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济南概况
·济南概况 ·走进济南
·经济建设 ·民族概况
·人口情况 ·人民生活
·市政机构 ·自然环境
·历史文化
  秀丽风光
·天下第一泉风 ·千佛山
·泉城公园 ·济南红叶谷生
·济南植物园 ·济南野生动物
  灿烂文化
·平阴渔鼓 ·长清落子
·济阳鼓子秧歌 ·饮马高跷
·章丘芯子 ·绣球灯
·五音戏 ·吕剧
·皮影戏 ·黑陶
·老残游记 ·明湖春柳
·一泉三景 ·龙洞山记
·趵突泉赋 ·泉城印象
  济南名人
· ·鲍叔牙
·闵子骞 ·曹操
·竺僧朗 ·秦琼
·房玄龄 ·曾巩
·李格非 ·苏辙
·李清照 ·辛弃疾
·赵孟頫 ·张养浩
·铁铉 ·李攀龙
  特产小吃
·名优特产 ·马蹄烧饼
·黄家烤肉 ·荷花粥
·草包包子 ·玫瑰酱
·油旋 ·甜沫
 当前位置>>灿烂文化
济南非物质文化遗产:黑陶

  源于中国原始时代的一种陶器,最初发现于济南龙山镇,为“龙山文化”的典型代表器物,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黑陶黑如漆、明如镜、硬如壳、声如磬,有很高的观赏、保存和收藏价值。

  济南德功龙山黑陶艺术有限责任公司 

  联系人:刘德功 

  电话:0531--83621165 

  手机:13356687130/13678803939  

  传真:0531--83621165 

  网址:www.degongheitao.com

  EMAIL:la9050076@126.com 

  地址:山东济南章丘龙山办事处西300米路北

  创新展现黑陶魅力  传承弘扬龙山文化

  ——记山东民间手工艺黑陶制作大师刘德功个人

  简历:刘德功,1950年出生于山东章丘龙山镇,山东省民间工艺制作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高级会员,黑陶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得金、银奖。

  时间是2008年秋的一天,在清华大学陶瓷艺术高级研修班上,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杨永善教授正在给学生们授课。当他讲到龙山文化的杰作——蛋壳(黑)陶一节时先问了学生们一句:“大家有谁到过山东章丘的龙山啊?哪位对龙山出土的蛋壳陶有个大概了解呀?”话音才落,一个50多岁、身体壮实、说话底气特足、操着浓重的方言的汉子站了起来:“杨老师,我就土生土长在山东章丘市龙山镇,我不但了解龙山蛋壳陶,这次来学习,还带来了我亲手制作的蛋壳陶杯!现在就拿给你看,希望您给指导指导。”说着,这位学生抱着一个盒子走向讲台。“你章丘龙山的?对蛋壳陶杯,现在知道它的人都屈指可数,别说见过它了。”杨永善教授上下打量着他,满脸的疑问。看这个学生从盒子里掏自己的“作品”,连忙拦住,“先别忙着往外拿,你先回答完蛋壳陶都有那些特点就知道你的(作品)水平了!”“龙山黑陶的特点就是黑、薄、光,细。蛋壳陶杯,作为龙山黑陶的代表作首先形容它薄如蛋壳,没有极高的制作工艺水平,想都不敢想;再就是它的实用性,不怕水和冷热刺激,我制作的蛋壳陶杯埋在地下做实验都7年了,不但没有圬沤损毁,反而通体更加乌黑发亮,我糊纸箱用它来打糨子都烧不坏;蛋壳陶杯主要还在于它是4600多年前的艺术杰作,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它丰富而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嗯,说的正确,‘黑如漆,亮如镜,叩之如磬,润之如玉,望之似金。’这正是蛋壳陶的精妙之处呀!把你的‘杰作’拿出来我看看吧!”对蛋壳陶有着50多年研究的杨永善教授看他拿出来的蛋壳陶杯后马上眼前一亮,托着蛋壳陶杯审视着反复把玩,并把鼻子凑近闻了闻,接着又用手指蘸着唾沫在陶身上抹了抹,兴奋地说,这件黑陶真是你做出来的嘛!我研究黑陶五十年,走访了全国数十家黑陶厂,只有你这件作品“基本达到4600年前蛋壳陶”的工艺水平啊。这个得到著名专家赞许的山东汉子就是中国龙山黑陶艺术的传承者和领军人物、山东省民间工艺制作大师刘德功。去年全运会在济南召开之际,他把自己精心制作的“全运之魂”(黑陶宝塔)无偿捐赠给了全运会,曾引起强烈反响。如今,在章丘“四宝”(龙山黑陶、辛寨鲍芹、唐和唐—阿拉伯糖、百脉泉酒)集体挺进上海世博会之际,刘德功和他的龙山德功陶艺研制中心更是成了社会和各大媒体记者关注的焦点。

