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务要闻 | 台办动态 | 湘台交流快讯 | 招商政策 | 经济园区 | 知名景点 | 湖南特产 | 湖南美食 | 精品线路
/
 
当前位置: 湘台首页 >>> 湘女在台湾
我在台湾当媳妇的日子
2011-12-02 13:52:53     华夏经纬网

  来源:CCTV.com 

  湖南姑娘徐敏嫁给台湾小伙陈文达,成了一名大陆新娘。嫁到台湾的七年间,她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烦恼?孩子出生后,为什么要一次次经受骨肉分离的痛苦?大陆新娘徐敏做客《缘分》,讲述她和台湾丈夫陈文达的故事。 

  湖南省长沙市中心的贺龙体育广场,是当地市民业余时间休闲的一个场所,每逢周末,来自台湾的陈文达和他的湖南太太徐敏,会带着两个上小学的儿子到这里锻炼身体,同时也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小哥俩在人少的时候,喜欢撒一会欢儿,人多起来的时候,则喜欢围着妈妈兜圈子,炫耀一下车技。从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看,人们很难想到,他们还曾经有过一段骨肉分离的日子。 

  13年前,台湾小伙子陈文达被公司派到长沙工作, 刚刚大学毕业的湖南姑娘徐敏,恰好是这家公司的会计。陈文达稳重,徐敏开朗,一来二往,两个人产生了感情。1995年初,陈文达和徐敏正式登记结婚。 

  徐敏同期:我们是三月份领结婚证,四月份办的酒,那时候他对我,就是说虽然嘴巴上面可能不是很会表达了,但是说行动啊,心里面,从他们台湾的那种大男人主义来看的话,已经是做得蛮不错的,我记得我那时候刚刚怀孕,就特别喜欢睡觉,我记得我有一次睡午觉起来,他把稀饭煮好了,然后弄了肉松,煎了蛋,然后就叫我起来吃,我觉得挺高兴的,他会做饭,后来他跟我说,他这是已经煮的第三锅稀饭了,前面两锅都已经倒掉了,因为全部都煮糊了。 

  陈文达同期:我们一般台湾男孩子是不能下厨房的,我爸妈就这种观念,做家务事,洗衣服,洗碗,都是我姐姐和妹妹她们去做,结婚以后,当时就是说还是有点不适应了。 

  徐敏同期:又不像这边的,因为这边男孩子会做家事的人很多,而且可能做得比女孩子还好,菜烧的比女孩子还好吃,但是他们不一样,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台湾嘛,然后我做完饭,吃完饭之后,他正好去洗碗,他洗完碗出来说,他爸爸很感慨说,我养你养到三十岁,第一次看到你洗碗,我都不敢做声了。 

  半年后,已经怀孕的徐敏离开在长沙工作的丈夫,独自一人来到丈夫的家乡——台北县三峡镇待产。此时的徐敏,真正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大陆新娘。 

  然而徐敏初到台湾,毕竟人生地不熟,加上怀孕期间又有强烈的生理反应,尽管公婆待她不错,徐敏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向远在长沙的丈夫诉说相思之苦。 

  主持人同期:那段日子可能对你来讲,特别不容易挨,因为每一个女人怀孕的时候,可能都希望得到更多丈夫的关怀。 

  徐敏同期:对,所以那时候电话费高嘛, 

  陈文达同期:我记得长沙打台湾,一分钟是23块钱,我记得有一次跑到外面去打磁卡,一百块钱,就讲了三句话,咚咚咚,时间就到了,就没了,没办法又去买卡,高到我一个月的电话费都要一万多块人民币。她那里台币也是一万多块。 

  徐敏同期:我觉得还是很省着打的,都打了那么多。因为我每天在家里没什么事,怀着孕的话,你想你一个人在一个很陌生的环境里面,无所事事,真的很难受。 

  陈文达同期:本来很小的一件事情可能五分钟就讲完,可能变成讲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她有时候还不准我挂电话。 

  主持人同期:为什么不准人家挂电话呢? 

  徐敏同期:觉得没讲完,没讲清楚。 

  主持人同期:那个时候你有没有不耐烦的时候,哎呀,这个太太怎么这么任性。 

  陈文达同期:不会,因为毕竟还是说两边分开嘛,我那时候也很体谅她。 

  主持人同期:还记得打电话都说了什么吗? 

