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委台湾工作办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机关党委书记
副巡视员
  周敏谦
张  军
赵  宇
杨希平
杨志学
专题 更多>>
·蜀意我创 川台学生文化创意
·中评社四川走亲
·川台学生中医药文化体验营
·第三届四川—台湾农业合作论
·第二届海峡两岸文昌文化交流
产业园区 更多>>
锦绣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当前位置>>台湾人在四川
亚洲车神陈双全
2015-09-09 16:11:31    华夏经纬网

    高空无头机车走钢索、斜坡独轮弹跳、空中翻转、75度大斜坡、飞跃火圈、攀爬90度的陡坡、机车华尔兹、飞跃真人……摩托车上的陈双全就像常人走路一样轻松自如。

  □ 文/赵 卓

  高空无头机车走钢索、斜坡独轮弹跳、空中翻转、75度大斜坡、飞跃火圈、攀爬90度的陡坡、机车华尔兹、飞跃真人……摩托车上的陈双全就像常人走路一样轻松自如。1996年荣获巴塞罗那世界技术车赛冠军、1997年同柯受良并肩飞越黄河、2002年创造无头机车行驶世界纪录,这些成绩让陈双全无愧于“亚洲车神”的封号。 柯受良的师弟、任贤齐的师傅,以及最新增加的歌手身份,让陈双全这个名字充满传奇色彩。鼎鼎大名从不忘本:“我在台湾出生,但是祖籍在四川,我是四川人。”

  最新目标是飞越长江三峡

  2007年8月13日下午,北京某小区内,陈双全在数百名媒体记者和群众面前再次上演了惊险的无头机车表演,引来阵阵惊叹和欢呼。

  表演固然精彩,但实际上陈双全这次短暂的北京之行,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机车表演,而是宣传一首名为《摩友之歌》的单曲。这首由台湾知名电视制作人高小敏先生填词的单曲是专为缅怀陈双全的师兄柯受良而作。“全世界摩托车生产最多的是中国,骑摩托车人口最多的也是中国,为什么没有一首歌把这个精神唱出来?”当年柯受良、陈双全和高小敏三个好友对此愤愤不平,决定要做一首摩友自己的歌。但4年前的意外事故,让柯陈二人合唱的愿望彻底破碎了。时光飞逝,作为与二人相交多年的好友,高小敏终于在去年如约完成了这首“英雄战歌”,并交给陈双全演唱。陈双全很感慨:“小黑哥生前还有许多未完成的愿望,希望我能替他做完。”

  1997年5月,陈双全先于柯受良来到西安,进行先期的风险测试。经过多次实验,早在飞黄之前陈双全就掌握了“飞黄”的诸多技巧。6月1日,天公作美,他和柯受良齐头并肩,一汽一摩完成了那激动人心的一跳,并由此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亚洲车神”。

  柯受良是陈双全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从上世纪80年代初在一次表演中相识,到共同飞越黄河、布达拉宫让事业走上巅峰,陈双全和柯受良始终并肩而行。虽然并没有共同的师傅,但他们却始终以兄弟相称,那种交情是过命的。“在浙江的国际服装节开幕式上,他要躺下让我开着摩托车飞过去,表演前我发现车的质量不行,但他却不在乎地说‘还有你飞不起来的车?’结果车撞到他还是没飞起来,一回到后台他整个人就倒了下去。”现在回忆起这些,陈双全还是满脸愧疚。

  “我和小黑的父辈都是从大陆撤退到台湾的国民党军人,我们这些人对祖国的感情都非常强烈。”陈双全说,柯受良对他影响最大的就是那股民族精神:“小黑一直从骨子里认定自己是一个中国人。小黑做比较大型的活动的时候,他不会用欧洲或者是日本人,团队成员都是中国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多中国人来完成一件对中国很有意义的事情。”

  陈双全希望自己能继承柯受良的遗愿飞越长江三峡。“这是小黑和我曾经的目标,现在他不在了,就是我的目标。”陈双全说,“我希望能飞比黄河壶口50米更远的距离,实现全面的超越。”陈双全坦言,他最希望能在四川附近的奉节飞一次,因为他的祖籍是四川彭山。“记得飞越黄河那年,四川省汽摩协会秘书长张小军得知我是彭山人,还特意邀请我回乡探亲,那一次我受到了当地人的热烈欢迎,我的亲人们都以我为荣。”陈双全希望自己能给家乡、给祖国带来骄傲,他对飞越长江三峡信心十足:“小黑总说,我们中国人是最棒的。我相信不管有多困难,只要我们中国人共同努力,就一定能成功!”