  (一)与龙山黑陶今生有缘

  自全运会场馆“东荷西柳”东北方向,行大约20公里,就到了一个小镇。小镇虽小,但其名号却闻名遐迩——举世闻名的龙山文化首次被发现的地方——“龙山镇”。生于斯长于斯的刘德功天生仿佛就和黑陶结下了不解之缘。话还得从龙山文化的发现说起。1928年4月,当时还在清华大学上学的吴金鼎到离龙山镇城子崖遗址不远的汉代平陵城遗址作假期野外考察。4月4日,他途经龙山镇城子崖,不经意地回头一望,路沟边断崖的横截面引起了他的注意,在阳光下一条延续数米的古文化地层带清晰可见。此后,吴金鼎先后5次到城子崖实地考察,发现了大量色泽乌黑、表面光滑的陶片,这也就是日后龙山文化的代表黑陶。吴金鼎很快就将自己的发现报告给了他的老师李济先生。被人称为“中国考古学奠基人”的李济先生是中国第一位人类学及考古学博士,正是他在1930年主持了城子崖遗址的第一次大规模发掘。就这样,城子崖考古取得了重大的成果———发现了龙山文化。yishujia.findart.com.cn1930年至1931年对龙山镇城子崖遗址的发掘,最突出的代表是造型独特、工艺精美的黑陶,所以考古学家最初称其为黑陶文化。不久,即被命名为龙山文化。在城子崖之前,中国出土的古陶器大都是含沙量极高的彩陶和红陶,而以河泥为原料的黑陶可以说是4000多年前东夷民族所独有的创造。城子崖出土的黑陶艺术品蛋壳杯杯壁只有0.5毫米厚,重量只有50克左右,是黑陶中的极品。不要说是4000多年前的古人,就是今天想要烧制出这样成色的陶器都非常困难。可就在这个安静的小镇上,刘德功创造了“基本达到4600年前”的奇迹。刘德功自幼爱好广泛,吹拉谈唱无不涉猎,属于在农民眼中不安分甚至是“不务正业”的那类人,在农村都没有考古和收藏意识的年代,农民翻地或者取土经常挖出些破瓦碎片,人们都嫌碍事,随手扔到一边,惟独刘德功对这些“黑陶片片”珍爱有加,甚至到痴迷的程度,起初家里人没有理解的。不管老伴和家人有多烦,他却始终如一,各种大大小小的黑陶器具和残片,经常摆满房间地板,对着这些浸满历史风霜的“黑陶片片”,他会陶醉其中。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考古和收藏热让人们逐渐认识到了黑陶的收藏价值,价格水涨船高,于是也就开始有人打起了烧制黑陶的主意,出土的古代“蛋壳陶”在宣布成功复制后,引起了更多人的模仿。到上世纪80年代,龙山镇“冒”出了20多家制陶作坊。但是由于黑陶烧制技术不成熟、解决不了黑陶渗水的毛病,一些作坊很快就倒闭了,再加上当时行业不规范,龙山黑陶产业陷入了最低谷。现在科技进步了,技术发达了,怎么会连靠肩挑背扛生活的老祖宗都赶不上呢?难道现在的人反没有古人聪明?刘德功犟劲上来了,决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下定决心攻克黑陶制作的难关。带着社会不理解、老婆孩子“众叛亲离”的尴尬,1985年,他在一片反对声中,全身心投入到黑陶制作,那一年,他一口气做了上百件黑陶。在忙忙碌碌完了农活后,一个人一双手,马上一头钻到黑屋子中去埋头研究他的黑陶。一坚持就是三年光阴,后来又有志同道合的两个人加入了他的科研队伍,随后又是一段忍受孤独、寂寞的两年时光。五年的“卧薪尝胆”让他终于收获到了成功的喜悦。刘德功潜心研究发现,黑陶之所以怕水,与烧制时的窑温密切相关,往往是多烧一把火就过了,少烧一把火则不足。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以后,如今,他在烧制黑陶的时候,窑内的温度是否合适全凭一双“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仪器无法派上用场。为了检验亲手制作的蛋壳陶是否渗水,他将其埋在地下8年,每天在上面浇水,还将其放在水中常年浸泡,得出的结果是,他制作的蛋壳陶根本不怕水。除了窑温,制作不怕水的蛋壳陶所用的泥质也十分关键。根据长期打交道得出的经验,他发现,一段黄河淤泥,需去除上面的一层,舍去下面的部分,取当中最好的一块,然后,经过十几道纯手工的程序终告完成。青年时刘德功曾跟随著名兰竹画大师娄本鹤先生习画,这段经历,让他在艺术方面有扎实的根基,在黑陶工艺的学习和产品创作中更加得心应手,并能不断创新。“墨水”不多的刘德功慢慢发现,光靠闭门造车还是不行,于是他拜访各地的陶艺研究专家,并先后报名参加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艺高研班和中国工艺美术高研班,方益鸣、吴永福、杨永善、李正安、王健忠,在与多位国内陶艺研究大师的不断交流中,刘德功找到了正确道路,陶艺不断进步,现在已经成为山东省著名的民间手工艺制作大师,龙山黑陶工艺的领军人物。而他的黑陶也成为了龙山黑陶的代表、成为山东著名旅游纪念品之一。

