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济南概况
·济南概况 ·走进济南
·经济建设 ·民族概况
·人口情况 ·人民生活
·市政机构 ·自然环境
·历史文化
  秀丽风光
·天下第一泉风 ·千佛山
·泉城公园 ·济南红叶谷生
·济南植物园 ·济南野生动物
  灿烂文化
·平阴渔鼓 ·长清落子
·济阳鼓子秧歌 ·饮马高跷
·章丘芯子 ·绣球灯
·五音戏 ·吕剧
·皮影戏 ·黑陶
·老残游记 ·明湖春柳
·一泉三景 ·龙洞山记
·趵突泉赋 ·泉城印象
  济南名人
· ·鲍叔牙
·闵子骞 ·曹操
·竺僧朗 ·秦琼
·房玄龄 ·曾巩
·李格非 ·苏辙
·李清照 ·辛弃疾
·赵孟頫 ·张养浩
·铁铉 ·李攀龙
  特产小吃
·名优特产 ·马蹄烧饼
·黄家烤肉 ·荷花粥
·草包包子 ·玫瑰酱
·油旋 ·甜沫
 当前位置>>灿烂文化
老残游记
  到了济南府,进得城来,家家泉水,户户垂杨,比那江南风景,觉得更为有趣。到了小布政司街,觅了一家客店,名叫高升店,将行李卸下,开发了车价酒钱,胡乱吃点晚饭,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起来,吃点儿点心,便摇着串铃满街踅了一趟,虚应一应故事。午后便步行至鹊华桥边,雇了一只小船,荡起双桨。朝北不远,便到历下亭前。下船进去,入了大门。便是一个亭子,油漆已大半剥蚀。亭子上悬了一副对联,写的是"历下此亭古,济南名士多",上写着"杜工部句",下写着"道州何绍基书"。亭子旁边虽有几间群房。也没有什么意思。复行下船,向西荡去,不甚远,又到了铁公祠畔。你道铁公是谁?就是明初与燕王为难的那个铁铉。后人敬他的忠义,所以至今春秋时节,土人尚不断的来此进香。 

  到了铁公祠前,朝南一望,只见对面千佛山上,梵宇僧楼,与那苍松翠柏,高下相间,红的火红,白的雪白,青的靛青,绿的碧绿,更有那一株半株的丹枫夹在里面,仿佛宋人赵千里的一幅大画,做了一架数十里长的屏风。正在叹赏不绝,忽听一声渔唱。低头看去,谁知那明湖业已澄净的同镜子一般。那千佛山的倒影映在湖里,显得明明白白。那楼台树木,格外光彩,觉得比上头的一个千佛山还要好看,还要清楚。这湖的南岸,上去便是街市,却有一层芦苇,密密遮住。现在正是着花的时候,一片白花映着带水气的斜阳,好似一条粉红绒毯,做了上下两个山的垫子,实在奇绝。 

  老残心里想道:"如此佳景,为何没有什么游人?"看了一会儿,回转身来,看那大门里面楹柱上有副对联,写的是"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暗暗点头道:"真正不错!"进了大门,正面便是铁公享堂,朝东便是一个荷池。绕着曲折的回廊,到了荷池东面,就是个圆门。圆门东边有三间旧房,有个破匾,上题"古水仙祠"四个字。祠前一副破旧对联,写的是"一盏寒泉荐秋菊,三更画船穿藕花"。过了水仙祠,仍旧上了船,荡到历下亭的后面。两边荷叶荷花将船夹住,那荷叶初枯,擦的船嗤嗤价响;那水鸟被人惊起,格格价飞;那已老的莲蓬,不断的绷到船窗里面来。老残随手摘了几个莲蓬,一面吃着,一面船已到了鹊华桥畔了。 

  (节选自第二回"历山山下古帝遗踪、明湖湖边美人绝调") 

  这趵突泉乃济南府七十二泉中的第一个泉,在大池之中,有四五亩地宽阔,两头均通谿河。池中流水,汩汩有声。池子正中间有三股大泉,从池底冒出,翻上水面有二三尺高。据土人云:当年冒起有五六尺高,后来修池,不知怎样就矮下去了。这三股水,均比吊桶还粗。池子北面是个吕祖殿,殿前搭着凉棚,摆设着四五张桌子、十几条板凳卖茶,以便游人歇息。 

  老残吃完茶,出了趵突泉后门,向东转了几个弯,寻着了金泉书院。进了二门,便是投辖井,相传即是陈遵留客之处。再望西去,过一重门,即是一个蝴蝶厅,厅前厅后均是泉水围绕。厅后许多芭蕉,虽有几批残叶,尚是一碧无际。西北角上,芭蕉丛里,有个方池,不过二丈见方,就是金线泉了。金线乃四大名泉之二。你道四大名泉是那四个?就刚才说的趵突泉,此刻的金线泉,南门外的黑虎泉, 抚台衙门里的珍珠泉:叫做"四大名泉"。 

  这金线泉相传水中有条金线。老残左右看了半天,不要说金线,连铁线也没有。后来幸而走过一个士子来,老残便作揖请教这"金线"二字有无着落。那士子便拉着老残踅到池子西面,弯了身体,侧着头,向水面上看,说道:"你看,那水面上有一条线,仿佛游丝一样,在水面上摇动,看见了没有?"老残也侧了头照样看去。看了些时,说道:"看见了,看见了!这是什么缘故呢?"想了一想,道:"莫非底下是两股泉水,力量相敌,所以中间挤出这一线来?"那士子道:"这泉见于著录好几百年,难道这两股泉的力量,经历这久就没有个强弱吗?"老残道:"你看,这线常常左右摆动,这就是两边泉力不匀的道理了。"那士子到也点头会意。说完,彼此各散。 

  老残出了金泉书院,顺着西城南行,过了城角,仍是一条街市,一直向东。这南门城外好大一条城河。河里泉水湛清,看得河底明明白白。河里的水草都有一丈多长,被那河水流得摇摇摆摆,煞是好看。走着看着,见河岸南面,有几个大长方池子,许多妇女坐在池边石上捣衣。再过去,有一个大池,池南几间草房,走到面前,知是一个茶馆。进了茶馆,靠北窗坐下,就有一个茶房泡了一壶茶来。茶壶都是宜兴壶的样子,却是本地仿照烧的。 老残坐定,问茶房道:"听说你们这里有个黑虎泉,可知道在什么地方?"那茶房笑道:"先生,你伏到这窗台上朝外看,不就是黑虎泉吗?"老残果然望外一看,原来就在自己脚底下有一个石头雕的老虎头,约有二尺余长,倒有尺五六的宽径。从那老虎口中喷出一股泉来,力量很大,从池子这边直冲到池子那面,然后转到两边,流人城河去了。坐了片刻,看那夕阳有渐渐下山的意思,遂付了茶钱, 缓步进南门,回寓。 
 
  相关文章
济南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联系电话:0531-82900358 邮箱:jnswtb@jn-public.sd.cninfo.net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