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天府 > 交流动态

 


"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梦里萦系是台湾

2004-08-11 14:00:47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811日讯:据四川日报报道,40年前,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写下诗篇:“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血泪般的诗句,表达的是台湾人民与大陆人民不可分割的血肉联系。

  而为祖国奉献一生的邓小平,也以同样的深情牵挂着台湾。他真诚地说:“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湾问题,恐怕看不到解决的时候了。”

 

酝酿“一国两制”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1661年郑成功从荷兰殖民者手中收复台湾,后世誉之为民族英雄。1945年日本投降,台湾光复,1949年蒋介石退守台湾。随后因为政治的、人为的原因,两岸对抗、隔绝了多年。但中华民族统一祖国的心愿,一直十分强烈。

  只是中华民族的统一事业,遭到了美国的阻挠。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第七舰队即进入海峡,1979年美国又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公然违背中美建交公报的原则。邓小平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台湾问题长期未能解决,美国政府负有不可推脱的历史责任。

  1977年邓小平复出后,就反复筹划着如何解决祖国统一的问题。邓小平说:实现国家统一是民族的愿望。一百年不统一,一千年也要统一。

  为解决台湾问题,邓小平殚精竭虑,亲自领导了党和政府的对台工作,确立了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创造性地提出了“一国两制”的科学构想。

      “一国两制”最初就是针对台湾问题提出的。

  早在1977,邓小平会见美国国务卿万斯时强调,我们准备在中美建交之后,在没有美国插手的条件下,力求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不排除必要时通过军事、武力解决。

1978年在中美谈判的过程中,邓小平多次阐述了解决台湾问题要尊重台湾现实的思想。这是“一国两制”构想的初步酝酿。

 

提出“邓六条”

 

  1979年的元旦,邓小平称这一天是个不平凡的日子,因为这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郑重宣布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

  19819,叶剑英全面阐述了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和平统一的方针政策,提出九条对台方针,人称“叶九条”。邓小平后来解释说,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首次提出“一国两制”的概念。

  1983626,邓小平在会见美国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时,进一步阐述了“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的具体构想,要点为:

  一、台湾问题的核心是祖国统一。和平统一已成为国共两党的共同语言。

  二、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三、不赞成台湾“完全自治”的提法,“完全自治”就是“两个中国”,而不是一个中国。自治不能没有限度,不能损害统一的国家的利益。

  四、祖国统一后,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实行同大陆不同的制度;司法独立;有自己的军队;大陆不派人驻台,中央政府还要给台湾留出名额。

  五、和平统一不是大陆把台湾吃掉,当然也不能是台湾把大陆吃掉,所谓“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不现实。

  六、建议举行两党平等会谈,实行国共第三次合作,而不提中央与地方谈判。但万万不可让外国插手,那样只能意味着中国还未独立,后患无穷。

  邓小平这六点重要谈话,后来称为“邓六条”,它使“一国两制”方针的内容更加完备、明确和系统化。它既讲原则,又充分考虑了历史和现实,因而成为推进祖国和平统一大业的基本方针,后来成功用在收复香港和澳门的谈判中。

战略上的嘱托

   在设计和平统一台湾的同时,邓小平也以非凡的政治智慧,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198410月他指出:“我们坚持谋求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是始终没有放弃非和平方式的可能性,我们不能作这样的承诺。如果台湾当局永远不同我们谈判怎么办?难道我们能够放弃国家统一?”他谆谆告诫:“不能排除使用武力,我们要记住这一点,我们的下一代要记住这一点。这是一种战略考虑。”

  有诗写道:“依树飘零叶,傍岸不系舟。梦里萦怀处,最忆是台湾。”它代表了海内外华人渴望祖国统一的心情,也正是晚年的邓小平的心情吧?与外国友人的见面中,邓小平常常提及他魂牵梦萦的台湾。19895,邓小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诚挚地说:“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湾问题,恐怕看不到解决的时候了。”这番话,透出这位为祖国奉献一生的伟大革命家的深情,何尝不是对所有热恋祖国、渴望祖国统一的海内外华人的嘱托呢?

  从19791月发表《告台湾同胞书》至今,我们为祖国统一大业已经奋斗了25个春秋。相信台湾回到祖国怀抱的那一天,终将到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