做俩月苦工买了第一辆车

陈双全很感激父亲,不但给他提供了优越的生活条件,而且使他小小年纪就有机会接触到摩托车。“当时我住的台北眷村300多户人家,只有一部摩托车,整条马路就好像是自己家的。”

  20世纪60年代的台湾,根本没有自己制造的摩托车,都是进口的。因为价格昂贵,对出门主要靠步行的普通人来说那是极大的奢侈品,“大家看到海报上外国人开摩托车的样子就觉得很帅了。”而陈双全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就和两个哥哥偷开爸爸送货的摩托车,每次都把油开没了才放回去。“爸爸每次开车都没有油,自然发现我们在偷开。”幸运的是,陈爸爸很开明,并没有责怪他们。于是三个兄弟一有机会便帮着爸爸开车送货,顺便过一过摩托车瘾。

  “当时车少,不像现在年轻人可以飙车。”陈双全就自己给自己制造点挑战,找很不平坦的路颠簸地开上一段,或者尝试着把前轮抬起来,就觉得很拉风,很过瘾了。至于技巧,当时根本没有相关教材,完全凭自己摸索。到快20岁的时候,终于有机会看到国外技巧摩托车比赛的陈双全才恍然大悟,原来专业摩托车是这样的啊!“那时才知道专业摩托车分为快的和慢的。快的就是竞速摩托车,比如越野车,比谁开得快,冲到终点就获胜。慢的就是竞技摩托车,用来做一些高难度的动作,越过障碍和关卡,看谁动作完美。”陈双全决定向技巧摩托车方向发展,家里的载货摩托显然不能继续满足他的要求了。

  为了快点攒钱买到车,陈双全找了一份相当危险的工作——到炼钢厂抽钢筋。“整个工作分好几道工序,越接近熔炉就越危险,但工资也越高。”陈双全说,“我就做第一道工序,把烧红的钢筋用钳子夹出来,送到传送带上接受锻造。”每天三个人轮流做满8小时,一人只能做15分钟,休息30分钟才能继续工作,否则就可能因为忍受不了酷热而晕倒。陈双全拿着相当于普通工资10倍的工钱,看着身边的人不小心被烫伤甚至残废。幸亏两个月的工钱已经够买车的了,陈双全立刻辞去了工作。“还好,我只是被烫到,没有残废。”

  陈双泉终于用累死累活赚来的工钱买到一辆满是毛病的二手技巧摩托车。恰恰是这辆毛病不断需要四处修理的二手摩托,令陈双全结识了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人吴佑公。“有一天我推着我那辆破旧的摩托车路过他身边,他听着摩托的声音居然立即说出毛病在哪里!我当时就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啊!”自此吴佑公成为陈双全在专业上的启蒙恩师。

  连续15年稳站冠军台

  吴佑公也是一个摩托车迷,开着一个修车行,借工作之便每天研究各种摩托车技巧。“当时能修进口摩托车的地方很少,很多人对其中的构造都不清楚,很多车都是被修坏的。但是吴佑公能把车拆掉再装起来。”西方的专业摩托车手都有机械师帮忙维护机车,但当时台湾还没有这样的环境,陈双全开始跟吴佑公学习修车技术,顺便靠修车挣钱养车,但他还没意识到这些技术对开车的帮助。

  一次,二人路过一个山坡,看到一侧有很陡的台阶。吴佑公说,他能开摩托车爬上台阶。“我说这怎么可能啊,没想到他真一层层爬上去了。后来我才知道,你了解了摩托车构造,知道怎么一点点加油,一点点用力,能用巧劲儿让车爬上台阶!”陈双全看得着了魔,他开始骑着自己的摩托车慢慢爬遍了所有他能找到的台阶。“最开始不懂的时候,你会一下子冲上楼梯,很盲目很危险,真正掌握技巧以后就很轻松了”。

  平衡定车、移位、过障碍、爬汽油筒、爬坡坎、过溪流慢慢都成为陈双全训练的基本课程。这些看上去很难的动作,在学习的时候自然也相当复杂。“你要真的了解车的性能,知道如何控制平衡,如何用力。”为了把这些动作练得炉火纯青,陈双全最“疯狂”的时候每天要练8小时,30年来练车的时间他“随便算算”就超过了3万小时。