  (二)把美好和祝福带到了“全运会”

  如今,只要走进章丘市龙山德功陶艺研制中心,便步入一个黑陶的世界。屋里屋外是黑陶,刘德功说的想的也是黑陶。谈起黑陶的话题,自然就说到了他捐赠给全运会的作品——“全运之魂”,它代表和体现了刘德功黑陶艺术的最高水平。全国运动会是举国和全民的盛会,2009年全运会恰逢在美丽的泉城济南举办,作为一个爱国爱家的“臣民”,拿什么最好的礼物来表达自己自豪和喜悦的心情呢?刘德功很自然地想到了黑陶,这是他创作“全运之魂”的初衷。黑陶宝塔高 2.9米,契合2009之意。塔身六角七层,飞檐斗拱,龙形攀脊。既刻有象征传统文化的孔子像、“有朋自远方来”等《论语》篇节、泰山形象等,更有代表现代的“好客山东”文化旅游品牌标识、“和谐中国、全民全运”标识、济南市花标识等。为什么选择宝塔?刘德功认为:“宝塔是传统,是镇得住的东西,这就是我们的传统,我们的历史文化,但也希望能够留住传统,留住优秀的美德。”宝塔分“节”,昭示着文化历史的接续不断,一脉传承。龙山文化是传统文化精华之一,全运会是新时代的精神;传统文化代表历史的积淀,今天的社会必然阔步向前。而宝塔之节,“上面有历代全运会标志,象征全运会节节高”,更象征在历史的传承中,中华民族节节高。在设计之初,他遍搜中国名塔,苦心思考。为了将“全运之魂” 打造成一个真正的工艺精品,刘德功将浮雕、 镂雕、 蛋壳、硬刻、描金、彩绘等技术全部应用,汇集一身。艺术集萃意味着巨大的工作量。单说雕龙,六角七层四十二条龙,每条龙需要十几道工序,都需要一刀一刀的雕刻,即便刘德功这样的大师也需要两天时间才能雕刻完成。再加上繁琐的彩绘等等,这使得年近60的刘德功每天不到五点就起床研究劳作,直到晚上11点之后休息。艺术集萃还意味着制作工艺的挑战。座外之上、塔身最下面的第一节,体积最大、负重要求很高。这要求在制作精美的基础上,要有较平常作品更强的硬度,为了保持“宝塔”上下视觉效果的一致,单节塔身也不能加厚,所以硬化的办法只剩下加温:由普通艺术品烧制时的800摄氏度,提高到1000 度以上方可。但不成想,精美的制作在温度骤然提高后,整体爆炸,化作瓦砾。这使得刘德功之前的劳作全部付之东流,但他并没有放弃,他静下心来,重新钻研烧制技术,在经过反复试验后,终于在经历十几次失败后、在优化了泥质、改变了升温频率和时间后,找到了正确的烧制方法。从2008年5月开始制作,到2009年5月制作完成,“全运之魂”整整耗时一年,而期间刘德功在反复试验探索中夜以继日,寒暑不休。2009年,也是刘德功苦尽甘来赢得社会美誉度的收获季节。3月,在第44 届全国工艺品、旅游纪念品交易会上,其龙山文化仿古系列黑陶“蛋壳杯” 获得了2009“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奖赛金奖,此后,他正式被邀请加入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成为该协会的高级会员。蛋壳陶作品“东荷西柳”,在第十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得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三)为黑陶走向世界倾尽毕生所能

