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江西与台湾 -> 台商在赣 -> 走近台商 繁体 简体

曾是扬柳风轻时
 

泰丰轮胎 马念慈

   千禧年蛰居上海,暂时抛弃选战新败的痛,忘却台湾921地牛翻身的苦。沁润于故国风土,寄情于江山游园。四月天,已是绿杨烟外晓云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惊鸿一撇的姑苏,从台北的眼光来看,到像是苗栗公馆的乡下,是那幺的熟稔。你看那儿的姑娘,圆白的脸孔,到像是那儿见过,原来儿时苏式月饼的铁盒上,印的就是那面貌。像上海人讲话吴浓软语,地方话的亲切,像鸟语又像在咛唱,好听但是不易懂,用猜的可以识出几分。好在大家都会普通话,他们问我从那儿来?我说从北方,他们也不疑,他们说,我是共产党干部吧!我笑而不答,他们认为肯定猜对了,就得意的笑起来。人生有何计较,您看他们自得其乐,也就乐在其中。有道是“春看花会,秋逛庙会,苏州人一部春秋尽在虎山”北宋三苏的苏(轼)在虎阜志就说到,“到苏州不游虎山,乃憾事也”。

    清晨站在江边,天风海水能移我情,不禁想到刘铁云的老残游记内,首章“蓬莱阁观日”飘荡在太平洋的大船-中国。那时补残已有“棋局已残,吾人将老”之概。打个串子走行江湖,写部游记,告诫后人。今天,上海尤其是浦东高楼耸立,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看到私有经济(个体户)人满为患的小馆,消费能力不亚台北,回头看看身边的游民,和车站的盲流,除小康和均富外,在引进外资防止外国势力对华经济侵略,都是您我这一代知识分子关心和投入的重要使命。问了路人,此江是什幺名字,皆不知。回到旅店查看地图,才知是大名鼎鼎的黄浦江,对面就是Bund(外滩)。雨谷时节初到上海,暖风吹熏牡丹飘香醉游人,洋花绽放艳如初,在下褟对面的花鸟市场首次看到牡丹,请教牡丹和山苟有何不同?没有得到答案,反正没人介意。

    倒是台湾人心中仍向往的夜上海,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令人迷醉的城市。已脱离30年代旧社会的糜烂,走出自信且待希望的特色。您看浦东的经贸大厦,不就是欲与天公试比高嬷﹖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江西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