  陈双全中指的第二个关节下方,有个厚厚的茧,几乎所有懂得玩摩托车的人,看到这个茧都会倒吸一口冷气,“一般练车结茧都在手心,只有短时间不断握离合器拉杆,才可能磨出这样的茧,懂的人看到它,就知道是下工夫了”。

  随着当地学车玩车的风潮渐热,1983年台湾举行了第一届技巧摩托车比赛,陈双全和两个哥哥都报名参加,结果陈双全轻松夺冠,三人包揽了前三名,“陈氏三兄弟”自此在台湾威名远扬。“那次的比赛还是竞争比较激烈的,赛段比较多,对体力和技巧都是考验。”更令人惊叹的是,连续15年,只要陈双全参加台湾的比赛,准拿第一名。“后来主办方建议我别参加了,我来了别的选手压力都很大,那我就真不参加了。但不来,大家又说比赛不好看了,又让我回来,我回来一比又是第一名。”陈双全提起往事自豪地大笑起来。

  1987年,著名的BETA车队首次赞助他到日本参加技巧摩托车正式比赛,29岁的陈双全由此正式踏入职业技巧摩托车手道路。1996年他荣获巴塞罗那世界技术车赛冠军。在日本,在欧洲,陈双全如饥似渴地学习着技巧摩托车的知识,并得到了当时技巧摩托车高手、西班牙人Jordi.Tarres的亲自指导,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

  摔断脊椎

  练就“无头机车”特技

  技巧摩托车是一项充满危险的运动,陈双全同是车手的哥哥陈双贵在1998年就因事故身亡。在和摩托车打交道的30年里,陈双全也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一次在山谷里骑摩托下陡坡,陈双全一不小心连人带车跌进山谷,摩托被摔成了两截,人也摔断了脊椎。这是陈双全玩车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故,为了养好脊椎,他足足在医院休养了半年。“待在医院的时候,我第一次产生了放弃的想法——骑摩托这么危险,头都摔断了,干脆不要骑了。但出院后,看到摔成两半的车,我自己都很奇怪居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摔成两半的车能不能骑呢?”

  2002年,陈双全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表演了无头机车特技——把摩托前轮锯掉,只骑后轮行驶50尺(约合17米)。为完成这个让人惊叹的动作,陈双全练了7年。“做这个动作必须百分百精确,不然就会摔倒。”陈双全说自己练习的时候摔坏多少车已经记不清了,“说要表演,结果头一天又摔伤了,下次又说要表演,结果又摔伤了,就这样一拖再拖,一练再练,7年后才敢真正站在大家面前展示。”

  “两个轮子的摩托车拉独轮的时候,即使失败落地了,前轮也有避震器帮你减震,没有危险。但无头机车如果倒下来,就是一场车祸,车把人掀翻。”陈双全有一次练习的时候摔下来,头被卷进车轮里,车上的钢筋打到眼球差点爆掉,额头上缝了8针,眼睛也肿起来变得很小,每天都必须打止痛针。“出院后,有半年都看不见东西。那时,我已经戴着眼罩,开始练独眼龙骑车了。”陈双全有点自嘲地说。

  今年,陈双全打算正式向吉尼斯世界纪录挑战,他要骑着无前轮摩托,在架在10米高空的钢索上,走完他自己保持的50尺纪录。“骑无头机车外国人也做了,我要做些更高难度的!”

  除考虑个人发展,陈双全也希望自己的一些努力能给中国技巧摩托车爱好者带来帮助。他组织了“车神家族”,技巧摩托车爱好者都可以加入,大家共同切磋技艺。他个人投资在台湾修建了一个极限运动场,给所有机车选手提供演出舞台。“国外有职业摩托车选手,他们有稳定的收入。而中国的机车爱好者练成之后出路很少,我和柯受良这样成名的还好说,普通选手一年一两次的比赛得一点点奖金,怎么够生活呢。”

  陈双全现在的希望是借用自己的名气,帮助这些选手组织稳定的演出,获得稳定的收入。“内地不少机车爱好者也正在跟我协商,希望在内地也建立这样的运动场。”为了这样一个目标,陈双全在不辞辛劳地奔波努力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