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江西与台湾 -> 台商在赣 -> 走近台商 繁体 简体

走近李安
 

荷 萍

李安荣膺“全球最具影响力艺术与娱乐人士”,当之无愧!
——美国《时代》周刊

 位于赣北,隶属于江西九江市的德安县,得名于“德所绥安”之誉,这里不仅历史悠久,区位优越,而且人杰地灵,人文鼎盛。
 这里,有商周石灰山遗址,有晋末诗人陶渊明、元代丞相燕公楠的墓冢,有江南罕见的宋代彩绘壁画。
 这里,还有“爱党”教育基地——赣北苏区中心石鼓殿,“爱国”教育基地——万家岭大捷旧址,“爱家”教育基地——千古义门陈。
 这里,还是北宋名臣王韶、夏竦的桑梓,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故里,国际名模吕燕的摇篮。
 这里,还是国际名导“李安”的家乡。
 肩负着提高德安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提升德安人民的自豪感和荣耀感的神圣使命,笔者捧着一颗崇敬之心,借助“天时、地利、人和”,与李安先生进行了接触,对李安与德安的关系作出了一些探究。慎撰成文,以飨读者。
国际名导
 随着《色·戒》的热播,“李安”这一名字再度红遍全球。打开网页,查阅资料,“李安”的成就不由你不翘首仰视。
 李安于1954年10月23日出生于台湾屏东潮州,1975年自国立台湾大学艺术学院毕业后,前往美国留学,先后在伊利诺斯大学学习戏剧导演,获戏剧学士学位,后又前往纽约大学学习电影制作,并获得电影硕士学位。
 在纽约大学学习期间,他拍摄了《追打》、《我爱中国菜》和《捧艺术家》等电影作品。1982年他拍摄了《荫凉湖畔》,获纽约大学奖学金及台湾政府主办的设立制片电影竞赛奖——金穗最佳故事片奖。
 在纽约蛰居、隐忍六年之后,李安以其中华儒家文化的修养,渗入西方价值观念,连连出手不凡——
 1991年《推手》获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及最有潜力新导演“评审团特别奖”,1992年该片又获亚太影展最佳影片奖。
 1993年《喜宴》获第43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第30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奖。
 1994年《饮食男女》获奥斯卡最佳外语影片提名。
 1995年《理智与情感》获美国全国影评协会和纽约电影评论家协会最佳导演、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
 1997年《冰风暴》获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最佳女主角。
 2000年《卧虎藏龙》获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提名,最佳外语片奖,第58届金球奖最佳导演,美国“导演协会奖”,台湾金马奖,最佳影片奖,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
 2006年《断臂山》获第78届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配乐、最佳改编剧本三项大奖。
 2007年《色·戒》获第64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
 曾经两次高考落榜、六年甘当“家庭妇男”的李安,声名鹊起,好评如潮。2006年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排名中,李安以34%的支持率稳坐头把交椅。
 张艺谋由衷赞叹:“像李安那样能拍中文、英文电影,在东西方世界里游刃有余地行走的导演,恐怕华语影坛里只有他一人。”
 著名演员梁朝伟说:“跟李安合作是很难得的经验,他跟演员沟通的很好,是我遇过要求最高的导演。”
