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天府 > 巴蜀文化

 


说说“龙门阵”

2004-06-23 14:38:07
华夏经纬网

   相关链接:夏夜·龙门阵·扯谎歌

 

   成都人无一例外的都爱听也善摆龙门阵。可以说,成都人就生活在龙门阵中,犹如他们大半辈子都浸泡在浓茶中一样——

  成都这地方得天独厚,物产丰富,自来是个好过日子的地方,故而成都人也特讲享受。吃是一种享受。前者是口福,后者为耳福。成都人是生在福中自满足。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干,这说法于他们还不对路,应该说他们是成天吃的心满意足了舒舒服服了,就想动动油光水滑嘴皮子,听听稀奇古怪事,再来一番心理上的享受,打一盘精神上的"牙祭"。而这,就须得如同正宗川菜回锅肉或是麻辣烫火锅一般的"龙门阵"才能解其谗过其瘾了。

  这"龙门阵",不叫说也不叫讲,而叫摆,只这一摆字,便活脱脱显示出了其气派声势之非同凡响。咋个叫摆?平常吃饭放三两个菜碟那不算数,须得请客吃饭赴宴上席,七碗八碟排满一桌,那才叫摆,此为摆席,做生意沿街叫卖也不能叫摆,须得七古八杂,琳琅满目铺开一地,方可叫摆,摆摊子。还有老字号茶馆喝茶,工夫老道根底浓厚的茶博士来上茶,不是一个碗一个碗的放,而是一手领一把滚烫长嘴铜壶,一手从臂到腕重重叠叠支了一摞碗盏,手指间还分别夹了几只,势若叠罗汉,状若龙抬头,步履稳稳笑意微微来到你面前,哗啦啦一下,一闪手一晃臂便将十余只茶碗平平稳稳匀匀净净在茶桌上撒排开来,这等身手才有资格叫作摆,由此可见,摆字不是随便好用的。一般地原原本本正正经经说到一个事情,那断不能得摆字之意味。

  成都人的工夫就在这里,哪怕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他也可能七弯八弯天下地下给你铺排开成一串串开花开朵的故事来,再平淡无奇的事,经这么一渲染,也顿觉得曲径通幽处的美学原理吧,或者这是诸葛亮丞相治蜀用兵出神入化遗风影响所至吧,他老先生当年就曾大摆过回环奥妙八阵图,和那疑云重重空城计的,抖开来揭穿了都极简单,然而摆开来却是陷奇曲折,波澜丛生。成都人摆龙门阵深得其味哉!

  你还真得佩服成都人摆龙门阵时的丰富联想能力和生动的民间语言,说地下的草芥,他可以把天上的星云给你摘下来,揉到一起,谈起他屋头的猫儿下了崽崽,他居然将玉皇大帝的麒麟御骑也给请下凡来凑兴。谈古他能扯到今,说今他能扯到古,天上地下揉一团,古今中外溶一炉,妙语要连珠,妙趣要横生,多姿多彩多滋味,有声有色有新意,这就是成都人摆龙门阵的妙处。而且,除了善于联想,长于讲述,能够不断推陈出新,化腐朽为神奇,掀波起澜,演寻常为闹剧之外。成都人摆龙门阵的功夫还表现在能将严肃付诸谐谑,将刻板演绎成轻松,甚至将神圣化解为庸俗,即使是正剧悲剧,到了他们口中,一摆出来就涂上了浓浓的幽默滑稽色彩,戴上了小丑面具。

  家中被盗,半夜强人撬窗入室,惊走钱财衣物,这该算是不幸之事了吧?可你第二天从男主人口中听到的,却类似一部香港惊险电视剧;上面的大首长下基层视察工作,该是件顶严肃的事吧?可从成都人口中传出来的却大多是洋相笑话。这些还是些小事,倘若那里出了命案、那家夜总会毁于大火,某要员突然锒铛入狱----几百万人的大都市难免三天两头出些爆炸性新闻,这一下就更加热闹,街谈巷议三天不止,还定会生发出绘声绘色有板有眼的龙门阵来----龙门阵如此之多,摆龙门阵又海阔天空串今联古天花乱坠如此精彩,正因为如此,尽管现今电影早已滥市,电视早已普及,各种小说故事多如牛毛附拾皆是,但龙门阵仍以其无可取的特色滋味,津津乐道于成都人口中,了无衰意。历史本来就那么古老,龙门阵自然摆之不完。社会生活又在急遽变化,龙门阵自然就演绎不断。可以笑说一句"豪言壮语":只要这世上还有成都人在,龙门阵就永远不会成为化石。地老天荒,此树常青常鲜。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