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文三百万”大猜想
9月3日,台湾高铁列车上发现一只装有300万(新台币,下同)现金的行李箱,未料竟是民进党“立委”陈明文遗失的,他也是蔡英文手下重要辅选大将,陈明文之子出面解释说是父亲要给他去菲律宾开设珍珠奶茶店创业之用,引发岛内高度讨论。对此说法,你信吗?

“高铁三百万”事件梳理


    陈建铭酸陈明文钱多到忘记汇款、不留纪录、不说来源、不缴赠与税。(陈建铭脸书)图片来源:中评社

    起因——

    台湾高铁北上列车上拾获一只未上锁的行李箱,经高铁人员清查,发现里面竟有现金300万元,高铁追查后发现,失主竟是民进党嘉义县“立委”陈明文。陈明文通知其儿子取回。

    解释——

    据陈明文的次子陈政廷指出,因他想延续母亲“舞茶”品牌,打算至菲律宾开珍珠奶茶店,这笔钱是父亲要给他创业用的,但不小心遗忘在车厢上,他已全数领回。此事外界议论纷纷,“在野党”直呼“不合理”,吁陈明文说清楚、讲明白,并质疑是政治献金。但陈明文却神隐,而陈政廷则出示与菲律宾方面联系的报价单及对话纪录自清,表示这两年他因缘际会前往菲律宾工作,有创业想法,父亲陈明文到菲律宾探视时,逛街时感受到台湾珍奶可打进菲律宾市场,经讨论后,父亲决定让他投资,让台湾珍奶南进。

    陈政廷说,这笔三百万元现金,是这几天他回台,请父亲向母亲拿的。至于为何不用汇款?陈指出,他没有信用卡,在菲律宾也没有账户,这笔钱是方便他在台湾买一些煮茶的设备、原物料,再运到菲律宾。此外,另一部分的钱则要换成美金,带去菲律宾付公司的开办费,他在菲律宾申请公司要透过代办,之后才有办法开设公司的户头,才能用汇款的。

    陈政廷说,前日中午他和父亲吃饭时,父亲看到他的脸,想起要将现金给他,才惊觉钱遗落在高铁上,他马上赶到高铁站领取,三百万现金全数找回。全文

“高铁三百万”事件疑点多多


    “绿委”陈明文3日上午高铁北上列车丢失300万元现金的登机箱被寻获,国民党团昨天上午举行记者会提出疑点。(中评社倪鸿祥摄)

    疑点1:在银行提领逾50万元需登记申报

    国民党团总召曾铭宗指出,一般人只要向银行领出超过50万元现金,不仅银行要登记,还要通报台湾“调查局”洗钱防制中心,更何况是300万的现金,不知道洗钱防制中心有无收到通报? >>详细

    疑点2:台湾出入境携带现金上限为10万元

    “时代力量”前发言人吴峥质疑,台湾出入境携带现金的上限是10万元,超过就会被没收,300万现金的投资最后还是需要通过汇款的方式,那么又为何不直接转帐,要用现金来转手?

    疑点3:陈明文申报现金存款只有240万元

    根据台“监察院”今年5月公布的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廉政专刊》,陈明文在去年11月1日定期申报的财产中,除多笔不动产外,现金存款扣除债务,只有240万元。现在却一下子“从银行提领”300万元现金,是否存在着“瞒报”的问题?倘答案是否定的,那么,这些既超逾申报数额,也超溢陈明文在申报后出任“立委”的合法酬金的现金,是从哪里来?

    疑点4:一年内赠与超过220万元需要缴税

    国民党“立委”费鸿泰质疑,陈明文太太给儿子300万去菲律宾的故事实在不太通顺,认为陈明文应该出来交代清楚,不要为了圆一个谎说更多的谎,且300万现金超过赠与税限制的220万,他儿子是以借款形式,还是两夫妻分摊方式去算?或是有没有缴税?