 众所周知,国际影坛最主要的奖项有四个,即:奥斯卡外语片奖、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柏林电影节金熊奖,除了金棕榈奖,其他三个奖已被李安“尽入囊中”(张艺谋捧过金熊、金狮奖,尚未得过奥斯卡、金棕榈),风头之劲,势头之猛,连世界级电影大师斯皮尔伯格、阿尔莫多瓦等也甘拜下风。
 对于竞争激烈的国际影坛来说,这个外表温文尔雅,说话轻声细语的中国人,究竟凭什么具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呢?带着这一疑问,笔者查阅到了一些资料——
 国内一位研究者说:“李安的作品之所以能够得到东西方的广泛认同,其实是一种‘旗袍文化’——即它从旧时代走来,但现在又成为现代服装,老的和新的结合成一体,这种思潮反映到电影界就是‘李安现象’”。
 也正如另一评论家所言:“李安所有的作品都是关注‘人伦’的,可以说,通过‘人伦’这枚棋子,李安激活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棋局,使中国的传统文化‘洗心革面’,再焕生机。我们绝大多数的电影人在走向全球化的同时,丢掉了自己民族的传统的、古老的东西,融入了可悲可笑的‘东施放颦’的境地,这有点象耍大刀的关云长改使枪了——分明是扬短避长嘛!而李安在好莱坞纵横驰骋的同时,却依然固守着东方文化生生不息的人伦精神。”
李安曾在接受一家媒体专访时谈到:“你不可能做得比好莱坞更像好莱坞,因为在如何对观众沟通的问题上,只有好莱坞才做得到。研究透了之后,我们再去寻找自己的特色,用中国文化为他们树起一面镜子,对照并且让他们审视自己,才是我在好莱坞的立足之道。”
 他还说:“我像有变色龙一样的能力,到一个地方就融入到里面,可是变色龙是没有骨性的,而我又在那当中有一种骨性……我很庆幸自己是个中国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我觉得中国的饮食文化也好,功夫和其他各种技能也好,都是在寻求与自然和谐的关系,所谓‘天人合一’,就是一种养生之道,是一种哲学。我的电影就是表达人与人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和中国人的养生之态度,人性特别近。这是别国文化里很难找到的,所以也可以说我们是在‘贩卖国粹’”。
 怪不得有人曾这样评价他:李安是唯一一个打入好莱坞主流电影的华人导演,这其中更重要的意义是他不但没有被好莱坞文化吞噬,而且将中国文化成功地带入并影响了好莱坞!
 仰之弥高,敬之若圣,这就是最初令我敬畏的国际名导李安!
德安骄子
 早就听说李安的家乡在德安,我一直半信半疑。带着好奇,我作了一番探究。
 2006年10月,我找到一篇《李安,德安之子》的文章,开篇即载:2006年4月《新闻人物》专访李安时,他曾说到:“我这个长子让爸爸充满了期盼,他给我取名‘李安’,一来是老家在江西德安,二来爸爸来台湾时搭乘的轮船就是‘永安号’,当年他可是死里逃生”。
 2007年下半年,我听说书店里新上架的书籍中有李安的传记。于是我急忙赶往九江新华书店,在书架醒目位置摆着一本《十年一觉电影梦——李安传》,我激动不已。
 翻开张靓蓓女士(曾任台湾辅仁大学大众传播系讲师、台湾东海大学美术系讲师,台湾台北市立美术馆编辑、台湾时报系主任记者)所撰、由李安本人作序的《十年一觉电影梦——李安传》,首章《童年往事》中有一段这样的表述:
 “……我的诞生,让爸爸兴奋得整晚都睡不着觉……爷爷临终的遗嘱,要爸爸在台湾‘另起炉灶’,我这个长子让爸爸充满了期盼,他给我取名李安,一来是老家在江西德安,二来是爸爸来台湾时搭乘的轮船就是‘永安号’。”
这时,我才相信他是德安人。
 2007年10月31日,李安专程至上海参加《色·戒》在大陆的首映式,应上海电影集团邀请,德安县委副书记张云角等一行赶至上海与李安会面。当听说德安派来嘉宾时,李安激动地站起来,与家乡人合影,接受赠品——“家”、“福”木雕,并说“我名字中的安就是家乡德安的安。我们是老表!”而且他还详细地问到德安离南昌、九江有多远。
想不到,李安的家乡情结如此之浓!