  陈文达同期:她一到台湾去,那时候怀孕嘛,就把我的抽屉里面的东西全部翻出来了,所有的东西,我自己的东西全部都过了一遍,看到以前那些女孩子写给我的,或者我跟人家通信的那些记录都还在里面,她当时好气的,就打电话,你为什么要跟这个人是有什么关系,因为她怀孕嘛,怀孕的话,情绪就很暴躁嘛,我记得这个事情讲了几个小时,三个小时的电话费。 

  主持人同期:那后来怎么能够把她哄好的呢? 

  陈文达同期:后来还是我妈妈,我妈妈就跟她讲,就安慰她,说这已经过去的事情了,每个人都有过去。 

  主持人同期:然后婆婆来安慰你,就把你哄好了? 

  陈文达同期:我们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发生矛盾的话,最后不对的都是我,最后都说算我不对了。 

  1995年11月,陈文达和徐敏的大儿子陈孟翔出生了。孩子出生后,徐敏为了在台湾顺利拿到身份证,每年只能回长沙和丈夫团聚半年,另外半年时间则要带着孩子在台湾生活。 

  这期间,因为孩子小,需要比较多的照顾,徐敏生活的重心也从丈夫转移到了孩子身上。俗话说,养儿方知父母恩,徐敏一个人在台湾独自抚养大儿子的时候,真正体会了当妈的不易,好在有公婆帮着照看,徐敏肩头的担子才有所减轻。 

  孩子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欢笑,也增添了烦恼。因为成长环境不同,抚养孩子的方式也有差别,心直口快的徐敏和婆婆之间难免会有摩擦。 

  徐敏同期:我记得台湾有一次刮台风,那天刮蛮大台风的,她妹妹是等于头一天回来的,带着孩子回来住,第二天他妹夫没有来接她,冒着很大很大的台风,公公婆婆就开车送他妹妹回去了,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就发现我那个老大,好像有点发烧,我就跟我婆婆讲,我说去看一下医生,我说他好像在发烧,拖到明天的话,怕会严重,家里又没有药,然后我公公在睡觉,他每天都睡得很早,我婆婆就说,中午回去的时候,很大的雨,那个车子都打滑了,不要出去了。明天再去就好了,当时我听了心里很生气,送你女儿回去就可以,带你孙子看病就不行。我就自己一个人带着一个人冲出去了。 

  主持人同期:那还是觉得很无助,很凄凉。 

  陈文达同期:回来就打电话给我 ,那时候闹得全家要吵得要离婚,要怎么样,马上要我滚回台湾,她不敢带着小孩回来了,她认为说我爸妈对她不好怎么样。 

  这样的委屈,陈文达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太太向自己倾诉了,但过去每次婆媳出现矛盾,陈文达都能通过电话化险为夷。而这一次,陈文达发现太太和母亲之间的矛盾通过电话已经不能化解了。 

  陈文达同期:我打电话我妈也不接我电话了,我就觉得这个事情闹大了,因为我中间又没有办法协调,我妈又不接电话,跟她讲嘛,她电话又打不通,因为我们楼上楼下各有一部电话嘛,两边都协调不了,我又怕她到时候真的跑回来了,那事情跟家里处不好,事情又闹大了。 

  然后我就打电话给我大姐,我姐一听,我说家里的电话都打不通,妈跟爸都不接电话,我说这为这个事情赶紧过去一下,后来我大姐跟我姐夫就赶紧开车到我们家去。去的时候,那时候她自己打电话给我小妹,就把这个事情跟她讲讲,我小妹就安慰她嘛,她那时候心情就好一点了,我大姐去的时候,她的心情就好一点了。 

  主持人同期:但是可能还是有一点隔阂,就是你跟公婆毕竟在一个屋檐下嘛,有了这样的事情,你可能叫她一声妈妈,都会觉得好像心里? 

