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苏与台湾
  首页
  江苏新闻
  苏台交流
  苏台情深
  两岸同根
  赤子情怀
  访台札记
  江南采风
  投资在线
  最新商情
  台资名企
  政策法规
  热点投资区
台商在江苏
江苏省鼓励外商投资重点
从来就不曾分离过
2003-06-25 00:00:00
华夏经纬网
宝岛台湾,像一片轻盈的绿叶,不经意地旋落在万顷碧波之上。她的美丽与丰饶,深深地打动着每一位热爱她的人。从孩提时代起,我无数次地憧憬过走近她时的兴奋,想像着置身其中的种种场景。去年深秋,当我坐在香港飞往台北中正机场的飞机上,就无法按捺住心中的喜悦,蔚蓝的海面泛起的层层涟漪,海风吹起的朵朵浪花,竟清晰可见;整齐的农田,便利的交通线路和密集的民居尽收眼底,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而新鲜。我不禁在心底暗暗欢呼,噢,终于走近台湾了!
台北初感
走在台北的街头,真的难以有种陌生的感觉,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给我的印象,更像大陆东南沿海的某个城市。比起香港、澳门来,台北更容易接近,台北的人也更为热情和礼貌,相同的语言无形中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无论是漂亮的售货小姐、朝气的青年学生,还是行色匆匆的路人,一听说我们是从大陆南京来的,都纷纷亲热地与我们打招呼问好。很多人说起大陆头头是道,仿佛我们从来就没分离过。还有人会唱一首叫《钟山谣》的歌,“巍巍钟山,龙蹯虎踞……”,而我们这些来自南京的人却从未听过,真是惭愧。台北的夜景很美,站在“新光三越”的观光顶楼,城市的规模确实让人惊叹,都会区的辉煌令人目眩。宫殿式的圆山大饭店,依山而建,气派不凡;蜿蜒的基隆河穿城而过,给城市平添了几分秀美。看着街道、高架路上闪烁车灯组成的奇妙景象,就知道台北的夜已悄然降临了。忙碌的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纷纷驱车回家或休闲。道路上的拥挤程度实在无法想象,这就是台湾人所称的“颠锋时刻”。捷运也就开始了一天中的第二次高速运转。早就听说台北的捷运,以为它只是一种便捷的公路交通方式,现在才知,其实它就是轻轨和地铁的结合体。它的快捷与便利令每个台北人引以为自豪。走进捷运,真是超乎想象的宽敞和干净,车站的管理非常先进,图片标识明白方便,售票完全实行了自动化投币,但大多数市民手持“悠游卡”(交通专用)步履匆忙又方便自得。车站内有着各种商品出售,干净利落,布置有序,连台北最有名的“诚品书局”也在站内设店,它不经意间散放出的墨香吸引着匆忙的过客。
个性垦丁
垦丁是台湾的最南端,它位于恒春半岛之上。所谓恒春,就是取其一年四季如春,气候怡人之意。可是一到垦丁,我就领略到垦丁冬季“落山风”的威力,当天最高强度可达13级的“落山风”吹得沙石尽起,吹得人脚跟不稳,逆风而行,张开双臂,放声高歌,与大自然抗争的感觉让人豪气冲天。站在海边的崖壁上,真有些惊险、刺激,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摔落海中。微黄的草地上,狂野的风将柔韧的草儿吹成了层层的波浪状,动感十足,阴山脚下“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似乎也不过如此罢了。垦丁的海色彩鲜艳,清凉无比,远远看去蔚蓝一片,细看又是碧绿如玉,好看极了,与明朗的天空相映成趣,构成了一幅最让人神往和心醉的画面。海边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其中有种不起眼的小白花,它们簇拥在黑黑的海滩岩石上,傲然向世人展示着它的美丽与顽强。它可是“国宝”级的植物,市价奇高,每片花的附近都有监视器,防止有人盗采。还有许多奇特的植物,据说大部分是海漂植物,不辞辛苦,从菲律宾远渡来此。“棋盘脚”大概是其中最具特性的,它长在高高的树上,仅在晚上开花。开花时,花蕊尽放,红白相间,剔透均匀,似绚丽的烟火般绽放,美丽异常。可是一到清晨,雄蕊便悉数凋零,在树下常能捡到掉落在地的花冠,不免让人感叹,昨夜的灿烂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一支雌蕊傲立枝头。台湾朋友戏称它为世上拥有最多男友的花,它的美丽与奇特令人津津乐道。
吃在台湾
台湾的美食闻名四方,神往已久,到了台湾自然会大快朵颐,好好地领略一番。台湾的水果品种丰富,质量优良,各种各样的水果琳琅满目。由于注重科技培育,加大了水果种植的技术投资,台湾的水果显得格外地甜,外观更是新鲜漂亮。莲雾、释迦、芭乐(番石榴)等水果口感好,造型特别,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凉果、麻 署、绿豆糕和各种各样酥类的小吃也让人回味无穷,赞不绝口。台湾的食品注重营养、口味清淡,有益健康,由于受到日本风俗的影响,尤为爱吃生食,特别是生鱼片,佐以台湾自产的芥末,确实鲜美。在我的印象中,一直以为芥末是日本的特产,经台湾朋友介绍,方知,绿色的芥末竟是由阿里山地区特产的一种叫山葵的植物磨制而成的。可别小瞧了这绿色牙膏状的小东西,日本人酷爱的芥末,每年都要从台湾大量进口。原来,它还能为台湾赚回不少的外汇,可以算得上是台湾经济发展的功臣呢!
差异又渐同中的语言文化
以前只知道,大陆与台湾在语言文字上的差异,只是简体文与繁体的不同,别的并无大异。而此次我却深刻的感受到,由于两岸长期的交流不畅,不仅在字体上,而且在很多语言的表述上也产生了很大的差异。当听到“永续发展”、“智慧型”等词语时,我们竟一时语塞,不知所以,后来才意识到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可持续发展”和“智能化”。虽然差别不是很大,但是足可以反映出两岸文化上的差异了,给交流带来了诸多不便。再加上台湾自有一套发音的标准,与我们的汉语拼音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发声上都有着不同之处。两岸间的语言差别可以说是不容忽视,它可能会造成同胞之间的隔阂,也会给中华文明的发扬光大带来异样的杂音。但我也惊喜地发现,许多台湾朋友熟悉两岸之间的细微差别,很多人知道某一词汇在两岸的不同表述,还有许多人更是奉行“拿来主义”,认为谁的更合理,就用谁的。甚至有些人认为大陆的简体字又方便又好看,纷纷仿效,不仅在日常生活中部分引用,有的人还在一些考试和申请表格等正式场合也使用简体字,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但有时也会有些小烦恼,台湾当局常会以不认识、不标准等种种理由加以刁难,拒绝他们的各项申请。(转载《海峡广角》)
  
发表感言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