 2007年12月27日下午,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专访李安,节目结束时,主持人朱军介绍我们并让上台献礼品。当我把“故乡水土”礼品中的“乌石清泉”献给李安时,他激动地说:“我晓得乌石门,我父亲告诉过我,我家里就在德安乌石门……”
 据笔者了解,李安的老家就位于德安县丰林镇的一个叫乌石门的小村庄。该村紧挨着昌九高速公路,距县城不过4公里,有德白公路穿村而过,因1998年大洪水,该村已搬迁至附近的山脚下。
 在一个艳阳高照、风清气爽的日子,笔者来到乌石门。只见这一带风光旖旎,山幽水秀。听山上观音阁中的居士介绍:相传大禹治水,将乌石山劈为两半,博阳河由此穿过,流入鄱阳湖,后人把乌石山开口处称为乌石门,石门之两侧山形酷似狮子与大象,因此称狮山和象山,历代均有人来此考证禹迹。而且,自汉以来,在北方建都的王朝返往今之江西、福建、广东等地驿道均从乌石门经过,驿道旁有一股清泉从乌石山的西半部流出,为往来的行人解渴洗尘和周边百姓饮食取水提供了方便。明朝正统六年,进士周振主编《德安县志》,把此泉定名为“乌石清泉”,作为“德安八景”之一。自此,骚人题咏、哲人碑刻相续不绝。李安先生的祖辈世居离此200米处的小村庄,其祖父李飞鸿就在这里生下他父亲李升……
 来到丰林镇,我们找到几位七、八十岁的长者:曾繁忠、戴细钿、李翰文,他们告知我们:李升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先是在家里念了一段时间的私塾,后被父亲送到南昌、上海就读,是德安县第一个到上海求学的人。他曾任德安县中学校长。1947年任江西崇仁县县长。1948年离职后,曾在江西省教育厅任职。1951年本拟赴欧洲深造,经南昌往赣州到香港后,改往台湾。李升到台湾后十分想念家乡的亲人,1980年、1989年曾返回家乡……
 2007年12月25日,我们找到了李升先生前妻所生,现退休居住在南昌的儿子李翰灵先生。李先生拿出了他珍藏多年的照片,其中有李升先生1989年与其合影于南昌火车站的照片,有李安先生年轻时在牛津大学校园中的照片,有李安结婚时与在台亲人的合影,有的照片背后书有李安亲笔题字“送给亲爱的翰灵哥哥,安、林惠嘉”。
 为了寻找李安先生先人的遗物遗存,我们在李安堂兄李翰文的带领下,来到了乌石门西北侧不远的一棵古树下。只见一片棉花地里,一字排开,共有六座坟冢,分别安葬的是李升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等六位先人。细心察看墓碑,每块碑上都刻有“李安”的名字……
 李安,德安之子,我确信无疑!
上海之晤
2007年10月30日下午,市广电局党委书记董群同志来电话告知:“上海电影集团公司邀请李安家乡派员赴上海参加11月1日在上海举行的《色·戒》首映式,首映之前,安排李安与家乡来人会晤。突获喜讯,我当即向县委副书记张云角同志汇报(因张与上影集团有过接触),后张也接到上海方面的邀请。他当即电话请示出差在外的县委书记赵伟同志,赵伟同志当即敲定,第二天由张云角同志带队前往上海。
为了表达家乡人民的心意,那一晚,我与县委宣传部、县台办等单位的同志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当天下午下班时,我安排博物馆的同志准备一件李安家乡的旧木雕。找来找去,只找到了一个傩面具,我一看,不行!便立即前往县城一家木雕家具厂。进门我一眼便看中挂在墙上的“福”字木刻,便请老板马上装框。在去小餐馆的路上,我又看到另一家礼品店里挂着一个木刻“家”字。而且下面还刻有“家是温馨的港湾,家是永恒的驿站”等内容,太好了!当即决定买下。
匆匆吃完晚饭后,我们一行又敲开了开元广告公司的门,店主听说是为李安先生办礼品,赶紧把技术员找来,刻制好“李安先生惠存”、“德安县人民政府赠”,小心翼翼地粘上。当我们掏钱付帐时,店主坚决不肯收,并说:“李安是德安人的骄傲,我高兴!”
 回到办公室,嘱咐李诗彪同志以县政府名义草拟的邀请函和以李安先生的获奖照片和简介为内容的新年贺卡设计样式也送上来了,我一一反复推敲、斟酌、修改后,立即派人送至县长叶心林同志审定。
 忙完这些,已是深夜十一点。在回家的路上,又想到没一个合适的包装袋不像。于是又安排司机上街找包装袋,一家一家敲门,有的没有,有的不合适,有的品位不高。终于,在一家装饰店里找到了一个精致的袋子,把木雕礼品、《万家岭大捷》一书和剧本装入,这才放心地交给前往上海的代表。
 10月31日中午,我给已于当天上午前往上海的同志发去信息,嘱其别忘了请李安为家乡题词,并嘱其与市广电局董群书记联系,千万多拍些录相、摄影资料。
当天晚上,我又拔通了董群书记、张云角副书记的电话,他们详细地讲述了在上海作为贵宾受到的礼遇,以及与李安导演会晤的盛况:“……李安先生拉着我们说‘我们是老表’……李安先生还与我们合了影……”此时的我,已激动不已!并深深地为李安先生的故乡情结所感动!
