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川省委台湾工作办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机关党委书记
副巡视员
  周敏谦
张  军
赵  宇
杨希平
杨志学
专题 更多>>
·中评社四川走亲
·川台学生中医药文化体验营
·第三届四川—台湾农业合作论
·第二届海峡两岸文昌文化交流
·川台学生川菜文化体验营
产业园区 更多>>
锦绣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当前位置>>四川资讯
74岁理发师火钳烫发走红:只收4元 可定型3个月
2017-04-21 08:49:13    华夏经纬网

王维美正在为顾客烫发(资料图片)

  最近,一段理发师火钳烫发的视频火了,视频的主角是74岁的理发师王维美大爷。

  一把烧红的火钳,在水中浸一下,然后在头发上翻滚。伴随着“哧……哧……”的响声和焦糊味,头发冒出一缕缕白烟……这不是上刑,而是上世纪80年代以前很流行的一种烫发方式——“打火夹”。

  在绵阳市三台县金石镇,74岁的王维美大爷还坚守着这门传统手艺,生意仍然红火,前来“打火夹”烫发的人络绎不绝。让老人有所担忧的是,这门技术,无人继承,即将消失。

  小镇理发店 顾客排队“打火夹”

  在三台县金石镇上,一间没有店名的理发店显得很不起眼。

  走进理发店,木椅子木桌子,屋角一根竹竿上挂着一排洗头的毛巾,门口长条木椅上,依次坐着等候理发的顾客。里面的场景使人感觉时光又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店主王维美和丁云珍夫妻俩一边忙着理发,一边忙着招呼正在等候的顾客。

  这时,81岁的杨素珍婆婆走进理发店。“美师,我跑了三趟了,我今天要打火夹哦!”“要得,打嘛!”

  10多分钟后,理完头发边角后,“打火夹”烫发就要开始了。

  “火钳烧好没有?”“烧红了,要得了!”只见丁云珍从屋子门前炉子里拿出一把烧红的鸭嘴形铁钳,王维美往水桶里先稍微浸水降温后,一手拿火钳,一手拿梳子,双手熟练地在顾客头发上翻滚,顿时,头发上冒出缕缕青烟并伴着一股焦糊味。记者问到“你动作这么快,不小心烫伤顾客耳朵和头皮怎么办。”王师傅笑着回答“不会的,我烫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出过事,连我自己都没被烫伤过。”

  王师傅介绍,火钳烫发要掌握火钳的温度,双手配合要麻利,温度高了,动作慢了就要将头发烧断,如温度低了,又烫不出合适的发卷。为保持铁钳的温度,丁云珍不时将烧红的铁钳递给王师傅交换使用。

  如此几个来回,再进行修剪、洗头、吹干,最后抹上头油便大功告成了。

  说起为何选择这种古老的方式理发,杨素珍介绍,“打火夹”烫发不用化学药水,对人体无害, 头型烫好后,至少要管两三个月才会复原,早上起床后,用手一抹就成型了。她介绍,王师傅烫发,又理又洗才收4元钱,既方便又实惠,附近乡镇大老远都有人过来烫发。

  他的担忧 手艺无人继承

  王维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17岁时和哥哥王维布一起学习理发技艺,哥哥1959年从江油钢铁厂支援大炼钢回来后,在绵阳平政桥国营理发店当学徒, 学艺从烧水、洗头开始。“我在中江大西街一家国营理发店学的。”

  1977年,兄弟俩各自在镇上开了一家理发店,门对门,生意都不错。3年前,哥哥王维布去世,现在镇上用火钳烫发的只剩下他一家了。

  伴随着各种烫发技术兴起,如今在城市里,“打火夹”已经早没有市场了。 据介绍,他的儿子有工作,不愿意学这门技术,他一生带了3个徒弟,“都嫌熏人辛苦又挣不了多少钱,做了一段时间就去放弃了,出去打工去了。”

  目前会做“打火夹”鸭嘴形铁钳的老铁匠也没人了,王维美现在只剩下3对铁钳,用坏就没有了。现在他年纪大了,也干不了几年,他唯一担忧的是手艺无人继承。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当地文化站的人曾经找过他,希望将这一门技艺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孙媳妇说对这个还有点兴趣,我准备把技术传给她。”(吴功斌 记者 王明平)

来源: 成都商报  转自:新华网

  相关文章
·“川001号”朱鹮宝宝在四川峨眉山诞生
·不只有大熊猫! 揭秘四川“国宝”保护地图
·四川2017年66亿多元投向藏区六项民生工程计划