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济南概况
·济南概况 ·走进济南
·经济建设 ·民族概况
·人口情况 ·人民生活
·市政机构 ·自然环境
·历史文化
  秀丽风光
·天下第一泉风 ·千佛山
·泉城公园 ·济南红叶谷生
·济南植物园 ·济南野生动物
  灿烂文化
·平阴渔鼓 ·长清落子
·济阳鼓子秧歌 ·饮马高跷
·章丘芯子 ·绣球灯
·五音戏 ·吕剧
·皮影戏 ·黑陶
·老残游记 ·明湖春柳
·一泉三景 ·龙洞山记
·趵突泉赋 ·泉城印象
  济南名人
· ·鲍叔牙
·闵子骞 ·曹操
·竺僧朗 ·秦琼
·房玄龄 ·曾巩
·李格非 ·苏辙
·李清照 ·辛弃疾
·赵孟頫 ·张养浩
·铁铉 ·李攀龙
  特产小吃
·名优特产 ·马蹄烧饼
·黄家烤肉 ·荷花粥
·草包包子 ·玫瑰酱
·油旋 ·甜沫
 当前位置>>灿烂文化
济南非物质文化遗产:济阳鼓子秧歌

图片来源:济阳县情网

  “鼓子秧歌”是山东北部地区,流行最为广泛的一种集体表演的自娱性广场民间舞蹈形式。其流传地区为济南市以北的济阳、商河、临邑、乐陵、惠民、阳信等县市。是广大农民欢庆丰收、共度新春的一种民俗活动,每逢春节期间从乡镇到县城,秧歌队纵横交错、川流不息,以宣泄人们丰收后的喜悦心情。数百年来,这古老而又别具特色的民间舞蹈形式,就这样代代流传,并不断向更高、更广泛的艺术境界发展。其鲜明的地方风格,粗犷豪迈的风骨神韵,热情奔放的精神,刚毅纯朴的性格特征,丰富多变的场图套路,受到全省乃至全国人民的喜爱和赞誉。

  济阳鼓子秧歌,历史源远,据传清朝年间就已普及。它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其主要角色为伞、鼓、棒、花。伞、鼓、棒均以舞者所持的道具命名,花即女角。由于流派的不同,伞又分“扛伞”、“插伞”、“举伞”等三种。

  经过多年承传,济阳鼓子秧歌基本形成了三大流派:

  一是以仁风镇流河村为代表“老慢板”。打击乐伴奏,节奏舒缓,速度缓慢,苍劲稳健。

  二是以曲堤镇金李村为代表的小伞鼓子秧歌,他们的表演为“举伞”、“鼓子”、“地花”三种角色。

  三是以仁风镇司家坊村为代表的快板“鼓子秧歌”,他们的表演为“插伞”,队伍庞大,伞、鼓、棒、花俱全。

  济阳司家坊村的“鼓子秧歌”历史久远。据该村老村长姚书林讲:据他记忆本村最早的领伞人是司连孟,同期的还有姚云龙(表演花伞),司玉芬(表演棒),他们都出生于清光绪年间。接下来的是司玉松(1906年)表演鼓子,司传道(生于1918年)表演拉花(女角)。特别是司兴尊(生于1918年)自幼受鼓子秧歌熏陶,并随其父司连孟学跑头伞。17岁正式下场表演,他扮演的头伞动作粗犷剽悍、步法奔放流畅。后来担当起秧歌“博士”的重任。在半个多世纪的秧歌生涯中,他所带领和指导的秧歌队不仅丰富了当地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而且培养出大批秧歌人才,有不少后起之秀在秧歌艺术上有所创新,对秧歌的继承和发展做出贡献。在他古稀之年,仍热心参与秧歌活动的指导,是一位颇受群众尊重的秧歌老艺人。

  “济阳鼓子秧歌”三大流派、四种角色、性格各异、所持道具有所不同、因而形成了各自的动作特色。“伞”、“鼓”舞动起来刚劲挺拔、形象剽悍;“棒”的动作灵活、轻巧利落;“拉花”舞姿优美、飘逸大方。

  济阳鼓子秧歌的表演形式有两种:一是“街筒子”,二是“跑场子”。两种形式中各种角色的设置都是偶数,以伞的人数而定,其他角色均依伞的倍数递增,鼓是秧歌队的主体。如:8顶伞、鼓是32个、棒和拉花每种均为16个。

  “街筒子”是秧歌队走街串乡在行进中表演,前面是锣鼓队,后面是秧歌队。秧歌队行进时多保持三路或五路纵队。伞在中间成一单行纵队,两侧为鼓、棒、花相间的二纵队或四纵队,以统一的锣鼓伴奏中前排前行。前行中强调动作的协调配合,情感交流,如遇鞭炮迎接则原地表演。此时两侧的鼓、棒、花可变成四纵队行进,或横排交叉、前后相互面对“菠花”、背对背“菠花”、转身“菠花”等。有时中间一竖排伞快速跃进向前,其余四竖排(鼓、棒、花)原地舞蹈。然后伞原地舞蹈。其余四竖排再快速向前与伞并齐,恢复原五排纵队。有时伞突然返回向后行进,其他四竖排则向前挺、使队伍拉开距离,紧拉再逆方向转身仍回至五纵队的位置,将“街筒子”的表演推向高潮。在“街筒子”的表演中,即有整体的集体舞,又有交叉于其中的对舞,所有变换均以伞为中心组舞。

  “跑场子”是秧歌队到达场地后的表演。秧歌队根据锣鼓队的位置,面向大鼓,以一伞、四鼓、二棒、二花为一组,成单行依次排列进行表演。从两侧进场到场后左右分开,沿场地边缘行进、两队在场地前场中心相遇成一大圆圈。它不但起到围住表演场地的作用,而且依靠这个圆来调度演员变化场图,又是每个场图变化的起点和终点。这时一切听从领伞人摇动拨槌发令,开始按预定的场图跑场。据当今济阳司家坊村优秀领伞人姚生林讲:秧歌队跑场图不下几十种,如“单进单出”、“双十字街”、“里四外八”、“石榴花”、“牛鼻钳”、“日月转”、“穴海眼”、“二虎把门”、“四进四出”等。“单进单出”是由一个头伞带领跑场。“双进双出”是由两个头伞分别带领跑场。“四进四出”是由四个头伞同时带领跑场。跑起来恰似双条或四条彩龙,在飞场地跃盘旋,首尾里外翻腾,动作多变甚是壮观。在场图套路中又分“文场”、“武场”、“文武场”。“武场”节奏欢快、热烈红火、舞姿雄伟,进出皆用舞蹈动作表现。“文场”场图变化明快流畅,舞者各自保持上身姿态,按所跑的场图路线快速穿行。也就是秧歌传人们常说的“武场看打、文场看走”。“文武场”则是半文半武的场图和动作变化,在表演中经常交替使用,进时多用“武场”,出时则多用“文场”。使舞蹈表现情绪活泼观快、对比鲜明。另外,在表演各种不同形状的场图时,“菠花”是构成场图的重要方式。在演员进、出表演中每当二人相遇都要进行“菠花”,根据场图构成的需要有时前者要与后者“菠花”,总之每个场图都是在不同的位置,由无数的“菠花”交织穿插所组成。各流派鼓子秧歌队的伞、鼓、棒、花在动作风格及组合方法上有所不同,但在表演的场图套路上大同小异。

济南市台办供稿

 
  相关文章
济南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联系电话:0531-82900358 邮箱:jnswtb@jn-public.sd.cninfo.net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