代表团回来后,我立即安排专人找到相关同志,了解详细情况。第二天,一篇《张云角远赴上海会见名导李安共叙家乡情 》的报道在德安新闻网发稿,第四天,《江西日报》、《九江日报》分别见报,全国各网站纷纷转载。
 “德安,名导家乡”,闻名于世!
央视专访
 转眼间,近两个月过去。
 2007年12月24日下午,德安县各套班子成员正在县委招待所会议室开会,宣传部同志拿来一电话记录:央视编导张亚菲来电,《艺术人生》栏目组定于本周四(12月27日)下午录制名导李安专访节目,因得知德安是李安的家乡,故希望能得到其家乡的支持与配合……
 获此信息,我立即签呈赵伟书记、叶心林县长、张云角副书记阅示。三位领导当即商定:“请和平同志带队赴中央电视台配合节目录制”。
此时,我感到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和前所未有的压力!“激动”是因为终于有机会与国际名导李导“面对面”了,“压力”来自担心有负重托,给德安父老乡亲丢脸。
 草草吃完晚饭后,立即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分工,尔后立即行动:
 台办主任朱毅莉负责与李安先生在南昌的亲人联络,并负责第二天十时前从南昌接人抵李安先生老家……
 李诗彪、祝仲良负责准备取水的瓶子、装土的盒子,并制作好包装锦囊……
 李拥军负责安排录制有关电视资料……
 万普贵同志负责与丰林镇、观音阁联系取“乌石清泉”事宜……
 蔡锦林同志负责准备新年贺卡、明信片……
 张小莉负责购置燃香、鞭炮及拍照……
 另外,还要带些有家乡特色的礼品,带什么呢?上次赴上海用过的不能再用!德安板鸭、鸿立食品?拿不出手!怎么办?送字画!刘劲楠说本县的知名书画家马骁先生在外游历。对!先找冷绪忠先生!
 一行三人来到了冷先生家中。说明来意后,冷绪忠非常高兴。他翻箱倒柜,把家中装裱好的字画都拿出来了,最后,我们看中了一本山水册页《自然之象》,十幅扇面,前后各一幅字,此作品创作历时一年。很好!冷先生告知我们,几天前广州、南昌有大老板出高价求未卖,现在就请政府转呈李安先生吧。我们感激不已!
 从冷先生家出来,已是深夜十一点半。我们又来到街上一家裁缝店,李诗彪、祝仲良已找到了取水的小瓶,和一个装土用的珠宝盒。他们正请裁缝师傅为礼品赶制锦囊。裁缝店本来早已打烊,听说是为李安先生准备礼品,她们起床了,找到了一块黄布,正在赶制。我一看,就说:“档次低了,应找黄绸。”他们有些委屈,但还是答应在第二天九点前办妥。
 回到住所,一身疲惫,但一直睡不着……
清晨六点,我想到应该有一个大的场面,表达德安人民的心声!于是我拨通了一中校长张友龙的电话,提出组织两三百人的场面。张友龙一听,非常激动,表示一定组织好。
 我又拨通了蔡锦林的电话,嘱其九点前制作出两幅横幅标语。
 此时,马骁先生打来电话,告知他已赶回德安,他说他那儿现有一幅舍不得卖、更舍不得送人的书法作品,内容为陶渊明的《饮酒》诗,送给李安先生合适。我非常激动,连声说:“感谢马老师的支持!”
 到了上午九点,李诗彪等人已在取水瓶上贴上“乌石清泉”,在取土的珠宝盒上贴上“家乡沃土”等漂亮标签。黄绸锦囊也制作好了。
 于是,我们带着记者和两名县一小的小朋友来到乌石门观音阁。丰林镇的镇长郭勇同志和平时深居简出的居士早已等候在此。我们赶紧拍下了老居士与小朋友一起取水、装水的全过程……
 拍完之后,凌晨六点出发赶往南昌的台办主任朱毅莉也赶到了,同来的还有李翰灵老先生(李安同父异母兄长)和李亚莲女士(李安同父异母姐姐),两位老人一见我们几个,就连说非常感谢县里,感谢大家对李安的关注,关心!
