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苏与台湾
  首页
  江苏新闻
  苏台交流
  苏台情深
  两岸同根
  赤子情怀
  访台札记
  江南采风
  投资在线
  最新商情
  台资名企
  政策法规
  热点投资区
台商在江苏
江苏省鼓励外商投资重点
徐州市新闻参访团赴台纪行
2005-01-22 00:00:00
华夏经纬网
有幸去年随徐州市新闻参访团赴台参访,时间8天。先后到了台北、台中、南投、嘉义、高雄、屏东、台东、花莲等地,拜访了有关新闻媒体和学校;参观游览了日月潭、阿里山、台湾“故宫博物院”等。来去匆匆,如蜻蜓点水,雾里看花,但也总算绕了台湾大半圈,对台湾也总算有了一些浅浅的印象。
台北印象
步出台湾桃园机场,已经是晚上8点多钟了,车行约1个小时,终于在浓浓的夜色中走进台北。夜色中的台北,没有想像中的摩天大楼,虽然是“车水马龙”,但多的是陈旧的“老爷车”,更多的是数也数不清的摩托车,大街上也没有想象中万家灯火,只有模模糊糊的楼群依稀可见陈旧的模样和偶尔闪过的槟榔屋上闪烁的霓灯,才使我觉得到了台北,并不是想象中的台北。住了下来,走了几天,仔细观察,细细品味,发现台北还有他独特的地方。台北的绿化美,横跨东西的仁爱路、信义路是台北的两条绿化大道,路两旁是郁郁葱葱、青翠欲滴的榕树,它华丽婆娑的叶子,蟠蜒坚实的树干,葛藤攀连的须根,生动活波而锦画长远。高大的南洋杉、修长的椰树,婆娑的茄冬以及随处可见的杜鹃、相思树等,行走在这两条马路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旷神怡的感觉。台北干净整洁,路上很少见到废纸和痰迹。即使是旅游景点,人们也都能自觉地将废纸扔进垃圾桶里。台北汇集了中国大江南北各地方的特色食品和菜系,再加上西餐、日本料理等,可谓应有尽有,所以在台北常听到台湾的朋友说“吃在台北”。在台北士林夜市,闽南小吃“坷仔面线糊”发出阵阵扑鼻的香味,而南京人爱吃的“油炸臭豆腐”、大连人爱吃的“铁板鱿鱼”和四川人爱吃的“麻辣烫”等,让你忍不住想要尝一尝。台北热情真诚,无论是当地住民、商贩或计程车司机。只要听说我们是从大陆来的,都回主动与我们拉家常,并热情地为我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询问大陆近几年的发展变化情况,其中有几位来过江苏的还能如数家珍道出:雄伟的中山陵、热闹的夫子庙、秀丽的瘦西湖、古朴的周庄等。
品尝槟榔
在台北参访了几日,接着赶往南投去阿里山观日出。一路上由接待方的吴先生陪同当“导游”,吴先生祖籍江苏武进,今年31岁,带着一副眼镜,说起话来慢声细语,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为我们开车的是曾先生,祖籍福建,今年50出头,父亲1949年到台湾,典型的南方人长像,非常率直。途经台中,吴先生告诉我们,台中是台湾“新文化”比较发达的地方,像槟榔西施、辣妹、“钢管秀”和PUB都是从台中这里兴起并蔓延到全台湾的。吴先生还指点着让我们观看路两旁的“槟榔西施”店,一个由铝合金制作约6平方米的活动格子式的门面房,里面坐着一个穿戴很“前卫”的青春少女,门楼上挂着“水姑娘槟榔”、“秀秀槟榔”“靓女槟榔”等字样的招牌,形成了一道独特的“槟榔西施”风景线。记得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一首非常好听的歌,名叫《采槟榔》:“高高的树上采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优美的歌声至今在我耳旁回荡,只是那时并不知道槟榔为何样。今天听了吴先生这么一说,也为了感觉一下槟榔的味道,用50元新台币买了一包槟榔。“槟榔小姐”得知我们是从大陆来的,非常热情,用纯正的“国语”告诉我们:嚼槟榔前两遍的汁要吐出来,第一次嚼槟榔会有全身发热和头晕的感觉,还另外多给了我几颗。我挑了一个较小的嚼了起来,没嚼两下,就全吐了出来,血红的汁,过后没什么感觉,于是,又大胆地嚼了一颗,可能是这遍汁没有吐干净,一会儿,就觉有两股气从耳根顶上来,使我感觉很不舒服。据说嚼槟榔可以提神、解乏、去寒,但台湾有近300万人嚼槟榔。话虽如此,但在台湾嚼槟榔者还是被视为低文化层次人。
