船山

  张船山(1964——1814),名问陶,字仲冶,因四川省遂宁城西有船山,故号“船山”,也称“老船”,又因貌似猿,自称“蜀山老猿”。张船山少年时就崭露才华,被喻为“青莲再世”。他一生致力于诗、书、画,造诣颇深,诗名满天下,被誉为“蜀中诗人之冠”。

  张船山出生世代书香名宦之家,高祖即是康熙、雍正两代名臣张鹏翮,自幼受到良好教育,饱览群书,志趣高雅。乾隆43年(1778)其父升云南开化知府,张船山随母及全家留汉阳,不久父因荆门“失出”案受牵连去职,家产殆尽,住房被夺,全家生活陷入困境,“恒数日不举火”。但张船山仍然“布衣不合饥寒死,一寸雄心敌万夫。”乾隆49年(1784)在京与四川涪陵周东屏之长女结婚,次年回川省亲,夫人与小女留涪陵娘家,张船山只身回遂宁老家。乾隆52年(1787),张船山夫人与小女相继在涪陵病逝,家境更贫。同年秋与兄问安同去成都参加乡试,成都盐茶道林西崖爱慕其文才,将女韵征许配与他。韵征是能诗善画的才女,婚后二人夫唱妇和。韵征有“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拨金钗付酒家。修到人间才子妇,不辞清瘦似梅花”之句。其倾倒之心,爱才而兼钟情,凸现无遗。张船山和之:“妻梅许我癖烟霞,仿佛孤山处士家。画意诗情两清绝,夜窗同梦笔生花。”夫妻情笃,传诗坛佳话。

  乾隆54年(1789)张船山乡试中举,次年中进士,点翰林院庶吉士,这段时期是其创作高峰期。他游历名山大川,行万里路,吟兴甚豪,大量名篇出世,显示其卓绝才华,翰林同年中的名士石韫玉、洪亮吉等对张船山的诗非常佩服。

  嘉庆15年(1810),张船山任山东莱州知府,赴任后跋山涉水,深入所辖七县了解民情,同时清理积案,考试童生,奖掖后俊。他为官清正廉洁,审案及时,不徇情枉法,深得民心。其断案所下判词简切透辟,后人奉为典范,曾多次编选印行。莱州所辖掖县、即墨两县农业减产,平度、昌邑、高密、潍、胶五州遭严重水灾,民生困苦。张船山具据请予减免缓交税租,发放积谷以赈济饥民,为此与上司意见不合。张船山难有作为,内心郁郁,次年得大病,病中见“哀鸿集野”,“抚衷内愧”无法排解,于嘉庆17年(1812)辞官西归,行前将自己历年积蓄捐谷700石赈济饥民。张船山离莱州时写诗自白:“绝口不谈官里事,头衔重整旧诗狂。”到吴门时病情加重,便留虎丘寓所养病,不久逝世,年50岁,两年后妻女将其归葬遂宁两河口。

  张船山在官场郁郁不得志,但诗名满天下,是略晚于清代性灵派鼻祖袁枚的性灵派诗人,在中国文学史上有一定地位,一生诗作约4000首,现存3000余首,写日常生活,则清丽流畅,情真意切;记游诗篇含蓄深沉,气势雄迈;反映当时政治的诗作,敢于触及时弊,斥责墨吏;写农民战争的作品,敢于正面生动地表现农民军的浩大声势。清人评其诗:“生气涌出、沉郁空灵,于以前诸名家外,又辟一境,”有《船山诗草》二十卷及《船山诗草补遗》六卷。张船山的书画也极有名,书画手迹省、市博物馆都有收藏。

  张船山一家三兄弟、三妯娌均是诗人,兄张问安曾主掌华阳潜溪书院,有《小琅环诗集》等存世;弟张问莱的诗意境淡远,惜遗存不多;张船山妻林韵征、兄嫂陈慧姝、弟媳杨古雪亦为当时有名的女诗人,称“三才女”;妹问筠亦善诗,为高鄂妻。

  (罗桂兰)

  宋代文学评论家、音乐家——王灼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此《一剪梅》词为世人尽知,其作者李清照被后人誉为北宋第一词人、婉约派之宗。宋代词学批评的第一部专书《碧鸡漫志》对她的评价是“少年便有诗名,才力华瞻,逼近前辈”。而《碧鸡漫志》一书的作者,即是四川遂宁人王灼。

  据《中华百科全书》:碧鸡漫志,宋王灼撰。王灼,字晦叔,号颐堂,遂宁人。宋高宗绍兴年末在世(约西元一一六二年前后),尝任为幕官。灼能词,有颐堂集一卷(见「疆村丛书」),又有糖霜谱、碧鸡漫志,全书一卷,叙述其对于词曲歌诗之见解。作者时适居唐薛涛所住之碧鸡坊(四川成都西南),故以此取为书名。