 我们一行同往距乌石门不远的李家祖坟山。一棵高大的皂荚树,叶子已掉光了,一丛杉树却郁郁葱葱。在一片棉花地边,六座坟一字排开。燃香祭拜、燃放鞭炮后,我们打出了“李安先生,德安乡亲想念您”的横幅。然后,又拍下了李安先生的兄姐从其祖父李飞鸿先生坟头取土的全过程……
 后来,李翰灵先生拿出了珍藏多年的照片,我格外惊喜!原来心里总担心“李安先生会不会认这个老家?李安对故乡有没有感情?”此时,疑虑烟消云散。
 我们趁机采访了拿着照片的两位老人,和拿着新年贺卡的两位小朋友,他们的讲话充满着思念和自豪之情……
 下午四时,我们一行赶到县一中。在运动场上,六百余名学生已整齐列队,手持印有李安肖像的贺卡,高擎着“李安——德安骄子”,“李安先生,德安乡亲想念您”等横幅。
 张友龙校长告诉我们:“大家都想参加,一下子来了六百人。”
 我们赶紧拍下了学生们高呼“李安、李安,光耀德安;德安、德安,名导家乡”的盛大场面……
 从县一中出来,路过马骁先生家时,我突然想到,要是请马老师书一“安”字,一定更有意思。于是又来到马老师家中。马老师当即书了一个斗大的“安”字。字写好后,又想到应装裱好,并要有专门的盒套装字画,这样就完美了。打电话询问本县装裱店,回电说至少一个星期才行。于是,马老师便主动与九江弘扬轩熊飞龙先生联系,熊同意试试看。
 于是,我立即驱车赶往九江。至弘扬轩装裱店时,已是十点半了,熊飞龙先生听明来意后,立即开展工作,并为我们到街上门店找到了装饰盒及装字画的专用字画筒。等“安”字装裱完,已是凌晨三点。
 12月26日上午9时,张小莉把头天的有关照片洗出后也拿来了,电视台的录相资料也准备好了,几件礼品也到位了。
 12月26日上午9时半,带着故乡人民的深情厚意,我们起程赶往昌北机场,11点半登机飞往北京……
 下午一点半,飞机抵达首都机场。央视已安排专车来接我们。
 顾不上腹中空空、饥肠辘辘,我们直接去了央视《艺术人生》栏目组。编导张亚菲,制片人王峥早已等候在此。当我汇报完我们已准备的三个方面的资料、备下了“三套礼品”及带来了家乡人民的“三个心愿”后,制片人王峥激动不已:“太棒了!太感人了”。编导张亚菲连声说:“一天两晚,效率太高了!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尔后,央视派专车把我们送至住所——影视之家。
 当天晚上,应央视编导杨凡来电之约,十时整,我们又赶往制作中心,配合杨导制作反映德安县情的资料片。忙完这些,回到影视之家时,已是凌晨二点。
 二十七日上午八点,打开手机又接到杨导信息,约与我们同来的县电视台记者钟一粟上午十点赶至制作中心为德安专题制片录音。
 此时的北京,室外温度为零下1℃,头天晚上下的一场小雪尚未融尽,绿化带上像是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纱。一路寒气袭人,冰风刺骨。我们及时赶到栏目组和制作中心。几个人各泡了一包方便面充饥……
 当天下午二点四十五,央视专车准时抵达影视之家,把我们送往北京亚州电视中心。
 进入《艺术人生》演播大厅,只见人头攒动。来自中国传媒、北京电影学院等院校导演系的师生及嘉宾已在场内等候多时,不少人正抢着以“艺术人生现场”为背景,摄影留念。我们也抢拍了几张。不一会儿,现场导演引导我们坐在嘉宾席第一排的正中间,距主持人与专访对象席仅三米不到。真没想到,我们几个竟成了一号嘉宾!
