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苏与台湾
  首页
  江苏新闻
  苏台交流
  苏台情深
  两岸同根
  赤子情怀
  访台札记
  江南采风
  投资在线
  最新商情
  台资名企
  政策法规
  热点投资区
台商在江苏
江苏省鼓励外商投资重点
《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
2005-01-22 00:00:00
华夏经纬网
捏着一张窄窄的“船票”,今年的清明节,是台湾著名诗人、作家余光中盼了半个多世纪的一个清明节,这天,74岁的他携夫人范我存终于回到了外婆家——武进市漕桥镇。
“摇呀摇,摇到外婆桥”
苏州大学讲学一结束,余光中先生就急着往“家”里赶,一踏上离别54年的故土,候在老宅门前的表兄孙汉初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你终于回到了外婆家”。余光中站在老街东路125号老宅大门前指着高墙,“这上面原来有紫气东来四个字,现在看不出了。”孙汉初又领着他从老街东路127号的小门进去,一一指给他看哪里是卧室,哪里是浴室。天井里有一口井,余光中跨上几步探起头朝里面看了好大一会儿,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影子。老屋第四进后的大院子,一色的青石板。那时族,这里就是他和表兄妹们跑步比赛的场所。院子后的一条小巷几级石阶下去是波光粼粼的大运河,“小时候我就在这条河捉鱼,一网下去上来白花花的都是鱼啊。”他和妻子范我存恭恭敬敬地点燃了三炷香,袅袅青烟中,九泉之下亲人的音容笑貌一一从余光中的脑海中闪过。抬头,远山如黛;身边乡河似碧。他真想大喊一声:我回家了!“大哥!”“十弟!”老兄弟的一声声呼唤,抚平了游子心头的皱纹。“从21岁负笈飘泊台岛,到小楼孤灯下怀乡的呢喃,直到往来于两岸的探亲、观光、交流,萦绕在我心头仍旧是挥之不去的乡愁。”但是,这天,“一把怀古的黑伞,撑着清明寒雨霏霏”回到江南故土的余光中,他的乡愁却在笑声中消散。
“我是江南人”
余光中的外婆家是书香门第,后人中知识分子居多,遍布全国各地。舅舅孙有光抗战前曾任武进县教育局局长,前些年,小辈在家乡漕桥中学设立了“孙有光奖学基金”。母亲孙秀君那一辈男多女少,因此余光中舅舅、舅母甚多,表兄弟、表姐妹更是多得数不清。后来,表妹范我存成了余光中的新娘。范我存是一位温柔典雅的幼稚园老师,他俩共同培育了四朵金花——珊珊、幼珊、佩珊和季珊。如今,余光中早已是外公了。外婆是漕桥人,妈妈是漕桥人,妻子是漕桥人,这使余光中更愿意把自己当作“江南人”,他说,“做一个江南人更有诗意。”当年,余光中同时考取了北大和金陵大学,为了顾念相依为命的母亲,他放弃了北大,至今还保留着北大的录取通知书。由于战火绵延,他的大学分别在南京、厦门、台湾三个地方才得以读完。日前,他在苏州大学讲学时说:“我离开大陆时,就是你们这个年龄,我读书读得好好的,怎么就像颗棋子被抽了出来,下到了一个岛上。”1992年9月,应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邀请,余光中首次回大陆,之后,他常常回大陆,以解乡愁。不回乡是惆帐,回乡了还是惆怅,余光中这样表述他的心情:“就像小时候在漕桥的院子里捉迷藏,小伙伴们有的躲到了水缸后面,有的躲进了竹林,等我睁开眼,他们却是真的不见了。等我真的再回来找,物是人非,他们中许多已不在人世了。”
“中学生要看点旧小说”
在常州市作协和市图书馆组织的座谈会上,余先中说:“中国文学有两大传统。一个是《诗经》以来的大传统,一个是‘五四’新文学以来的小传统。一个中国人不看旧小说,不知关公、林黛玉为谁,就不像一个中国人了。”在重庆读书的中学时代,余光中最大的爱好就是读旧小说。《东周列国志》、《水浒》、《三国》等旧小说对余光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说,当今中学生对古典文学较为疏离,中文水平日渐衰弱,让他们“多读古书”,原则是对的,但恐怕“虚不受补”,因而,让他们读点旧小说还是很有帮助的,因为这些小说的语言不是过于古雅的文言,也不是今天的白话。在商业社会的背景下,大众文化对纯文学的冲击很大。余光中对此并不大惊小怪。他说:“其实,文学只有在封闭、单一的社会形态下,才成为人们精神仅有的山路,而现在社会多元化了,人们可以拥有更多的嗜好。在台湾,作家改行当节目主持人的事情很多,还有的人去当议员,批判社会的人去改造社会。”当然,余先中确信,真正的诗人是不会去写趣味低下、比较浅易的东西,而宁愿“小众化”点好,因为几千年的“小众化”胜过几十年的“大众化”。“不过,我们也不必忙于反对或拒绝大众化.因为它里面多少也蕴含着某种‘时代精神’,所以也不妨尝试寻找‘大众化’和‘小众化’这两点之间的融合点,比如罗大佑就比较成功。他是商业背景下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他的歌既受大众欢迎,又有一定的批判性。”“我还说过,琼瑶也是不朽的。因为十四五岁的少女都喜欢她的作品。每年都有女孩到达这个年龄。”
  
发表感言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