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苏与台湾
  首页
  江苏新闻
  苏台交流
  苏台情深
  两岸同根
  赤子情怀
  访台札记
  江南采风
  投资在线
  最新商情
  台资名企
  政策法规
  热点投资区
台商在江苏
江苏省鼓励外商投资重点
《有朋自家乡来......》
2005-01-22 00:00:00
华夏经纬网
古人把“他乡遇故知”作为人生几大乐事之一,这次台湾之行可算是亲身体验到了。到台北第一天,就拜会了南亚塑胶工业公司。公司是居台湾百大财团第五位的台塑集团三大支柱产业之一,董事长是鼎鼎大名的王永庆。南亚公司在南通投资建厂曾经是“爆炸性”新闻。公司总经理吴先生、第一事业部经理林先生,分别任南亚南通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曾多次到南通。时任分管外经工作的副市长、现南通工商考察团团长华保良曾与吴、林二先生有过广泛接触,为他们在南通的工程提供了支持和指导。当吴、林二位率部门经理一行迎会考察团时,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热乎乎的。彼此间谈及两岸间的合作、交流,通台两地的优势和环境,又增加了不少共识。主人在介绍台塑集团情况时,专门提到抽沙填海造地、建设工业园区的壮举,叫客人羡慕不已。过了一天,我们从台北乘车向南进发,到达云林县麦寮乡台塑工业园区。这里原是海平面以下的一片沙滩,俗称“风头水尾”之地,1994年起,台塑人硬是在这里投资4千亿新台币,填海造地2134公顷,建起了工业港口和发电、炼油、轻油裂解等工厂,如今,那里已是一座生产、生活、办公设施配套、初步繁荣的工业城。麦寮港是台湾第一座由民间投资开发兴建的工业专用港,距离福建厦门仅200公里,如果两岸直接“三通”,这里得海上运输之便,必先受益。由此,不能不佩服台塑人的超前和开拓意识。为接待我们,台塑投资专案组副组长郑先生专程从台北“飞”来。他是南亚南通公司前期考察和筹建人之一,谈起南通,谈起台塑在大陆的七处投资业绩的比较,头头是道,如数家珍。看来,我们为南亚南通公司“软环境”的进一步改善还要下功夫。在台湾,像郑先生这样熟悉南通的人真不少。车载着我们继续向南,来到高雄。高盈贸易公司董事长雷先生曾在南通合资搞特种养殖,祖籍又是江苏,与我们可算得上老乡。他说起南通就滔滔不绝了,一副老对联便脱口而出:“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东典当西典当东西典当当东西”。同是对南通风土人情的知晓,在我们与台商之间产生了共鸣,两岸文化就是这样在传承着、交融着。台橡公司总经理吴俊雄是又一位特地从台北“飞”来与我们会面的。他于1996年3月到南通开发区负责筹建申华化学工业公司,任总经理,兢兢业业,努力开拓,为公司建成投产和发展两岸经济合作作出了贡献。去年8月,他奉调回台橡公司任总经理。与他一起调回的还有两位中层主管江先生、吴先生。他们都在南通搞生产经营管理3年多,对南通市政府、开发区及台办等涉台部门的指导和服务感同身受,也深怀感激。因而在考察团到台橡高雄厂区之前,江先生、吴先生就酝酿着用什么方式来接待,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见面的喜悦心情?他们在厂办公楼门厅挂上欢迎考察团莅临指导的横幅,安排参观厂区,还要在高雄市最漂亮的饭店加以款待。至于语言表示,很快就脱口而出:“他乡遇故知”,再一想,作为主人,应该说“家乡遇故知”。不管怎么说,我们在台橡高雄厂受到的欢迎和接待是最亲热的,最令人难忘的,这应了一位台商说的话,“你们在台湾由北向南走,天气愈走愈热,同胞的情意也愈来愈热”。“他乡遇故知”,这句。这种情谊,将把通台两地的经济合作推向一个新台阶。台北流行着一道智力测验题:台北的什么车最长?答案是“塞车”。南通赴台工商考察团应台北南通同乡会之邀赴约途中,偏遇上塞车,迟到了几分钟,而同乡会的代表早在“江浙叙香园”饭店门口等候多时了。同乡会共来了五位,与考察团的人员一一互相介绍,交换名片后,又你谦我让地走进包厢,喜气洋洋地入座。同乡会名誉会长朱先生首先起立致词。他虽已90高龄,仍站立挺直,气息平和,满口标准的南通方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乡亲比朋友还亲,我们都离家50多年,“乡音未改鬓毛衰”,我提议,今天都讲南通话。“好”!全桌拍手赞同,浓浓的乡音充满了整个屋子。朱先生又爽朗一笑:“我代表在台北的南通人敬考察团一杯酒”,说完,手中杯一饮而尽,大家又一齐鼓掌。考察团团长华保良虽不是南通土生土长,凭着在南通工作几十年的“功底”,也操起南通话致谢,代表家乡的领导向同乡会和所有在台北的南通人敬酒。大家都陆续起来互相碰杯,那红红的台北制绍兴酒、火辣辣的金门高粱酒,再加上江浙风味的菜肴,不胜酒力的已经脸上泛红了。席间,一桌人共叙离情别绪、家乡的变化,还说起南通的城隍庙、钟楼、走街串巷叫卖的臭豆腐。很快,话题转到两岸关系问题上。同乡会的人都盼着早日实现“三通”。或许是酒逢知己,兴奋不已,也或许是融融乡情令人开怀畅谈,同乡会的周先生连讲了三个关于李登辉的政治笑话。其中一个是说:李登辉与其随从还有教师、学生共4人乘坐飞机,空中,飞机将失事,跳伞方能逃命,但机中降落伞仅三只。李抢背上一只跳出机舱,其随从亦紧跟跳伞。教师对学生说:“你年轻,还有一只降落伞你用吧”;学生却说,“不,现在还有两只降落伞,李登辉是背着我的书包跳下去的!”笑话把李登辉不顾民众死活的嘴脸嘲讽得淋漓尽致,周先生说得又带有一种方言的揶揄,引起满屋会心的笑声。“今朝真像过年一样热吵”,同乡会常务理事王先生大声发出感慨。他不久前回乡探亲,如今又和这么多乡亲团聚,怎不格外高兴?他接二连三地举杯敬酒、干杯,满面红光,禁不住开怀唱起了一长串祝福吉利的顺口溜:“……府上前门有个聚宝盆,后门有棵摇钱树,朝落金夜落银,三天不扫四天不畚,五天六天金银财宝塞大门……”这僮子戏般的唱腔、这道地的南通乡音,感染着在座的每一个人。大家仿佛被乡音灌醉了,侧耳倾听,笑容可掬,品味着乡音的魅力。王先生唱的,南通土话叫“说利市”,过去春节里常有人走村串户上门唱,如今即便是在南通乡下也很少耳闻了。王先生年近八十,唱起来声调洪亮,余音绕梁,真是十分难得。席将散而兴未尽。考察团与同乡会互赠礼品,考察团送的是一帧南通制作的铜版画,同乡会则赠给考察团每人一副装裱精美的锦缎对联,上写:“促进两岸经贸合作,共创中华统一大业”,为同乡会会长严先生手书,寄托了他们与大陆人民共同的心愿。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大家仍沉醉在乡音里,依依不舍,情意绵绵。呵,这永远不改的乡音,这永远割不断的两岸情!
  
发表感言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