  “衣带渐宽终不毁,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一种执着的人生境界,更是一种昂扬向上的奋斗精神。刘德功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就是在睡梦里,刘德功也琢磨着黑陶作品的设计。刚刚面世不久的一套黑陶系列作品“四君子”,就是他在睡觉时突发设计灵感,并在一个月内一气呵成的。刘德功的得意之作“龙山文化蛋壳陶系列——和谐世博之珠”今年3月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主办的金凤凰创新设计大奖赛银奖。在刘德功的作品中,除了蕴涵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的元素外,增加了现实生活的“活”的元素和气息,这使他的作品更加富有新意和时代感,给欣赏者眼前一亮,感觉到的是扑面而来的历史沧桑和现代风情。比如,他专门针对全运会制作的黑陶“东荷西柳”和泰山童子,把古老的华夏文明和泉城、齐鲁文化的魅力都融进了作品中,使作品增添了无限的艺术张力。在大家看来,刘德功已经把黑陶艺术做到了“极至”,但是他对自己的成绩并不满足。他说,作为一个艺术家,如果仅仅满足于对以往的传承和模仿,那就会停滞不前了,至少他成不了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更不会成为顶级的艺术家。在艺术的道路上是没有止境的。应该不断树立新的追求和目标,实现对以往和现实的超越。比如蛋壳陶,现在好多厂家已经都能做出来了,随着存世数量的逐渐增加,已经不再神秘,咱如果还一直停留在单一的产品阶段,很可能就会落伍和失去生存的空间。所以必须要在已有的基础上不断创新,使黑陶工艺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精(致),人精我特(色),人特我高。这个高,是指高端和名牌。我有这个雄心,一定让“德功黑陶”叫响全国,走向世界。

  刘德功的确是这样做的。在他的制作中心,高薪聘请和“网罗”了一批顶级的工程师,从和泥到拉坯、再到雕刻等各道工序都有技艺高超的人来手工制作。而且黑陶的高、中、低档制品样样俱全,有的走销量,有的走高端,能满足消费者不同层次的需求。而由他亲手设计和精心制作的黑陶代表作,他一般都做成“孤品”,让购买者购买和收藏后具有无限的想象和升值空间。正因为如此,现在他的许多作品被买家看好后高价买走,一些作品还被作为省礼和国礼晋京或走出国门。谈到黑陶的名牌战略问题,刘德功感慨万千:黑陶无论制作工艺还是制作技术都堪称“国粹”,因为它自新石器时代晚期“莫名其妙”地消失后,一下子就是4000多年,只是近几十年才“重见天日”,但是就其民间收藏数量和社会认识度来说,仍远远没有达到它应有的高度和程度,但是正因为如此,才说明它的发展有更加非常广阔的空间。我们这些黑陶制作艺人承担着把“国粹”发扬光大的光荣使命。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刘德功复兴中国龙山黑陶的梦正在成长。他说:“作为章丘的四宝之一,龙山蛋壳陶能代表山东、代表齐鲁古老的文明进入世博会,本身就说明了蛋壳陶无限的魅力。章丘市委、市政府前不久为此召开了多次会议进行研讨和部署,决定加大力度把章丘打造成为黑陶制品的文化产业基地,鼓励我们群策群力为地方经济发展做贡献,这是以往我所没有看到的可喜局面,我为此振奋。我也愿借着世博会的东风,为山东文化产业的做大做强,为了黑陶走向世界尽我毕生之所能!”

 
  相关文章
济南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联系电话:0531-82900358 邮箱:jnswtb@jn-public.sd.cninfo.net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