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苏与台湾
  首页
  江苏新闻
  苏台交流
  苏台情深
  两岸同根
  赤子情怀
  访台札记
  江南采风
  投资在线
  最新商情
  台资名企
  政策法规
  热点投资区
台商在江苏
江苏省鼓励外商投资重点
冬天里的夏天??台岛之行
2005-01-22 00:00:00
华夏经纬网
上午冒着凛冽寒风穿两件羊毛衫从南京出发,也不过2个小时的空中航程,中午到达香港时热得脱了一件羊毛衫。以为南京与港、台气温之差就是如此了,谁知当晚10时从香港飞抵高雄,当地气温为摄氏28度,不得不又脱下一件羊毛衫,仅穿西装、衬衫,但仍是汗流满面。与家中通电话报平安,得知南京此时气温为摄氏零度,且气象预报明日有雪。我们就这样遭遇冬天里的夏天。这是12月5日的事。应台湾高雄市文艺协会之邀,我们江苏作家代表团一行9人赴台湾交流访问。行前,理事长周啸虹先生特地从高雄打电话给我,嘱我们不必带多少衣服。但总觉不放心,再说,毕竟南京已是冬天,怎料到两地气温差别之大。气温高,这是抵达高雄后的第一个印象,更深的印象是,高雄文艺界朋友们的热情高。我们到高雄时,已是夜里10点多钟,也想到文艺协会的朋友们会来迎接,但想不到竟有10多人在机场等候。其中除二、三女士年纪较轻外,大多数为白鬓苍苍的六、七十岁的老先生、老太太。一见他们高擎着“欢迎江苏作家协会访问团”的红色横幅,在机场出口处等候我们,那么真诚,那么热情,我们全都由衷地感动了。事后周先生告诉我,高雄市文艺界朋友们不仅把我们视为同行、朋友,更因我们是大陆来亲人。这些老先生、老太太一别大陆四、五十年,半个世纪的漫长岁月啊!家乡常在梦中,而今终于有了相逢的机会,能不珍惜?能不动情!难怪几天后在日月潭聚会时,欢声笑语不断,夜深无人入睡,先生即席赋诗一首:明潭夜话话乡情,酒浓菜香笑语盈。五十年来如一梦,天涯万里喜同心。细究起来,我们这次台湾之行,源于两岸文学作者的一次联合征文活动。去年上半年,高雄市的江苏同乡会托高雄文艺协会与江苏省作家协会联系,希望江苏作家能为台湾读者写一批介绍江苏的散文作品。他们说,我们离开家乡长达半个世纪,但家乡无时不在我们的思念之中。我们怀乡、念乡的痴情不改,可我们的在台湾出生的后代对家乡的了解就不是那么真切、深情了。江苏是我们的根,家乡是我们共同的母亲。我们要教育子女世世代代永永远远热爱家乡。这个倡议得到江苏广大作家作者的热烈响应,一个名为《锦绣江苏》在全省展开,并历时半年,取得圆满成功。两岸作家因此结下了深厚友谊,由联合征文到相互访问就成了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友谊之举。不到台湾,不是耳闻目睹,就很难体会去台同胞那种对家乡魂萦梦绕、刻骨铭心的桑梓之情。到高雄的第二天晚上,江苏同乡会会刊《苏讯》杂志负责人汤阿根先生宴请我们全团成员,许多江苏籍同胞都赶来参加。祖籍江阴的汤先生是台湾有名的大律师,在当地民众中享有很高声望。他温文尔雅,谈吐诚恳,一身银灰色的西装笔挺得体,一头白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他在致词中首先谈起同乡会成立的缘由。他说,五十年前,刚到台湾,凄凄惶惶,人生地不熟的,难啊。大伙儿都想家,可是家在海峡那边,回不去呀!于是,就成立了同乡会,为的是能经常在一起思乡念乡。就仿佛冬天里一伙流落在异乡的游子,依偎在一起,相互以体温取暖,借以慰籍思乡之情……汤先生的言语不多,却分明让人感到字字和着泪水,句句掺着痛楚,一时间,在场的人都黯然神伤,无语沉吟。那一晚,江苏同乡会名誉理事长金益辉先生偕夫人也来到宴会厅。那老夫人一头银丝,一身红衣,面色红润,十分健谈。她与我正叙谈间,坐在邻桌团员张王飞跑过来敬酒。这位老夫人忽然停住话头慈祥地笑望着张王飞说:家乡的小伙子就是长得好看。说得张王飞不好意思,连连道谢。我很理解这似乎突兀的赞语。显然,这表达了她此时见到故乡人的喜悦心情。在台湾,与同胞们谈得最多的是两岸“三通”和两岸统一的话题。虽然现在长期封闭隔绝状态有了改观,但人们对台湾当局迟迟不肯完全彻底地实现“三通”感到失望。好在坚冰已经打破,我们都相信,不管还有多少艰难险阻,两岸民心是隔不断、拦不住的,谁也不能阻挡汹涌向前的历史潮流。在台北,我们遇到一位东北籍的徐先生,他原是医生,已退休,今年70多岁,爱写古体诗。座谈会上,他把自己的诗集赠给我们。分手时,他充满信心地说:“我们还会见面的”。怕我们不理解,他又用手拍拍自己的胸脯激情洋溢地说:“你们看,我这身体有多棒,还怕等不到两岸统一那一天吗?”(陆建华)
  
发表感言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