  此书分条详载曲调源流。首述古初至唐、宋声歌递变之由,次列二十八调,溯其得名之所自,与其渐变宋调之沿革。书依时代之序,举其所知词曲,考其原委。书中所言,颇富见地。书有一卷本、五卷本。知不足斋丛书本、词话丛编本、增补曲苑本五卷,说郛本、唐宋丛书本、学海类编本一卷。

  因此,王灼的《碧鸡漫志》,不仅品评北宋词人的风格与流派,还在研究音乐史方面具有重要价值。

  宋代广为传唱隋唐以来的曲子致宋词繁荣,乐器和器也有重要发展。胡琴在北宋时出现,丝竹乐器合奏、管乐合奏、弦乐合奏及“小乐器”、“鼓板”等也已盛行。独奏乐器的演奏与创作也有显著发展,《碧鸡漫志》载有一趣事:“嘉佑间,汴都三岁小儿,在母怀饮乳,闻曲皆捻手指作拍,应之不差。”一个三岁的吃奶小儿听曲能打出准确的节拍,足见宋代音乐在民间的普及程度。

  王灼博学多闻,娴于音律,绍兴十五年(1145)冬,寄居成都碧鸡坊妙胜院,常至友人家饮宴听歌,归则“缘是日歌曲,出所闻见,仍考历世习俗,追思平时论说,信笔以记”。积累既多,于十九年编次成书,分为 5 卷,题为《碧鸡漫志》。《四库全书》著录一卷本,并收入《唐宋丛书》。

  凡与宋词接触者,无不知晓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深深感受作者倾诉难以割舍的离愁、抒发生平遭遇不幸的感慨,遥想歌者在唱此词时之心曲。王灼《碧鸡漫志》卷五《雨霖铃》条:“《明皇杂录》及《杨妃外传》云:‘帝幸蜀,初入斜谷,霖雨弥旬。栈道中闻铃声,帝方悼念贵妃,采其声为《雨淋铃曲》以寄恨。’……今双调《雨淋铃慢》,颇极哀怨,真本曲遗声。”

  王灼著《碧鸡漫志》奠定其文学评论家及音乐家地位,而著的《糖霜谱》,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评价:“是中国古代一部比较完备、实用的关于植蔗和制糖的科技专著”全书共七篇。根据《糖霜谱》记载:“糖霜一名糖冰,福田、四明、番禺、广汉、遂宁有之,独遂宁为冠。”由此可见,当时遂宁制糖业相当发达。

  王灼诗、词、文亦有留传至今的,其中词居多,共21首,现录其三以餐读者:

  水调歌头: 长江飞鸟外,明月众星中。今来古往如此,人事几秋风。又对团团红树,独跨蹇驴归去,山水澹丰容。远色动愁思,不见两诗翁。酒如渑,谈如绮,气如虹。当时痛饮狂醉,只许赏心同。响绝光沈休问,俯仰之间陈迹,我亦老飘蓬。望久碧云晚,一雁度寒空。

  丑奴儿/采桑子: 东风已有归来信,先返梅魂。雪斗纷纷。更引蟾光过璧门。绿衣小凤枝头语,我有嘉宾。急泛清尊。莫待江南烂漫春。

  春光好: 和醉梦,上峥嵘。忆娉婷。回首锦江烟一色,不分明。翻为离别牵情。娇啼外、没句丁宁。紫陌绿窗多少恨,两难平。

  其中,《水调歌头》作于南宋绍兴五年(1135年)七月一日,王灼登妙高台,望见长江县(今四川遂宁市大英县)明月山,明月山下为长江县县城,想起好友令狐公才、桑仲文已先后逝世,不觉悲怆,归作此词。

  明末兵部尚书文韬武略的吕大器

  吕大器(1586-1649),字俨若,号先自,四川省遂宁北坝人。崇祯元年(1628)进士,时年42岁,确属“大器晚成”。崇祯十五年(1642)任兵部右侍郎。清顺治二年(1645),明宗室唐王即位(隆武帝),召吕大器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次年,拥戴永明王即帝位(永历帝),以原官掌兵部,尽督西南诸军。卒于都匀,终年63岁,谥“文肃”。著有《东川文集》等,《明史》有《吕大器传》。

  吕大器热爱乡土,极重社稷安危。崇祯十年(1637),大器告假回家,见遂宁城墙低矮,且毁损严重,倡议修筑。在他的亲自督促下,遂宁军民大兴土木,修高城墙,加固城防,使古老破旧的城池焕然一新。刚刚竣工,张献忠分兵袭攻遂宁,大器辅佐县令任宾臣抵御,并自捐金钱,募兵四百,协同城内兵士一意扼守,保住了川中重镇不被攻破,受到崇祯皇帝奖赏。

