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江西与台湾 -> 走进江西 -> 今日江西 繁体 简体

萍乡花果
 
    萍乡花果到底源于何时,萍乡市志或相关文献众说不一,“百年”“几百年”“一千余年”等提法都有。有记载的是,民国3年(1914年),县人欧阳子裁在城内月光塘开设日新德花果店,其长女掌管加工,长子负责经营,当时花色品种不多,收入有限。民国18年至28年间,欧阳子裁的子女、儿媳共10余人,生产经营日新德花果,产销旺年,产量达5000余斤。当时的橙花花果每100朵售银洋1.5元。其他雕花因费时多,每百朵售银洋3元。日新德的花果制作,除销往长沙、南昌外,还远销到东南亚一带。1930年参加巴拿马国际博览会并获奖。抗日战争期间,食糖供应中断,花果产销萎缩,日新德成员先后弃置本业,转为经营其他行业。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横征暴敛,民不聊生,这一珍贵的民间工艺传统食品也日益凋零,由盛而衰,几近绝迹。
    建国后,原日新德花果店从业人员欧阳亿中,在人民政府的鼓励支持下,重新开始花果生产。他推陈出新,创造了很多新鲜花型,使萍乡花果又重放异彩。1958年,全行业实行公私合营,欧阳亿中被安排在食品厂花果车间。在生产中,他根据自己多年的生产经验,设计绘制了花果图案139种,并写有有关制作方法资料。1960年,国家经济困难时期,食糖紧缺,人民政府为了支持花果生产,特别拨出食糖指标,供给花果生产,此后,花果产量不断增长。1984年,市人民政府为了进一步发展萍乡名特传统产品,将花果车间改为萍乡市花果厂,并投资40万元,在城内小西门河边扩建新厂房,由解放初期的小型作坊生产,扩大到1000多平方米面积的厂房。在加工花果的同时,还发展蜜饯生产。1982年有专业加工人员30余人,全厂产花果30余吨,蜜饯30余吨。1983年产花果50余吨。1985年,有职工280人,年产花果115吨,产值30.2万元,年销售总额26万余元,上缴利税2.9万元。产品远销日本、马来西亚和加拿大等地,曾两次作为对台宣传品空投到金门岛等,以触动萍乡籍国民党官兵的思乡之情。
    这期间,萍乡花果曾有过许多荣耀:1990年获中国旅游购物节旅游产品天马优秀奖,同年获中国妇女儿童用品40年博览会金奖;还被评为商业部优质产品,江西省优质产品。
2001年,由于历史包袱过重、经营管理不善等原因,市花果厂倒闭。从花果厂下岗的一些职工,利用自身手艺,创办了日新德、姐妹、民艺等小型加工厂。越过千年辉煌的萍乡花果,似乎重又归于平静,隐居民宅小巷。 人物:花果工艺的魅力传承
花果生产重在工艺。花果从原料到成品要经过雕刻镂空、煅煮、烘烤等10多道工序,全由手工完成。因此,长期以来,花果生产制作技艺全靠师徒传承。花果雕刻镂空制作工艺,是一道创造性强的活儿,除师傅传授经验外,还要凭学习者自身的悟性和灵性,多年勤奋练习,才能具备精湛的手工技巧和创作才能。一个花果工艺师,是长时间的雕、切、捏、煮、烤锻出来的。
    现仍健在的工艺师张继珍可说是“一代宗师”了。张老太太今年82岁了,出生于花果世家。她的娘家在府前路的月光塘,小地名当时叫金监第。那是一个大屋场,住了20多户张姓人家,家家户户以制作、出售花果为生。老太太从小耳濡目染,10岁出头就学会了这门祖传的手艺,心灵手巧的她很快成为一个好把式。1958年,萍乡食品厂成立花果车间,张老太太和她家屋场的另外3个姐妹被请到厂里。据老太太回忆,花果车间一度曾十分红火,她记得,上世纪60年代,为了买花果,很多人走“后门”,请厂长开了票才能取货。1960年,张老太太还赴北京参加了全国技术表演赛,并荣获大奖,受到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当时萍乡共去了3个人,食品行业就她一人。这一段光荣的经历,至今老人还如数家珍。
