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江西与台湾 > 江西动态 > 赣台往来 繁体 简体

京剧作伴乐晚年--访定居台胞许祥清先生
 

华夏经纬网811日讯:一副结实的身板,和善的脸庞溢出憨厚,炯炯有神的眸子透着执着,说起话来谈笑风生,走起路来铿锵有力,这就是定居台胞许祥清先生。

 

5月中旬的一天,笔者对许先生进行了走访。今年72岁的许先生,1948年随军到了台湾,1961年因病退役,从此单身一人渡过一段漫长的孤独生活。在两岸尚未开通的年代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故乡,最使他魂萦梦绕的依然是故乡的老母、哥哥、嫂嫂。直到1987年底,台湾当局宣布对大陆实行开禁,他才有幸申请回大陆探亲。次年8月第一次回到阔别40年的故乡。“少小离家老大回”,面对母亲的遗象,他衰恸不已,然而又使他欣慰的是,哥哥、嫂嫂、侄儿一家和睦相处,生活美满幸福,故乡日新月异的变化使他感慨万千。此后,他每年都回大陆探亲一次。树高千丈,落叶归根。19953月他申请回到大陆定居,从此结束了漂泊流离的孤独生活。

 

他回大陆定居后,受到哥哥、嫂嫂、侄儿、侄媳全家人的关心和照顾,同时也得到台办、台联的关心和帮助。每年中秋节,台办、台联都邀请他参加“中秋赏月座谈会”,春节期间,台办、台联又对他进行走访慰问,他亲身体验到了家庭的天伦之乐,也真正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不甘人生寂寞,而是老有所乐,老有所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使他对京戏情有独钟。那是2000年春的一天,台属徐显梅带他到“赣州市京剧戏迷松鹤社”看京戏,该社成员大都是离退休的京剧爱好者和京剧老艺术家,老将不减当年勇,个个神采奕奕,容光焕发,从他们字正腔圆、绘声绘色的表演中,许先生深深感受到“京剧既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又可陶冶情操。”从此,他就加入了唱京剧的行列。

 

年近花甲,从头学起,能行吗?万事开头难,为了尽快掌握京剧唱腔的基本功,他叫侄儿帮他买回京剧VCD光碟,天天上午在家里边放,边跟着唱,一遍、两遍、三遍……,不厌其烦地反复学唱,为了不影响邻居休息,每次学唱时,他都门窗紧闭,炎热的夏天,有时练的汗流浃背,他就打开电风扇,边吹边练,从他身上那股子韧劲,可见一斑。下午,是戏迷们的活动时间,活动场点分京剧戏迷松鹤社,工行宿舍,工行老人俱乐部三个,每个点又分别为一五,二三和六为活动日,许先生每天下午都坚持按不同的时间到不同的地点学唱,从不间断。他虚心地向戏迷们请教,对行腔、吐字、板眼、过门、运气、发声等无不认真研究,细心揣摩,有时为了一句行腔的准确性,要反复几次,甚至几十次地练。有一天,他感冒发烧,侄儿劝他在家里好好休息,等病好了再去,但他却坚持要去,当那天下午他用嘶哑的嗓音行腔时,戏迷们都感到很纳闷,看着他通红的脸庞,摸摸他发烫的额头,大家吃了一惊,原来他正发着高烧呢,大家劝他不要再唱了,早点回家休息,然而他却面带笑容地说:“没事,这点小病,我能挺得住。” 就这样,他硬是凭着惊人的毅力坚持到最后。许多戏迷被他这种精神感动的流下了热泪。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再加上有赣州市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乔玉春的亲自指导,他渐趋佳境,并能独自登台演唱,且恰到好处。到目前为止,他已能熟唱老旦:“钓金龟”、“打龙袍”“、断太后”、“吟汤”、“杨门女将”及老生“借东风”、“追韩信”、“空城计”、“让徐州”、“打登州”等近三十个唱段。为了取长补短,他还经常同戏迷们到兄弟县市石城、宁都、瑞金、安远等地演唱,和那里的戏迷们互相交流,以唱会友。每年在台办、台联举办的台胞台属联谊活动中,他都主动登台表演,受到台胞台属的称赞。

 

京剧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是中国的“国粹”。许先生告诉我:“台湾的京剧戏迷很多,喜爱京剧的大为中老年人,‘戏迷票房’则是他们的自发组织,多则十余人,少则七、八人,男女均有,每星期活动一次。著名爱国将领张学良,晚年生活就是爱唱京戏。国民党高级将领郝柏村先生也是个戏迷,他还登台演出过‘空城计’中的诸葛亮。近几年,中国京剧院,北京京剧院,武汉京剧院等众多演出团体,多次赴台演出交流,深受台湾戏迷的喜爱和欢迎。”他真诚地希望两岸京剧艺术能经常交流,通过交流,发掘,将进一步起到互动、沟通与了解,愿京剧——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永远闪闪发光。

 

临别时,我试图劝他多注意身体,他却频频摆手,哈哈大笑地说:“没事!我虽然像快落山的太阳,但还有余辉哪,我要把这些余辉献给祖国的京剧事业,我还想到台湾去与京剧戏迷交流呢!”

 

采访结束了,告别许先生时,正是夕阳西下时,落日的余辉映红了大地,我回首望去,许先生在晚霞中频频挥手,此刻,我猛然感到“最美不过夕阳红”。看到这位定居老台胞安然的生活,我顿时感到无比欣慰。(赣州市章贡区台办:廖瑞红 钟孟盛)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江西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