  徐敏同期:不过我的心里是不记隔夜仇的。 

  陈文达同期:她来得快,去得开。 

  徐敏同期:我过去就算了。我就是那种过去了就算了,我也不会说,把这个事情我就一直放在心上,一直记着,就是跟父母相处在一起,总会有隔阂,有摩擦,这是肯定会有的,但是总体来说,我觉得他父母对我还是蛮好的,因为那时候第一次回去的时候,生老大的时候,坐月子都是他妈妈照顾的,他妈妈等于白天要上班,晚上下班回来就要做饭给我们吃,要给小孩洗澡,要给我们洗衣服,因为她也是带头一个孙子,可能当时看着又很重,又不敢把他抱到楼下来,把热水提到二楼去,帮小孩洗澡,那也是很辛苦,晚上就跟我睡,小孩子有点什么动静,就起来。其实那阵子,说句实话,我看着,我也蛮心疼的,我记得那时候,我月子坐完了,我还打了一个红包给她,我觉得她蛮辛苦的,然后她又包了一个更大的回来给我们。 

  主持人同期:不愧是学会计的。 

  徐敏同期:然后后来我要走了嘛,第二天要走了,小孩子那是第一次老大没有带回来,留在台湾,给他妈妈带,他妈妈放在舅妈家里面带,因为她要上班,我走的时候,妈妈都哭了,舍不得,所以当时其实人还是有感情的了,虽然有那种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总体来说我是觉得对我还算是蛮好的。 

  1998年8月,二儿子陈孟帆出生了。二儿子一岁零四个月的时候,徐敏获得了台湾的“永久居留证”,这意味着徐敏终于可以在台湾找工作了。 

  徐敏1994年大学毕业后,只在长沙工作了一年,就来到了台湾的婆家做起了家庭妇女。这期间,徐敏一直渴望出去工作,当一名职业妇女,如今机会来了,徐敏的心头却喜忧参半:老二年纪太小,留在身边,自己就不能出去工作;而一旦让丈夫把只有一岁多的老二带回长沙,自己就要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徐敏该怎样选择呢? 

  陈文达同期:我是希望说小的跟她在一起,当时也是为了这个事情争执,在台湾两个也吵起来了,她当时也是出于,因为她可能没有经过分离,她不晓得说会有痛苦或伤心嘛,她说我要去上班,你把小孩丢在这里,两个都我带,我可能不能出去了,经过沟通,那我辛苦一点,我把小孩带回来嘛,我就把小的带回来,老大就送去读幼儿园。 

  主持人同期:把老二扔给她的时候,你可能也是特别难受? 

  徐敏同期:但是他那时候过完春节,把老二带回来的时候,那时候就挺想那个孩子的我就觉得那时候就开始后悔,后悔把他让他爸爸带回来嘛,他那时候很喜欢皮卡球,讲话讲不清楚,那个皮字就讲不清楚,只会卡球卡球这样叫,然后他就买了很多那种像气球一样的放在家里面,然后他走的时候,那个气球还在,还在那边飘,我那时候看了就很伤心。 

  陈文达同期:没有,那时候老二要带回来的时候,我就跟她讲说。 

  主持人同期:可能把老二扔给她的时候,你可能也是特别难受。 

  陈文达同期:我那时候本来不想带他回来的。 

  徐敏同期:他就是他带他坐飞机走的。 

  主持人同期:当时是你带着老二自己走了? 

  陈文达同期:对。 

  主持人同期:那怎么走,舍不得呀。 

  徐敏同期:其实送走的时候,当时感觉并不深。其实我觉得最难受的是我爸爸打电话跟我讲这个事情的时候。 

  主持人同期:爸爸怎么跟你讲的? 

  陈文达同期:他说小的就。 

  徐敏同期:我爸爸说打电话给我嘛,他说你走了,帆帆在这里真的很可怜,他说早上一起来就找妈妈,找哥哥,他一天都扒在窗台上没有松手。 

  每当深夜来临, 公公婆婆睡了,徐敏都会偷偷流泪,虽然二儿子在长沙有丈夫和父亲帮着照看,但两个大男人能照顾好还不到一岁半的小不点吗?徐敏在一封信里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亲爱的老公:你和宝宝都好吗?我每次在电话里听到孩子咿咿呀呀的说话声,我的鼻子都忍不住一阵阵发酸,看到孩子玩过的玩具,我都忍不住流泪,一家人,为什么一定要骨肉分离呢,真想早点结束这种两地分居的日子。天气逐渐凉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给孩子盖好被子,别感冒着凉。另外,我没有当着妈妈的面流过泪,你不要担心。 

  身在长沙的陈文达也能体会徐敏对孩子的思念之情,他也经常在信里安慰妻子。 

  亲爱的老婆:我白天我上班的时候,姥爷会带着他到楼下的花园玩,他已经认识好几个新朋友了;晚上一般都是我陪他睡,老二睡觉的时候喜欢踢被子,每天我都要起来好几次给他盖上。我也很想你和老大,我已经向公司提出申请,希望早一点把我调回台湾,一家人团圆的日子也许不远了,我们不要放弃。 

  主持人同期:其实我想这种骨肉分离的这种感觉,虽然是没有办法,但是你肯定心里特别惦记,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台湾,那个时候的日子怎么过? 