  吕大器虽为文官,却具有卓越的政治、军事才能。崇祯十四年(1641),大器任右佥都御使,在巡抚甘肃时,发现总兵柴时华不法行为,果断罢免了其职务。柴时华求助西部吐鲁番出兵发动叛乱。大器运筹帷幄,令部将王世宠率兵征讨,柴时华战败自焚。此时,塞外的尔迭尼、黄台吉等长期窥视关内的异族首领,以乞赏为名企图进犯肃州,大器假意答应犒赏,却暗中部署军队,并在饮马泉中投毒,趁敌不备时突然袭击,杀死敌兵无数。又乘胜攻讨塞外为首作乱者,斩700余人,征服28族,使西部边陲得到安定。

  吕大器为官清正,嫉恶如仇。崇祯十七年(1644),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死,南京诸大臣议立国君。大器与钱谦益等主张拥立潞王,议未定,马士英、刘泽清拥福王至。福王即位,大器受到排挤,但却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上表奏劾马士英二十四大罪(为欧阳斌元草,斌元曾佐史可法幕),揭发马士英等人结党营私、弄权误国的罪行。福王以“和衷体国”答之。大器愤然离位,以表气节。

  顺治二年(1645),明宗室唐王朱聿键在福州即位(隆武帝),为抗清,召大器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这时,因道路不通,汀州失守,大器乃奔广东。顺治三年(1646),大器与两广总督丁魁楚等拥立永明王朱由榔即位,大器仍掌兵部,不久被封为大学士、进少傅,尽督西南诸军。顺治五年(1648),明宗室朱容藩自称天下兵马副元帅,据夔州。大器以大学士督征容藩。次年至思南(今贵州境)得疾,卒于都匀。

  吕大器之子吕潜,字孔昭,号半隐,其诗书画被誉为三绝,作品有《吕半隐先生诗集》,其行书作品被列为神品,画被称为逸品。( 罗桂兰)

  王灼(1080-1160),字晦叔,号颐堂、小溪,四川遂宁人。约生于北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卒于南宋高宗绍兴三十年(1160)前后,享年约八十岁。自幼勤奋好学,兴趣广泛。及壮,漫游各地,进行实地考察,知识更加渊博,对文学、音乐造诣益深。当时遂宁制糖技术为全国五大产糖中心之冠,王灼对制糖科学亦致力研究,论述精审。尝为幕官,但对功名淡薄,后隐居不仕。南宋绍兴十五年(1145)后寓居成都碧鸡坊,从事著述,主要著作有《碧鸡漫志》《糖爽谱》《颐堂词》等。

  《碧鸡漫志》共五卷,论述了上古至唐代歌曲的演变,考证了唐乐曲得名的原由及其与宋词的关系,品评了北宋词人的风格流派,是从音乐方面研究词调的重要资料,是中国第一部较有系统的词学专著,在宋人词话中最有学术价值,不仅在我国词学史和文学批评史上有重要意义,还提供了关于中国音乐史和戏曲史的丰富资料。

  《糖霜谱》共7卷,是中国第一部总结蔗糖的专著。王灼根据自己在遂宁和外地长期观察总结,完整记录了制作冰糖的自然冷却结晶技术,详尽记述了当时生产糖霜全套技术,包括削皮、锉蔗、入碾、蒸泊、入榨、釜煎、再蒸泊、入瓮、再煎、再入瓮等,无一遗漏,严谨而细致。详细而系统地总结了种蔗与制糖的全套技术,记述了当时遂宁生产糖霜及制糖专业户的情况。本书至今被人们认为是一部“稀有的、完备的、实用的农业兼机械科学技术的专著”。《文献通考》《四库全书》《中国机械工程发展史》等对王灼的历史地位和《糖霜谱》的科学价值,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评价。

  《颐堂词》是他的诗文集,作品内容清新,文词古雅,有其独特的风格。论词推崇苏轼而讥评柳永。

  据有关史料记载,王灼现存诗180余首、词21阕、赋5篇、佚文10余篇,以及《颐堂先生文集》五卷(五卷中,第一卷为赋,共5篇;第二至第五卷为诗,此集宋以后散佚,今存者为五卷,不到原集十分之一)、《颐堂词》一卷、《碧鸡漫志》五卷、《糖霜谱》一卷等。这五卷诗、赋,可约略见到王灼的思想与生活情形,甚为珍贵。因其著述涉及诸多领域,无论是文学、音乐、戏曲还是科技,都占有一定的历史地位,是宋代一个有贡献、有影响的学者,被后人誉为宋代著名的科学家、文学家、音乐家。(记者 杨小东)

国台办 锦绣天府 中国台湾网 遂宁市政府网 遂宁外宣网 遂宁新闻网
遂宁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