 节目原定下午四时开始,因李导行程安排紧,中午才从天津赶来,路上堵车,所以推迟节目时间。
 下午四点半,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国际著名导演李安先后闪亮登场。台下掌声雷动。
 专访以李安的传记《十年一觉电影梦》为切入点,以“昨天的李安——今天的李安——未来的李安”为主线,从学生、事业、预算、影片类型、心态、表情等六个方面,围绕“荣誉博士与落榜生”、“1.6亿美元与43美元”、“奥斯卡得主与家庭妇男”、“喜剧与悲剧”、“中年危机与傻劲蛮力”和“爱哭与经常哭”等六个专题,畅谈李安的成长经历与艺术生涯。节目中李安刻苦上进的经历、与家人互敬互爱的和谐生活、尽力做好自己想做的事的敬业精神、淡泊名利的人格魅力、积极沉稳的心态、幽默诙谐的言谈,不时赢得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
 节目录制接近尾声时,我和王勇、柯宁安三人应朱军之邀,走上舞台,介绍情况并赠送礼品。我介绍说:
 “我们来自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也就是李安先生的家乡。今天,我们受县委县政府委托,代表16万德安人民给李安先生带来了三份礼物:一是‘故乡水土’,二是新年贺卡,三是德安书画……”
 当我介绍第一份礼物是取自离他家附近的乌石山观音阁的“乌石清泉”,和由李安先生在南昌的亲人专程返回家乡从其祖父坟头取来的“家乡沃土”时,李安双手接过,捧于胸前,表情凝注,久久不能释怀。
 当李安看到家乡精心制作的印有自己肖像与简介的第二份礼物——新年贺卡(以县委政府名义恭祝其“百福并臻、千祥云集、万事顺意!”)和明信片(以德安父老乡亲名义“恭祝新春:身体健康,阖家幸福,万事祺祥”)时,李安十分高兴,连连点头表示赞许和感谢。
 随后,我们又献上第三份礼物,即:三幅德安书画。我介绍说,第一幅是故乡山水《自然之象》书画册页。当得知是德安画家冷绪忠用一年时间游历故乡山水、精心创作而成,且高价不售,专赠于他时,李安十分感动,连声说感谢冷先生。第二幅书法作品是德安书画家马骁先生平安夜赶回来专程为德安骄子李安先生书写的一个“安”字,而且有三层含义,即:衷心祝贺李安先生事业之基安如磐石、衷心祝愿李安先生求艺之路安泰顺达、忠心祝福李安先生儒雅之躯安康长健。听完阐释,台下掌声骤起,台上李安激动不已。第三幅书法作品展开,是马骁先生书写并珍藏多时的作品。写的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的《饮酒》诗,而且我说:“陶渊明是浔阳柴桑人,也是李安先生您的老乡”。此时,李安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连声表示,请你们一定代我感谢家乡的两位书画家和德安家乡亲人。
 节目最后,李导与观众一起观看了家乡德安录制的此行为李安先生筹备礼物的过程及家乡的风情短片。只见画面上先后显示:
 大陆的亲人李翰灵拿着李安的相片,亲切地说着:“安弟,家乡亲人对你万分思念,希望早日回来看看……”。
 德安一小两位学生手里拿着印有李安肖像和简介的贺卡、明信片骄傲地说:“世界著名导演李安伯伯是我们德安人,我们以他为自豪……”
 德安一中600余名学生聚集运动场看台,高擎标语,齐声高呼:“李安、李安,光耀德安!德安、德安,名导家乡……”
 此时的李安先生热泪盈眶……
 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李安多次表示:“谢谢德安县的领导,谢谢家乡的父老乡亲!”
 晚上七时,急于赶飞机的李安走下舞台,离开录制现场时,李安特别叮嘱央视制片人,要将家乡的短片及节目光碟转交一套给他。同时回过头,与我们拱手揖别……
 一介爱国恋家的“凡夫”,一个求新思变的斗士,一名勤奋执着的勇士,一位儒雅谦和的师长!这,就是令我敬爱的李安先生!
 离开亚洲影视中心,我们返程回影视之家。一路巨厦摩天,彩灯绽放,光华熠熠。京都的夜色竟然如此之美!
 此时,我忽然想起两句诗:“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利刃难断东流水,天涯难隔故乡情”……(江西省德安县台办 供稿)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江西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