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体概述
·自然地理
·益阳文化
·益阳人口
·行政区划
·民族宗教
·建置沿革
·台商情归湖南妹 归隐乡里种葡
·台商焦立强先生在益阳的幸福生
·台商黄国安扎根益阳 带去精致
·化解危机 实现双赢
·益阳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县市区人民政府台湾办公室
·益阳智能机器人产业园
·湖南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产业
·益阳生物科技产业园
·益阳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
·云计算、大数据产业园
·益阳橡塑机械产业园
·益阳电子信息产业园
 
  当前位置>>民俗掌故
魏公庙的来历
2015-08-27 13:40:18    华夏经纬网

  作者:老子汉 文章来源:网络 

  在经商管理方面,洋人似乎比益阳人要高一招,但益阳人似乎比上游人又要高一招,这里说个益阳人与上游发生摩擦的故事;

  其实,益阳人自己清楚,大码头的由来,益阳的兴起,既不是靠经商的特长,也不是靠加工毛板船的技艺,而是仅凭一点视途和行船经验以及把这三者有机结合在一起的聪明头脑。而这三者中,视途行船却是这之中最关键的,益阳人自己也非常看重这一点。

  像许多传统文化一样,已掌握并看重的东西就要把它神秘化,最常用的办法就是尊奉一个祖师爷,这是中国许多行业都行使的老套路,那么,行船经商、加工毛板船这个新型行业的祖师爷是谁呢?按理说,益阳人是应该知道郑和的,但大概嫌他是个阉官,再者,郑和航的是海,而大码头航的是河、湖、江,民奉官也是江湖行业的一忌,于是,益阳人决定不提他。

  但到底供奉谁最合适呢?因这个新兴行业至少有两点和别的行业不同;

  1.要有足够的神秘感,它除了一般行业的神秘之外,还隐藏着一个重大的商业秘密。

  2.航行的风险性,俗话说,行船三分险,况这是千里水路,途径河湖江,狂风险浪,稍有不慎便会船毁人亡,因此,每一次毛板船起航前,老板和船员都要举行隆重而又神秘的起航仪式,(多在“水府庙”进行,供奉吴国水军都督丁奉,故又称将军庙,)大有生离死别的味道。仪式由祭师主持,大致分三个程序;1.焚香祷告神灵,读祭文,许愿还愿。2.杀鸡喝鸡血告别酒,亲人间彼此嘱咐祝愿。3.船员们每个人都由祭师驱邪画符,并贴身带上保平安的符咒。

  但这个时期供奉的祖师爷却是乱七八糟的,有太上老君,南海观音、杨泗爷(杨幺)、关帝爷、南岳大帝、洞庭王爷、天后娘娘、吕洞宾等等,有佛有道,不伦不类,似乎都与水有点关系。但这其中有两个神灵却是外地没有的,一个是潘子良,他是鱼贩子出生,好象和行船有点关系。另一个则是浮邱子,这除了他是本地炼丹仙人外(现桃江的浮邱山即以他命名,那时的桃江即益阳),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浮”字的缘故了,行水路最要紧的就是要“浮”。可是,以上诸神似乎与这个行业关系又都不大密切,每次祭祀都有点病急乱求医,临时抱佛脚的味道。

  创出了大码头辉煌的益阳人,居然在几十年之内找不到适合自己行业的祖师爷!这可能是现代物资文明和传统精神文明难以找到融合点的一个例证。

  但益阳人的聪明终究还是打造出了行船运输的祖师爷------魏公。

  魏公是上游宝庆(邵阳)的一个排古佬,到底是姓魏还是以后尊封的姓魏,现已无法考证,但这却是江湖上一个流传面域很广的故事;

