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文化故事
·徽州茶人小传:方成培
·徽州茶人小传:张昌翼
·徽州茶人小传:王森泰
·徽州茶人小传:胡树铭
历史渊源
·徽州古村落水口林集锦(四)
·徽州古村落水口林集锦 (三)
·徽州古村落水口林集锦 (二)
·徽州古村落水口林集锦 (一)
徽文化研究
·黄山地名的“村落”味儿(下)
·黄山地名的“村落”味儿(上)
·黄山地名的历史变迁味儿(下)
·徽商故里发现徽菜馆始祖
徽文化艺术投资
·馃印:游荡在徽州灶头的袅袅乡情
·许村舞大刀
·薪火相传之十番锣鼓
·薪火相传之安茶制作技艺
旅游线路
·重走红军路,体验特色徽州“寻史”之旅!
·安徽推出12条春季赏花线路,两条在黄山
·世遗古村、文化康养 2天1晚精品线
·“铁军黄山红”红色主题旅游线路三日游线
酒店吃住
·山水间喜新恋旧
·大旅小舍
·呈坎首善儒宗民宿
·蟠桃山庄
当前位置:首页 >>徽文化故事
徽州茶人小传:吴 藻
2021-03-05 11:55:10     华夏经纬网

  吴藻(1799~1862年),女、字苹香,号玉岑子,徽州黟县仙里人。吴藻家道殷实,自幼在闺中受到良好教育,加之聪慧好学,拥有天赋之才,故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她用轻巧、活泼、流畅的白话及纯美的诗词抒写着自己的心情,以致“诗一吟咏,超妙绝尘”,堪称清代词苑奇花异葩;著有《花帘词》、《香雪南北词》、《花帘书屋诗》等。

  吴藻以女性性情中特有的细腻敏感、优雅柔丽的气韵,吐属一首首充满哀惋幽怨的情词;同时更以“林下风”的逸致,抒发豪宕悲郁的情景。所谓宝钗桃叶,写风雨之新声,铜琶铁板,谱海天之高唱,在并世的女词人中很少有人能与之比肩。尤其是她的吟茶词曲,不仅仅流丽清圆,而且节奏明快,意象优美;常以奇妙变化之想象来营造雅致的意境甚至空灵的效果……。“临水卷书帷,隔竹支茶灶。幽绿一壶寒,添入诗人料。”吴藻的这首茶诗可谓是别出心裁,清水环绕,竹林幽处,支上冰心玉壶,注入清茶几许,添入诗情几许,清芬氲氤,自是绕梁不散。“笔床茶灶”这一典故,出自《新唐书?隐逸传?陆龟蒙传》;它原意是用来形容隐士的生活。而在唐宋以后,文人墨客将茶灶与笔床等茶器、物品等并例,以至“笔床茶灶”成了饮茶时的必备之物,抑或代名词……。而在吴藻的茶诗里,“笔床茶灶”这样的寓意词句是比比皆是。如《蝶恋花?题魏雨人明经绿天觅句图》诗中有:“……移得笔床茶灶在。分明人占清凉界。”又如《貂裘换酒?题葛秋生茂才横桥吟馆诗画册》中有“小拓轩窗三两处,把笔床、茶灶都安放。”而在《卖花声》诗中有“一样夕阳芳草,庭院荒苔。笔床茶灶欠安排。抛掷流光人不觉,减了清才。”还有“……绿茶灶书床,短篷双桨,罗衫团扇,锦字银钩。”“吟窝许傍仙岩结,茶灶却邻丹灶。”由于过早地失去了青春爱情,吴藻的内心深处终究还是寂寞愁怅的,尤其是漫漫长夜,守着的仍是凄凉,这就使得她的词曲多显得情感深婉,情调沉伤;于是有了“长夜迢迢,落叶萧萧,纸窗儿不诅敲。茶温烟冷,炉暗香销,正小庭空,双扉掩,一灯挑。愁也难抛,梦也难招,拥寒食睡也无聊。凄凉境况,齐作今宵,有漏声沉,铃声苦,雁声高。”然却是“石鼎松风茶未熟。瑟瑟凉生满幅……。”以致她“一榻茶烟画掩关,杏花消息燕莺瞒,未忺梳掠亸云鬟;”而在“长夜迢迢,落叶萧萧。纸窗儿、不住风敲。茶温烟冷”的境况下,甚至是“尽年年茶坂,杜鹃啼血。”

  “笔床茶灶太从容”,总有一种生活,存在于才女吴藻的脑海,它是世间最简单的一幕,然却永远无法实现……。那是一座坐落于高山流水之间的古宅,庭前院后满是寂静的安逸,这里的声音并不杂乱,只有流水潺潺,只有翠鸟的啼鸣,只有心灵的触动或者一切安然的自在;她想午后烹一壶鮮爽甘美的清茶,读一首雄心壮志的豪诗,品一阙多情伤怀的清词;偶尔也尝一壶美酒,狂奔天涯,从此逍遥……。然花会谢,草会枯,人会老,梦也会碎;吴藻只能是闭窗掩卷,不觉泪盈,一丝惆怅;叹“笔床茶灶,一蓑烟雨,了却余生……。”

  信息来源:黄山日报 作者:郑毅(黄山市台办供稿)

主办单位:黄山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联系电话:0354-2636130 E-mail:jztb888@sina.com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