认识“选举”
在台参访期间,正值台湾“立委”和县市长选举的最后几天,宣传造势的“火药味”非常浓厚,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彩旗招展”,鼓声震动,巨大的个人宣传画像挂在街头巷尾,造势宣传车排成了长龙。“候选人”满街卖力的自我标榜,同时又无不在卖力攻击别人。为了当选,个个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可谓是不择手段。传说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名叫“哈利波特”的人会魔法,能使人的愿望变成现实,于是就有多个“候选人”扮演“哈利波特”的模样,以期如愿;有的“候选人”竟把90多岁的老母亲拉出来陪自己站台,以博同情;有的血溅“秀场”;有的当众下跪;有的声泪俱下,陈水扁、李登辉、连战、宋楚瑜“四天王”也都在为自己阵营的“候选人”到处抢票。陈水扁“总统”还亲率“候选人”车队上街拜票,并到松山慈佑宫上香祈福,祈求神灵保佑。难怪在台湾随处可见各类寺庙,而且香火很旺。台湾从南到北,从早到晚,从大街到小巷,从报纸、到电视,竞选的场面、口号随处可见,好不“热闹”。特别是最后两天,所有“政党”、个人都在加紧造势拚场。有的集体向选民下跪,有的向“妈祖”下跪。台湾报纸上说:这些“候选人”由台湾头跪到台湾尾,只要有“票”喊爹都行,出尽了洋相。在台湾的几个日子,接触了一些人士,明显地感觉到他们对台湾当前无休止的政党争斗的不耐烦,对当局政策的反复无所适从,对当前经济不景气和政治不安定的忧心和无奈,对当前社会治安状况的担忧和不安。在台的几天里,几乎每天都能从电视上看到抢劫、自杀等案件的发生,对五花八门的贿选报道如家常便饭。一些民众在考虑放弃投票,因为他们不相信选票能改变得了现实。30日是台湾“选举”投票日,在垦丁,我们问一个正在摆地摊的小商贩为什么不去投票,他说:“吃饭要紧呀”,问他如果投票会投给谁,他说;“投给我自己呀”。可见台湾一些民众对选举的冷淡和厌倦。
美丽的宝岛
台湾的自然景观很美,这是我们一行对台湾的共同认识,尽管只有短短的几天接触,感觉确实很好。在台湾东海岸我们看到了旖旎浪漫的南国风情;在日月潭看到了千娇百媚的湖光山色;在阿里山看到了鲜翠欲滴的茂密森林;还有白净无暇的沙滩和随风摇曳的椰林,以及那充满了花香的空气。这些就象一幅绚丽画卷,处处令人动心、动情,让人流连忘返。8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台湾景色虽很美丽,民众虽很热情,但我总是要离开的。在台湾桃园机场,当我挥手与前来送行的同胞告别时,心中忽然涌动着一种淡淡的愁怅,我不知道下次再见到台湾要等到何时。飞机准时从桃园机场起飞,我从空中鸟瞰台湾岛,发现它的形状就象一片漂浮在茫茫大海中的芭蕉叶,叶柄朝南,叶尖向北,满目翠绿,美丽婀娜。这是我与台湾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印象。(苏文)
  
发表感言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