  传说同治年间,魏公从宝庆驾排下来,路经益阳码头时,居然不停下来交货给加工厂,而是闯关直销到汉口码头去,上游人早就想免掉益阳这个环节直接和汉口发生业务联系。针对这种闯关行为,益阳加工厂的老板们岂能容忍?开此先例,益阳今后的生意怎么做?于是,加工厂主持祭祀的祭师便在岸边作法;用扁担在江边一插,那排便在江心钉死走不动了。那驾排的排古佬一看,便知是岸边有人作法,于是,也作法运起轻功跳到祭师身前,在他的肩上轻轻的拍了七下,说;“佩服了”!这祭师马上感到中招了,忙跑回去对妻子说;“我今天碰到了高手,唯一化解的办法就是你把我在蒸笼里蒸七七四十九天,不然,我这七颗铜钉不得出来”。

  他妻子遵命照办,可是当他蒸到四十八天时,心想;哪有活人能蒸四十多天的?只怕骨头都化了,揭开来看看。谁知她一揭开,祭师还好好的活着,而肩上的铜钉也冒出了寸许。祭师这时只得仰天长叹;“天命如此,罢了罢了!我死后,你就把我葬在江边,拿床篾席子,哭一声,拆一匹篾下来”。

  他妻子果真又照办,哭一声,拆一匹篾,而那江心魏公的排也就一根根的被拆散,眼看一张排快拆完,谁知祭师的妻子哭得死去活来,还剩巴掌大一块时,把那席子望江中一扔,魏公也就因最后的五根木头而获救,跑上岸来,煮了罐稀饭,望那祭师的坟头一泼,顿时,那坟头便长满了白蛆,祭师化为污泥。

  这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山更比一山高。

  但魏公也由于本钱尽失,从此也就只得留在益阳了。

  而魏公成神,则是魏公死后的事情,魏公生前益阳人还是不看好他,尽管他法术高强,可他斗死了益阳的法师,益阳人不势利眼,魏公生前只得过着流浪的日子。

  终于有一天,有人在江边发现一具发臭的死男尸,马上报告给县太爷,县太爷到江边一看,看到的却是一具散发着香气的女尸,于是责怪报告人说;男女都不分!报告人也感到奇怪,上前到死尸的裤裆里一摸,果真什么也没有。这时,旁边的人才解释;这具尸体发现十多天了,香三天,臭三天,时男时女。

  这,就是宝庆排古佬魏公。从此,益阳也流传着一句歇后语;魏公菩萨的卵-----阴消哒!

  于是,魏公成了益阳航运业几十年寻找的神,这个新兴行业的祖师爷。

  一座颇具规模的魏公庙便在三堡和大码头的闹市之间、将军庙的附近拔地而起,这是巫、神话和现实有机而完美的结合。

  从此,魏公庙里香火不断,而祭拜的人却是清一色的与行船有关的船员和家属,祭拜仪式也比先前简化多了,不需要祭师,因再有本事的祭师也败给了魏公。祭拜者只需点上香烛,买一只鸡,提一瓶酒,把鸡杀了,血放在魏公菩萨的祭槽里面,然后再倒上一杯酒,鸡酒提回去上船吃,祭拜仪式就告结束。

  传说;魏公庙香火旺盛时,一天杀得上五六十只鸡,而这些祭拜者有一半是资江上游新宁、武冈、隆回、邵阳、新化的船客,他们船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买鸡酒祭拜魏公。但流传得更神的是;尽管六月天,这些流淌的鸡血既不臭,也不招蚊虫,原因是魏公菩萨灵气大,谁敢乱动他的东西?其实,这就是血里倒了那杯酒的缘故。

  我们从这个近巫似神话的故事中,不难发现益阳人的聪明机灵和高度的政治智慧;树一个最大竞争对手的人为神,不但避免了矛盾冲突,稳住了现有的经营地位,而且要对方对你五体投地,称赞你益阳人胸怀博大,益阳人失去了什么?不过一个祭师的虚名,而赢得的却是上游流下来的滚滚财富。

  这个故事一直在江湖上广为流传,至于魏公庙把这个故事说成是明代,并在门楣上方石刻“赦封真人府”等字,应该是为了避免事情原委的尴尬,因明代时大码头还是一片荒凉的乡村,在那里是不可能建庙、也不可能有人祭祀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