  徐敏同期:那时候脾气真的在台湾的时候,脾气不好,然后老大那时候也是被修理得很多,因为就心情不好嘛。所以老大那时候被打得很多。 

  主持人同期:经常会为什么事情打他? 

  徐敏同期:有时候想那么了大,还尿尿在床上,有时候要上厕所,上厕所拉着裤子上面,这种肯定是会被修理的,然后就他小时候特别喜欢玩狮子王,他也很倔强,我把它洗了,它了就放楼上晒,没有干,他中午睡觉,他一定要抱着睡,我就不让他抱,因为是湿的嘛,他就一个人抱着那只玩具,坐在太阳底下把它晒干。所以老大那个时候被修理得很多。 

  主持人同期:其实你做妈妈的也特别心疼,那段时间你特别劳累,你心情特别不好,脾气也特别大。 

  陈文达同期:对,她把宣泄对象发泄在老大身上。 

  主持人同期:陈先生肯定那时候既心疼孩子,又心疼自己的老婆。 

  陈文达同期:我带小孩三个月回去一次,我带他回去的时候,小孩不认识她了,喊她叫阿姨。 

  主持人同期:多难过啊。 

  陈文达同期:对呀。 

  徐敏同期:记得我把他放到二楼嘛,然后我到三楼去收衣服,收了衣服下来,他就一直在楼梯那面看着我,叫阿姨。我当时只是说小孩没有哭,当时听了心里面好酸啊,他后来他哥哥叫妈妈,他后来就跟着叫妈妈,那时候他搞不太清,他听着谁叫妈妈,就跟着别人叫,他到我姐姐家,叫我姐姐是叫妈妈。 

  陈文达同期:对,后来是说经过这一年多,还是觉得小孩子要带回去跟他妈妈。 

  2001年夏天,陈文达把老二送回台湾上幼儿园,母子三人重新团聚,徐敏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不久,徐敏也拿到了台湾身份证,满心期待着在大陆工作的丈夫能够早点调回台湾,全家团聚。 

  可这时,回台湾探亲的陈文达却告诉妻子,自己已经向公司提出辞职,准备趁着还年轻,在长沙干一番事业。对于丈夫的这种举动,徐敏表示坚决反对。 

  陈文达同期:她就一直反对,她跟我妈,我妈也不赞成, 

  主持人同期:自己创业虽然这次太太反对,你也没听太太的? 

  陈文达同期:这件事情我一比较坚持的,第一我认为说,我在大陆这么多年了,我也看到这里的市场在蓬勃发展,因为毕竟也三十几岁了,那时候三十多岁了,你人生再创业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后来我跟她讲,我说人总不能一辈子给人家打工,要给我一次机会嘛。 

  虽然开始的时候徐敏不同意,但是自己在台湾多年当家庭妇女的经历,最终还是让徐敏理解了了丈夫的心。2002年夏天,在台湾生活了七个年头的徐敏,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湖南长沙。 

  夫妻俩看到长沙随着经济的发展,酒吧逐渐增多,就投资创办了一家贸易公司,专门出售洋酒,几年下来在长沙已经小有名气。 

  人们常说,相爱容易相处难。陈文达和徐敏分离7年的日子里,曾经饱尝相思之苦,可好不容易团聚了,夫妻之间却因为性格不合,频频爆发冲突。 

  徐敏同期:那是结婚纪念日,我就跟他讲好的,那天晚上去看电影,然后吃完饭,我就觉得保姆已经洗好碗我就说那我们俩走吧,他就不动,就一直在那边房间里面弄小孩玩,就不把小孩交给保姆,我说你不走,我就自己走了,他真的还不走,就自己走了。我就跑到电影院去了。 

  陈文达同期:哪里,后来就吵起来了,吵起来,她就不晓得莫名其妙冲出去了,冲出去以后,那时候也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什么都没有,她跑出去我就很担心,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那时候小孩子很小,在长沙这里,天气又冷,又是冬天,然后我就以为她应该是在楼下,不会走远,那我就抱着小孩子然后就在外面走了一两个小时,找她,她老人家自己去跑到电影院去看电影去了。后来是她同学打电话给我,打到家里来,他说你跟徐敏怎么样,徐敏在这里。 

  主持人同期:你不知道自己的先生会着急呀? 

