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天府 > 民族风情

 


土家提鸡报喜贺添丁

2004-07-25 15:51:53
华夏经纬网

   在土家族地区,妇女婚后一旦怀孕,就被称做“有喜”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就在婴儿诞生的当天,男家要事先备好一只鸡、两斤酒、两斤肉、两斤糖等礼品,由婴儿的父亲带到女家去报喜。报喜时,不能用口禀报,而必须用鸡来暗示。若是生了男孩,做女婿的就要精选一只红毛公鸡,放在竹篮里,用漂亮的上家族花布织巾盖住,送到岳父家中去报喜;若是生了女孩,则要精选一只红脖母鸡去报喜;如果是双胞胎,则要提上两只鸡去报喜。到了岳父家,做女婿的不能直接把鸡送到岳父面前,而先要将装鸡的竹篮,毕恭毕敬地放在巴神婆婆的神像前,寓意出世的孩子,有巴神婆婆在暗中抚养保佑,消灾免病,一定能一帆风顺,健康成长。然后,将鸡抱到岳母面前,只需喊上一声“岳母娘”,其他任何话也不用说。岳母见了报喜鸡便知道了一切。她接过鸡后,往往要道上一声“长命富贵”的祝福语。至此,做女婿的也就算完成了报丁任务,并随即返身回家。

  

   关于“提鸡报喜”,土家族还流传着一个非常有趣而动人的传说。

  

   相传很早以前,在湘西的武陵山下,住着一户以打柴为生的樵夫夫妇。夫妇俩互敬互爱,常常是风里来,雨里去,起早摸黑,上山打柴,沿街叫卖,换取米面,糊口度日。可是,寒来暑往,年复一年,不知不觉,已过十载,夫妇膝下并未增添一男半女,令两口烦闷苦恼,愁云不散。

  

   有一天,夫妇俩各自背上背篓,照例上山打柴。忽然天空乌云突现,雷雨交加,一股旋风过后,雨住大晴,白云中突然飞出一对活鸡,飘忽而过,转眼就无影无踪了。这时,樵夫虽感遗憾,但很风趣地对妻子说:“你看我俩还不如这对活鸡,它们都会产卵生蛋,孵化小鸡,传下子孙后代。”妻子听后,只朝丈夫瞪了个大白眼,并没理睬他,可心里憋了一股怨气。俗话说:“欢喜生财,受气生灾。”妻子从此茶饭不思,一病不起。

  

   这样一来,樵夫既要上山打柴,又要照顾妻子,忙得不可开交。几天下来,便腰酸腿软,头昏耳鸣,一扑到床上就进入了梦乡。沉睡中,他看见从南大门飞来一对仙鸡直落到他的跟前,并对他说:“我们是王母娘娘派来的,你妻子的病需用我们的肉来补,方能痊愈,而且还能抱上一对双胞胎婴儿。”话音刚落,樵夫就被感动得嚎陶大哭。惊醒之后才知是梦。

  

   第二天,樵夫将妻子安排好后,又独自上山去了。刚到山腰,真的从南方天空飞来了一对五颜六色、羽毛丰满的活鸡,落到樵夫面前再也不走了,樵夫心想:这莫不是夜梦灵验?于是便将它们带回了家。

  

   回到家里,樵夫却犯起愁来。他想杀鸡救妻,但又不忍心伤害它们。思来想去,他还是拿起刀来,准备忍痛杀鸡。不料,正要动刀时,只见这对仙鸡各叫三声,并从口里喷出一团烟雾,之后便升腾消失,只留下一堆肉体。樵夫不顾一切把鸡肉烧好后端给妻子,这时,已是几天水米未沾的妻子,一闻到扑鼻的鸡肉香味,便胃口大增,狼吞虎咽地将鸡肉一口气地吃下肚。奇怪的是,一觉醒来,妻子的病果然全好了,不久又怀上了孕。10个月后,妻子真的为樵夫生下了一男一女双胞胎。

  

   中年得子,大喜一桩。小孩出生后的第二天清晨,樵夫便选好一对鸡,特意放进竹篮并盖上土花布织巾,送到岳父家里,告知这一喜讯。小孩洗三时,樵夫又特地买来酒肉,宴请众乡亲。宴席中,乡亲们连连向樵夫夫妇祝贺,不断地向樵夫敬酒。樵夫平常酒量不大,几杯下肚,便醉意蒙胧,糊里糊涂地将吃仙鸡肉获喜的原委吐了出来。众亲友听后半信半疑,惊叹不已,纷纷向樵夫讨取仙鸡肉,以便让自己的媳妇吃后也为他生一个大胖小子或如花似玉的姑娘。在众亲友的央求下,趁着酒兴,樵夫便将剩下的鸡肉按人头分了下去,以满足人们求子心切的愿望。

  

   为了纪念仙鸡的恩德,土家族婴儿一出生,婴儿的父亲便像那位樵夫一样提着活鸡来到岳父家报喜。这样,“提鸡报喜”作为一种报丁礼仪便被土家族人一代一代地沿袭了下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