    现在,当年和她一起组建花果车间的3个姐妹都已作古。老太太年纪也大了,但她还能雕花、镂花,经常指点正在办花果厂的儿媳和请来的工人。经她指点过的人,往往进步神速。在东门伞铺里2巷30号,记者找到了这位花果宗师。应记者的要求,她当场穿上工作服表演起雕花技艺。随着雕刀的飞快转动,眨眼间,熊猫、孔雀、喜鹊闹梅、金鸡报晓这些高难度的图案就一气呵成。
    在后来的花果艺人中,要数现年63岁的何云秀最优秀。在市花果厂家属房,记者见到了文静秀气的何云秀。何云秀十分热情,她说,退休后,很多人请她出山,都被她婉拒,实在不好推辞时,她才偶尔去帮帮忙,指点指点。但说起花果,她仍显得十分兴奋,急忙找出了仅存的一些资料??照片、获奖证书等。发黄的照片中,何云秀烫着卷发,穿着时髦的毛线外套,系着洁白的围裙,正与女工们精心雕花。萍乡花果鼎盛时期女工们的生活和精神面貌可见一斑。
    何云秀是我市惟一一位有花果工艺助理工程师职称的。20世纪80年代,中央电视台曾制作了一个以花果为主题的专题片,就专门安排何云秀表演。问及她的子女们是否传承了她的手艺,何云秀连连摇头。她感叹,这门活儿太累。她伸出变形的手指给记者看:这便是多年制作花果的结果。
张继珍的儿媳晏小群属于第三代花果人中的优秀代表。她自称年近50,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得多,短发,白肤,非常干练。她和丈夫创办的厂子沿用了老字号“日新德”,花果工艺技术主要靠她。
    她说,跻身花果行业,是种缘分。40岁以前,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花果制作工艺。40岁那年下岗后,她和丈夫就选定了花果这一谋生手段。那时面临的情况是,家婆年岁已大,不可能亲力亲为;从市花果厂招来的几个女工也技艺生疏。凡事力求完美的晏小群,以40岁的年纪,决心去学手艺。晏小群为此倾注了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从原料的选择,到雕刻、挤压、编织、烫煮、保色、定型、烘烤等10多套工序,她从不马虎。花果之美主要体现在其雕刻技艺上,这也是最能体现花果艺人水平的环节。为了攻下这一关,她从最基础的临摹剪纸画入手学习,并对照汲取漫画书和动画片的技法精华。现在,她的雕花已经和家婆有一比了。家婆掌握的传统花果图案灯笼、喜鹊闹梅、蜜蜂采蜜等,晏小群全都会了,她还设计出了更为丰富的雕花图案,比如孔雀开屏、十二生肖等。
    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花果过甜过硬的缺点日益显露。在缺乏资金和技术的情况下,要克服这一点十分困难。晏小群夫妇想方设法向专家请教,向食品专业的大学生请教,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后,终于成功地降低了产品的硬度和含糖量。改良后的花果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
    进行时:申遗保护在行动
    小小花果牵动萍乡人的心,其日渐式微的现状也引发人们无尽的忧虑:几个简单的家庭作坊怎能承载传承千年文化遗产的重任?如何挽救濒临消失的花果工艺?萍乡花果能否重拾昔日品牌的光芒、凭借产业的优势走得更远?
    令人欣慰的是,安源区已正式将花果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区里成立了领导小组,制定了5年保护计划,内容包括:开展普查,对普查结果进行归类、建档、保存;培养花果工艺传承人;引进项目资金,将花果作为特色旅游产品进行推广开发;改良产品口味、包装;请有关专家论证,举办花果文化艺术节等等。目前,萍乡花果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萍乡台办]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江西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