  陈文达同期:她那时候好任性,已经离家出走好几次了。她任性的时候,就一定要我跟吵,反正这个事情绝对不能留到第二天,以后我有时候就很累,有时候出差回来,或者有时候工作上很累,我就说好好,都算我不对,我不跟你吵,不对,你要把事情讲清楚。 

  那我们遇到事情,我们都一定会,第一就是会沟通,然后幸亏太太的性格是比较直的,而且我的性格是比较柔和一点的,刚好也是我们这么长时间能够,或者是将来一生一世在一起的一个基础,我们等于说是互补吧,有时候她一冲动起来,我就会让她,慢慢的她年纪大了,她也在成长嘛,她慢慢个性也改过来了。她现在脾气也比较好了,也不会说动不动发脾气或者怎么样, 

  徐敏同期:可能那时候年轻不懂事,是比较任性,因为我在家里又是最小的,我记得我在长沙的时候,也是怀孕,我记得我吃完饭,我去洗碗,然后他就在那边吃西瓜,然后本来半个西瓜,就这样用勺子吃嘛,你最少应该留一半给我嘛,我还怀孕呢,他把它吃完了,就剩了一口给我,我就哭了一个晚上。 

  陈文达同期:没有,那不是,她那天就是为了那西瓜,她的脾气那时候好暴躁的,年轻嘛,那时候脾气很暴躁的,西瓜没吃到嘛,在我认为就是西瓜没吃到嘛,然后她就跟我吵起来了, 

  主持人同期:是怎样哄好的? 

  徐敏同期:我晚上在那边哭,哭了就没睡觉,他就睡着了,所以我就很醒。 

  主持人同期:把他打醒了? 

  徐敏同期:对呀,就把他弄起来了。 

  主持人同期:弄起来怎么办? 

  徐敏同期:就没有让他睡觉啊。 

  陈文达同期:发生这件事情以后,她一定要让你跟她说对不起,或是怎么样,你绝对不可以说,那天晚上没睡到。第二天? 

  徐敏同期:所以后来就西瓜先让我吃,我吃完了才给他吃。 

  徐敏是急脾气,陈文达是慢性子,夫妻俩在长沙团聚的这5年时间里,虽然争吵不断,但因为能够互相包容,感情反倒越来越稳固。 

  这期间,大儿子陈孟翔和二儿子陈孟帆分别从顽皮的儿童成长为懂事的少年。目前,小哥俩在长沙市同一所小学就读,哥哥读五年级,弟弟读三年级,学习成绩都不错。业余时间,弟弟孟帆学习钢琴,哥哥孟翔学习长笛。看着两个孩子健康成长,夫妻俩都很欣慰。 

  主持人同期:其实你们两个人从1995年结婚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了。 

  陈文达同期:对。 

  主持人同期:12年的共同生活,你们彼此最感激对方什么? 

  陈文达同期:我是认为说,他帮我生了一对好儿子,这一点是我最感激的,所以说我经常对人家讲,我说我来大陆12年,我没有什么很大的收获,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我娶了一个好老婆,生了一对好儿子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同期:很实际,你呢? 

  徐敏同期:最感谢他就是说他比较能够包容我,像我以前那种脾气的话,能够容下来的人应该不多吧。 

  (编导:杨华 摄像:徐朋 雷昊) 

 
友情
链接
    中国政府网 | 国新办 | 国台办 | 海协会 | 外交部 | 海峡两岸互联网交流委员会 | 中国台湾网 | 海峡之声 | 你好台湾网 | 中新网 | 华夏经纬网
    湖南省政府网 |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益阳 | 常德 | 岳阳 | 邵阳 | 郴州 | 娄底 | 永州 | 怀化 | 张家界 | 湘西自治州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中国网 | 凤凰网 | 环球网 | 搜狐 | 网易 | 新浪 | 腾讯 | 雅虎 | 谷歌
    中华军事网 | 新浪军事 | 铁血军事 | 凤凰网军事 | 西路军事 | 米尔军事 | 环球军事
湖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