    疑点5:新台币并非菲律宾当地流通货币

陈政廷贴出他与菲国友人的对话与报价单。图片来源:厦门卫视

    如是到菲律宾作投资,租赁或购置铺位、装修、聘请员工等,新台币并非是当地流通的货币,必要兑换成美元或菲律宾披索。这又涉及到是否触犯当地外汇管理及反洗黑钱的法律的问题。另外,根据菲律宾的法律,开设珍珠奶茶店是属于零售业,必须是要由百分之百的菲律宾人经营,有百分之一都算是外资。如果陈政廷是以“外国人”身份去菲律宾创业,就必须提出250万美金(折合新台币7700多万元)的财力证明,这300万元而且还要在台湾购置设备的款项,根本就无法满足菲律宾的相关法律规定。

    疑点6:珍珠奶茶开设点为何不选大城市

    国民党次级团体草协联盟发起人李正皓指出,陈政廷在《自由时报》贴出了他与菲国友人的对话与报价单,反而衍生更多的疑点。首先,对话内容说支付的金额有“50% of DP and SBMA fee”。DP是何简写不得而知,但SBMA是苏比克湾管理局简写。若要在菲律宾开珍奶店,为何不选在马尼拉或宿雾等人口多、消费频繁之地,而选在苏比克湾此种自由港区。

    此外,李正皓表示,陈政廷贴出的报价单,上面的金额是259510披索,换算成新台币约仅15万元,与300万元落差很大,该如何解释?一般外币开户多是用“美元”,廖素惠明明有2万6千多美元的外币存款,为何没提出来用,而是给新台币? >>详细

    疑点7:陈明文为何神隐并对高铁报警震怒

 

季青。图片来源: 台湾《联合报》

    有媒体报导陈明文发脾气问高铁为何报警,这件事也该说明,路人捡到300万不报警不是很奇怪的事吗?太多疑点令人想不透,陈明文却缺席民进党中执会,改发声明喊告欲“以讼止谤”,但这种作法并非自清的好方法,不如出面说清楚讲明白。 >>详细

    “绿委”低调 被问到都打哈哈

    分次提领 蔡碧仲称很多人也规避通报

    陈建铭酸陈明文遗失300万 钱多到忘记了

    “蓝委”质疑陈明文丢300万元 苏贞昌也躺枪

“高铁三百万”事件猜想


    猜想一:响应新南向?

图片来源:中国台湾网

    大陆暂停陆客赴台自由行后,蔡英文当局表示“没影响”,将大力推进新南向救观光,陈明文为讨好蔡英文的南进政策,所以用这笔钱去菲律宾投资珍珠奶茶店?

    猜想二:受贿或买官?

    陈明文向“监察院”申报的财产纪录表示,陈明文夫妇虽财力相当雄厚,但陈明文申报的现金存款只有约240万,根本不足300万。虽尚有其他1260多万存款是存在其妻廖素惠名下,但其中有1000万是远景投资公司的钱,应不宜动用。要一次动用300万现金,恐怕要处理土地、建物、股票或保险,究竟这笔现款怎么来的?此外,据台“行政院”前发言人郑丽文爆料,陈明文的300万现金“有很重要的政治任务”——比如选台“立法院院长”! >>详细

    猜想三:非法洗钱?

    陈明文现场出示了自家监视器画面,说明当初这笔钱是从家里跟着他上高铁,准备要给小儿子做创业基金。图片来源:厦门卫视

    台湾资深媒体人黄越宏质疑陈政廷是为父洗钱,黄越宏认为,陈政廷说法有违常情,令人怀疑是“非法洗钱”,“创业基金”只是掩护洗钱借口,根据2017年新修正的“洗钱防制法”第15条“特殊洗钱罪”,只要财务交代不清就成罪,陈政廷300万元来路不明,却赖给父亲。如果陈无法证明领钱,他与儿子就有可能替台菲两地不详共犯制造“金流断点”,父子恐同涉洗钱罪。 >>详细

    猜想四:选举政治献金?

    300万现金是否同当下的选举或政治有关?“黑金政治”和“桩脚文化”是台湾政坛中最被民众和舆论诟病的地方。“300万事件”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岛内舆论在猜测这箱钱的用途。民进党在这方面给台湾社会留下的印象不佳,不论是舆论还是民众似乎都更愿意认为这箱钱的用途可能是围绕接下来的选举。并且陈明文是蔡英文各项选举操盘手,负责选举政治献金募款,他怀疑陈搭高铁拿走大行李箱、忘了小的,才会遭外界质疑不单纯。 >>详细

    陈明文丢失300万的最佳解释

    高铁遗失300万 林国庆要陈明文别再回避

    陈明文300万风波 柯讽不会转账只好提着走

    心虚闪躲!遭问陈明文300万现金事件 蔡英文一个眼神求救他

 

【策划编辑:邱梦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